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六十九章 狡狐
“同学,哪个院的?”

    忽然一个声音打断端木黄昏的臆想,把他从羞愤的往事中拉了回来,抬头看到两名警卫如临大敌看着他。

    “松间院。”心情不好的端木黄昏下意识回答。

    “什么名字?松牌呢?哪个班?”警卫接着问。松牌是松间院每个学员都有的铭牌,用来证明其身份。

    “别来烦我!”端木黄昏不耐烦道。

    他和普通的学员不一样,身份尊贵,对警卫可没有半点紧张。所以当警卫问他要松牌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呵斥。

    “查松牌。”警卫放缓语气:“同学请配合一下。”

    端木黄昏下意识去摸松牌,他的手忽然顿住。松牌?自己这个身份有什么松牌?难道自己把端木黄昏的松牌拿出来?

    干了一天蠢事的端木黄昏终于冷静了一次。

    “没带。”端木黄昏冷哼:“我来松间城这么多次,从来没听过松间城查什么松牌。”

    他是世家子弟,行事风格从来和低调扯不上半点关系。两名松间院的警卫,他可没有放在眼里。

    在端木黄昏的手停住的时候,两名警卫就更加紧张了。之前两人还在怀疑报信的男子是不是弄错了,但是现在看目标的反应,实在太可疑了。

    嫌疑目标的危险性急剧上升!

    “前几天出的新规定。”警卫看着他,道:“没带松牌?那跟我们去一趟松间院补一张临时的松牌。”

    去松间院?

    端木黄昏无比心虚,那岂不是自己的假身份要被拆穿?

    “不去!你说去补办就去补办?我的事情耽误了你们负得了责么?”端木黄昏嘴硬道,心里却是有点,难道自己暴露了?

    不对啊,自己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戴个元力面具而已……等等!

    端木黄昏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他终于知道哪里出了纰漏。他的面具……该死的面具!

    他猛地望向街头另一端,果然看到刚才从自己路过的那两个人。

    “……我当时就在现场……”

    男子的话在端木黄昏脑海中闪过,该死!自己今天怎么就戴了这个元力面具?他这个时候有点慌了,完全忘记自己只带了这一个元力面具。

    如果真实的身份曝光……

    那就算他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端木黄昏就是变态裸男!

    不需要有任何其他的添油加醋,光是这一句话,就足以成为明天松间院,不,整个感应场最轰动的消息。然后他的天才之名就会被剥夺,他的老师会把他赶出门墙,端木家族蒙羞,成为整个五行天的笑柄。

    他的脸刷地惨白,这其中任何一件事情,都足以让他最深的恐惧和不寒而栗。

    不行!

    一定不能被抓住!

    只要不被抓住,那这件事永远不会有人能怀疑到自己头上。这件事只会在自己逃脱之后结束,不能出人命,不能暴露自己的元力,不能留下罪证。至于是不是有人受伤,没有任何关系。

    冷静下来的端木黄昏,大脑高速运转,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弯弯的月牙。

    他面前的两位警卫,忽然发现嫌犯就像是换了一个人。那张没有什么特色的面孔,眼睛眯起来之后,就像一头狡诈冷酷的狐狸。

    他们的心中不约而同升起危险的警兆。

    但是他们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眼前那个看上有些危险的家伙身形陡然变得模糊,他们眼前一花。

    砰砰!

    两人的腹部同时受到重击,剧烈的疼痛,让两人的身体弓成虾米状。

    对方竟然敢主动袭击……

    两名警卫昏迷前唯一的想法。

    一抹邪魅的笑容出现在那张看上去十分平凡普通的脸上,它陡然变得生动而有神采。眯起有如弯月的狐狸之眼,让那抹邪魅的笑容透着一丝嗜血的残忍冷酷。

    真是松懈,一击得手的端木黄昏心中不以为然。松间院警卫的实力虽然端木黄昏不放在眼里,但是让他那么容易得手,也让他感到有点意外。

    松间城本来就是个小地方,松间院在感应场的地位更是垫底,配备的警卫实力自然不算强。而且松间城的治安,一直都非常好,是个典型的小城,警卫们平时的工作都相当清闲。他们的警惕性太差,他们压根没有想到,端木黄昏竟然会主动动手。

    端木黄昏正准备离开,尖锐的哨音此起彼伏响起。

    他的瞳孔微微一缩,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麻烦!”

    这两名警卫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提前呼叫了支援,端木黄昏最不想看的场面出现了。

    他没有犹豫,身形如电,冲进附近的一条街道。

    感谢前段时间到处在找艾辉,他对松间城的地形了如指掌。他没有登到高处,那会让自己的身形太显眼。

    两名警卫提着武器,狂追冲进街道。

    谁也没有注意,街道入口阴影里那个身影。

    人呢?两名警卫四下脚步不自主慢了下来,他们四下张望,寻找嫌犯的身影。

    一张咬着糖葫芦竹签的脸庞,就像幽灵般出现在两人的身后,弯起的眼眸让他看上去就像太阳下午睡的狐狸。

    两人的后颈同时遭受重击,两人眼睛一翻,软倒在地,晕迷过去。

    整条街道的行人都被眼前的变故震惊,个个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

    在整条街道行人的目光注视下,端木黄昏慢条斯理把最后一颗糖葫芦咬下来,丢掉竹签,他没有半点惊慌失措。

    咀嚼着糖葫芦,闲庭信步,悠然得就像个行人。

    无数尖叫同时响起,刚刚还一片死寂的街道,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端木黄昏眯着眼睛,就仿佛在享受这一切。

    他随意走进一个大门打开的茶馆。

    茶铺里的客人正在喝茶聊天,忽然听到外面的尖叫,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走进来的端木黄昏立即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旁若无人地走到最靠近大门边的座位。

    “麻烦给我一壶最好的茶。”

    他的声音有点懒洋洋,小二如梦初醒,连忙道:“马上来!客人稍等!”

    外面的哨声此起彼伏,茶馆内的客人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

    端木黄昏安之若泰,端起小二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味道一般,他有些失望地放下茶杯。

    不知何时,他手上多了一枚竹哨,放到嘴里。

    尖锐的哨音毫无征兆地在茶馆内响起,所有的声音骤然消失。

    一片死寂中,端木黄昏放下口中的竹哨,满含歉意。

    “真不好意思,打扰各位雅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