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04章 娱乐圈女配3


    卢明歌最后以吸毒的罪名被抓进了牢里,也是在牢里,她才知道了自己父母早在一年前双双自杀,尸体腐烂在家中都没人收尸的下场。

    虽然是女子监狱,可但凡在里面的,都是一些心狠手辣没有人性可言的女子。

    挨打挨饿是家常便饭,被玩更是时不时的发生。

    出狱的卢明歌连二十五都不到,可她在这个最美好的年华,却如一个老妪一般行将就木。

    安右蓝和谢玉坐车来监狱门口接她,坐在后座,被另一个男人抱着的安右蓝,温柔且怜悯内疚的对卢明歌说:她毕竟是自己老公谢玉曾经爱过的人,会帮她租个房子找个工作。

    被安右蓝害成这样,卢明歌哪里肯接受她的这种虚伪的圣母般的施舍,立刻要上去与安右蓝拼命,却被从另一面车门下来的男人给踹了开,爬在地上的卢明歌抬头的时候看到了驾驶位置的谢玉。

    冷眼旁观的谢玉,脸上没有半丝动容。

    瞧着把安右蓝抱在怀里的某个知名导演,以及为安右蓝出头的这个年轻歌手,再看看驾驶位置上的谢玉,卢明歌突然觉得好笑,真正的婊\\子荡\\妇明明在这里坐着呢,她哈哈大笑着,朝安右蓝的方向吐了一口吐沫,大声骂着婊\\子之类的话语。

    卢明歌是被一个黑道人物下令,让他手下的小弟轮而后又被送去了精神病医院。

    这个黑道人物一直都在为安右蓝保驾护航。

    后半生的卢明歌被灌注各种精神病药物,就是在精神病医院,她的身体都一直被人折磨着

    她死不瞑目

    接收了宿主记忆,明歌觉得属于宿主的怨恨就像绳子一样捆住了她的心,令她呼吸都困难。

    身体更是无法抑制的发抖着,泪水流了满脸。

    明歌揉着太阳穴,紧咬着牙齿,好久才压制住宿主的怨气,得以重新思考。

    宿主的心愿是远离谢玉,靠自己的能力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让父母因为她而骄傲自豪。

    大概是也知道安右蓝以及她的那些后宫们都太强大,惹不起,宿主并没有提报仇的事。

    思路捋顺,明歌暗暗叹了口气,这是一个傻姑娘,不得不说一开始卢明歌就没认清自己几斤几两,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不过这也是个可怜人,就算她有错,也罪不至此

    脚踝依旧有些痛,明歌低头去瞧,发觉脚踝处竟然肿大,崴的可真厉害。

    目光扫到脚边那双高跟鞋,明歌叹气,这个时代貌似就流行这种鞋子。

    这个世界,明显和自己以前所处的那个世界不同,虽然融合了宿主的记忆,明歌对入眼的一切还都无比好奇。

    她穿好高跟鞋,脚踩到马桶盖上,弯腰揉着发红发肿的脚踝。

    接收宿主的记忆后,她已经明白刚刚那个胆敢这般羞辱冒犯她的男人,正是谢玉,且明日早上就是谢玉要和宿主分手的日子。

    这男人虽然皮相好看,然本质太坏,仅止于欣赏。

    明歌推开厕所门的时候,微微愣了愣。

    她前面的一个造型怪异的水池旁,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虽然背对着她,但从哗啦啦的声音判断,男人在撒尿

    这是什么状况

    难不成现代的净房还是男女混搭

    从宿主的记忆来判断,这个时代的确要比她所处的那个时代开放,不过宿主的记忆里好似也没有男女净房混搭这种画面呀。

    既来之则安之,她堂堂公主,大风大浪见得多了,得保持淡定。

    淡定的某个公主抬脚,跨下台阶。

    但是因为对于高跟鞋多余的高度没有计算在内,且稳定性也没有掌控好,她的脚腕一歪,一个踉跄朝前倒去。

    危机时刻的本能是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

    明歌抓住了男人的腰,不,正确来说是抱住了男人的腰。

    明歌终于固定了身子,不至于自己毫无形象的摔倒在地上,她双手抓住男人的腰部,然后再揪住男人的衣服,费力的站起身,

    当然,期间与转过身的男人对峙了一秒,因为当时,男人还没有提上裤子

    作为一个习惯性掌控局面的公主大人,明歌非礼勿视,将男人的丁忽略,将男人的目光也忽略,她淡然起身,然后微微低头,替男人将被她揪的皱巴巴的西装抚平,“抱歉,脚滑了”

    脚滑了的公主大人觉得这种情况挺丢脸的,好在如今没人知道她是公主。

    男人身高应该有一米八几,对于只有一米六几的明歌来说,只要她不仰头,她是看不到男人的面部表情的,私以为男人的沉默代表接受了她的道歉,且自己低头的时候虽然尽量避免与男人的丁正面相见,但余光还是能瞟到的。

    这人为何还不把衣服穿戴整齐难不成有所谓的暴\露癖

    她果断退了一步转身,朝面池走去。

    洗手液装在墙壁上的坐着的芭比娃娃的模型瓶里,液体出口处则是芭比娃娃的下方,世风日下呀,好在她是一个随时能接受新事物的公主,面不改色是她一贯作风。

    明歌将芭比娃娃的浑身都按完了,出口处却没有体液滴出来。

    明歌不觉得这是自己孤陋寡闻的错,介于有别人在,她不再继续研究,自然而然的收回手,她去拧水池上面的所谓水龙头。

    可是,拧不动

    直娘贼的怎么回事不对,好像也可以感应

    将手放在水龙头下面的感应器上,依旧无反应

    那厢男人貌似又尿了一段,然后施施然的走到了她旁边的另一个面池,抬手,水龙头里的水汩汩流出

    这男人怎么办到的

    明歌瞪眼,从面前的镜子里看到男人绕过她,在洗手液的芭比娃娃出口处接了洗手液,继续返回洗手

    怎么回事

    难不成这些现代的东西还能自动感应古人和现代人然后区别对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