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六十二章 好人!
“你真的要纺布?”

    回去的路上,老头忍不住问。

    “有什么问题吗?老师你已经问了三次。”艾辉有些奇怪,难道老师又不赞同自己修炼刺绣?从离开绣坊开始,老师反复问自己是不是要纺布,就好像不相信一样,明明是老师带自己来的啊。

    “你没看出来她在为难你?”老头问。

    “不算为难吧。”艾辉沉吟,脑海仔细过了一遍,接着用比较肯定的语气:“我觉得这是很合理的要求。我在蛮荒的时候,如果要向别人请教的话,都要付钱的。老太太都没问我要钱,只是给我一个考验,还提供材料,这么多,老太太的人很好啊,老师你不要乱说。”

    艾辉晃了晃背上的背包。

    老太太说他想带多少带多少,于是艾辉就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把他能看到的所有纱锭全都打包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背包。

    老头看了一眼艾辉小山似的背包,再想到玉芩呆滞的表情,他不由放声大笑。

    艾辉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笑了半天,老头才上气不接下气道:“你这招确实狠,你也不嫌沉?。”

    “这招?”艾辉没太明白老师的意思,是怕自己背不动?他不以为然道:“这算什么?一点都不沉,我在蛮荒的时候,背得比这重多了,纱锭轻飘飘没什么重量,可惜绣坊只有这么多。”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艾辉言语间,有些遗憾。

    老头想笑又强忍着,他指了指上面的其他颜色纱锭:“这些你用不上啊,怎么也带来了?”

    艾辉有点不好意思:“习惯了,不小心,以前我们在蛮荒打扫战场的时候,要求是连根骨头都不能放过。这几个就在我面前,没注意,就把它们给收拢过来。要不?我把它们还回去?”

    没注意……

    老头想到老太婆的表情和脸色,心里偷着乐,这家伙不会是故意的吧?瞄了艾辉好几眼,看上去挺正常,应该不是故意的。

    “这个是小问题。”老头摆摆手,接着问:“明秀演示的双流织法你看懂了吗?”

    “看懂了一些。”艾辉老老实实道。

    “你是真的打算纺布?”老头的表情变得认真:“你有把握吗?”

    “把握这个不敢说。”艾辉谨慎道:“但是想试试。”

    老头一听就知道完了,他能够听出来艾辉语气里的坚持,果然是个倔强的孩子。

    “试试就试试吧。”老头有些无奈道,但是连忙道:“要是完成不了就算了。修炼嘛,不是只有刺绣才是修炼,不要钻牛角尖,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啥都能行。”

    “老师您不用担心,我只是试试。”虽然不知道老头为什么这么担心,但是艾辉能感受老师的关心,心中有些感动。

    老头便不再劝。

    带着一大包纱锭回到兵锋道场,楼兰看到有些好奇:“艾辉,你是在打工吗?”

    “不是。”艾辉摇头:“我在学习修炼刺绣。”

    “刺绣?”楼兰哦了一声,接着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我还没有开始呢,楼兰。”艾辉没好气道:“你就知道厉害?不过说起厉害,今天见到的那位明秀师姐,可是真正的厉害。”

    艾辉有些悠然神往,他从剑胎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但是明秀师姐全力运转的双流织法的画面,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

    力与美的画面,震撼他的心灵。

    画面的每个细节都是如此协调、平衡。

    他不懂刺绣,但是依然能够感受画面所蕴含的力量,他知道没有深厚的造诣,是绝对无法做到那个地步。艾辉不懂刺绣,但是懂战斗。元力针虽然细小,但同样致命。明秀师姐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织法,用在战斗中,杀伤力非常可怕。

    明秀师姐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是实力之强,他又佩服又羡慕。

    “玉绣坊的明秀师姐?”楼兰不愧是走街串巷买菜熬汤大楼兰,对于松间城各方面的消息都十分熟悉:“明秀师姐当然厉害。她是真正的刺绣天才,从小就拜在刺绣大师韩玉芩门下,是玉绣门最出色的弟子。很多人都觉得她在三十岁之前,一定能够登上大师之位。而且外界都认为,她的成就会超过她的老师韩玉芩,成为刺绣宗师。”

    “这么厉害!”艾辉两眼都是星星,他觉得明秀师姐很厉害,但是没有想到会厉害到这地步。等等,玉芩?他忽然想起来老师曾经喊老太太“玉芩”,难道老太太就是刺绣大师韩玉芩?

    他又想起来老师说过,能够同时控制元力针的纪录,就是一位叫做韩玉芩的刺绣大师。

    老太太是刺绣大师韩玉芩!

    艾辉的眼睛一下子瞪圆,过了一会,他有些不确定地问:“楼兰,大师应该很厉害吧?”

    “当然厉害!”楼兰一脸理所当然,身体在艾辉面前嘭地散开,一小团沙云,变幻成“大师”这个字,旁边的沙云组成“宗师”两个字。

    “艾辉,五形天的称号是很严格的哦。现在五行天称号最高的是宗师,意思有资格开宗立派的强者。宗师之下就是大师,大师的地位也很高。有资格称之为大师的人,都是相对应领域最顶尖的强者。他们之中有的是实力无双,有的是对相关领域,做出了无可替代的巨大贡献,才能够称之大师。韩玉芩大师,她开创的织法,就有十多种。“

    “这么厉害!”艾辉惊叹,他更加下定决心要修炼刺绣。

    那一点点考验算什么,能够接受一位刺绣大师的指点,这样的机会是多么珍贵!

    倘若不是老师和韩玉芩大师交情深厚,甚至自己连这个考验的机会都得不到。看看绣坊就知道,除了他,没有看到一名男子。

    老师的要求,一定让她很为难吧,只不过提一个小小的考验,大师的人真的很好啊。

    艾辉心中感动,还送了自己那么多的纱锭。看看那些五颜六色的纱锭,每一个都散发着微弱的元力波动,一个都不便宜!

    还送了自己那么多!

    艾辉的目光落在那个小山般高的背包,心中对老太太充满崇敬,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