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五十六章 岱纲
看到老陶的目瞪口呆,王守川更加得意。

    千般若的恐怖,两人都清楚,他以前也和老陶一样,觉得没有人能够承受千般若。

    老王其实一直对着点不甘心,无论什么样的设计,再漂亮、设计思路在独特,可如果没有实用价值,那只是一个大玩具。

    现在事实证明自己的千般若有实用价值,他如何能不得意?更何况,通过千般若的还是自己的弟子,他更加得意。

    过了半响老陶才回过神来,不由感慨:“老王你真是撞大运了!”

    能够承受千般若的,光这一点便足以令人佩服。谁不想自己的弟子意志如铁?老陶这下真的有点眼红了。

    “我弟子不就是你弟子?”老王感受到老友的失落,故意道:“求到你这,难道你还会藏着掖着?”

    老陶指着老王,哈哈笑道:“现在就开始帮你徒弟占便宜了!”

    老王也笑了:“那是当然!你的便宜不占,太浪费!”

    “没问题。”老陶爽快道:“有问题,只管找我,你徒弟在我这,总不会让他吃亏的。”

    “正好,有件事你来帮我参谋一下。”老王的表情认真起来,说罢便把手上的测试记录递给老陶:“帮我看看他的测试记录。”

    老陶有些好奇地接过来,看了一会,不有尖叫:“老王你这是故意向我炫耀啊,八宫有七宫是强宫,你赚大了!”

    “他的资质不好,差点进不了感应场。”老王心中得意,嘴上故作谦虚道。

    “资质?那帮家伙眼里只有资质。”老陶冷笑,不以为然,在他们的眼中,感应场的那套检测方法实在太简陋。

    老王忽然道:“你帮我看看他天宫的测试记录。”

    “天宫?”老陶听到老友的话,目光不由扫过天宫的测试记录,看了一会,便不由轻咦一声:“不太对吧,你的千般若出问题了吧,哪有天宫会忽强忽弱的?”

    老王也有些苦恼:“是啊,我也是觉得这记录太奇怪了。要是天宫也是强宫,那就是霸王宫了。”

    老陶顿时明白老王的想法,安慰他道:“七强宫已经很难得了,你不要太贪心。你这肯定是千般若坏了,天宫忽强忽弱,这种事我真还没听说过。咱俩也教了那么长时间的修炼基础,这点还会不清楚啊?你要实在不放心,再测一遍就是了。”

    “再测一遍?”老王无奈道:“你没看当时那小子的表情,听到再测试一遍,拔腿就想跑!”

    “哈哈哈!”老陶想到那场面就忍不住大笑:“换我我也跑啊!你自己坚持了三分钟,就哭得像朵菊花一样。”

    老王也笑了:“你还别说,我自己也怕把他给测坏,来日方长,徒弟就一个,得悠着点。”

    老陶提醒他:“你去院里报备了吗?”

    “报了。”老王点头:“这哪敢忘?”

    许夫子和以往一样来到夫子楼,沿途的其他夫子纷纷向他打招呼。如今的许夫子是松间院的大红人,端木黄昏的那份公开声明,把许夫子的声望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很多人眼中,端木黄昏之所以愿意留在松间院,就是因为许夫子的人格魅力。

    许夫子如今俨然已经成为松间院第一夫子,而且许夫子为人宽厚,深受大家的爱戴。

    许夫子不断还礼,从夫子楼的门口到二楼他的隔间,花了整整十分钟。到了自己的隔间,他才松一口气,忽然注意到桌子上摆放的两件文案袋。

    给自己泡上茶,他拿起第一份文案袋,拆开,浏览起来,第一眼,他的身体刷地不自主坐直,感应场长老会直接签发的备案!

    端木黄昏被岱纲看中,成为他的关门弟子!

    岱纲!

    许夫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住。岱纲是什么人?感应场长老会排名第二的长老,当今最强大的木修宗师之一,所创绝学【生死令】被成为木修最强大的五大绝学之一,独创的【莲藕接骨术】、【草筋】,直接催生了莲派和草筋派两大流派。

    岱纲几乎从来不问世事,潜心研究,除早年收过两个弟子,如今多年不曾收徒。没有想到,竟然再次收徒!

    许夫子知道,这个消息一旦公布,会引发一场什么样的大地震。

    许夫子不是不谙世事的迂腐之辈,端木黄昏无疑是天才,但是天才到能够进入岱纲的视野,这一点还值得商榷。

    这件事的背后,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端木家和岱纲的联合,足够改变五行天很多东西。

    很快,他便不由失笑,五行天的格局,可不是自己这个小人物能够掺和的。无论是一场什么样的交易,拜在岱纲门下,对端木黄昏来说都是一个好选择。岱纲不仅仅是一位木修宗师,在教育弟子上同样非常出色。

    他的大弟子陆辰,被誉为当代医师三杰之一,医术超凡入圣。二弟子郁鸣秋,十三部之一草杀部副部首,打破最年轻副部首的记录,自创绝学【天痕之青】,以箭术独步天下。

    自己的学生,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许夫子心中也是开心。

    过了许久,他终于消化了心中的震惊,他的目光转向第二个纸袋,打开一看,也有点吃惊。

    王守川收艾辉为弟子。

    王守川这名夫子他是知道的,是一位教修炼基础几十年的老夫子,在松间院也是老人了,资历比许夫子还要老。许夫子对王夫子的印象少得可怜,只知道王夫子不是太合群,很低调,也没有什么引人关注的地方。像这样的夫子,任何一个分院都是一抓一大把。

    从来默默无闻的王夫子收弟子已经让人感到吃惊了,而他收的弟子是艾辉,则更让许夫子吃惊。

    许夫子颇为欣赏艾辉,懂事、勤奋、有礼貌,前段时间刚刚开启本命元府。

    但是许夫子同样知道,艾辉的资质糟糕,基础薄弱,在整个班上是垫底的学员,可是却偏偏被王夫子看中。

    王夫子也是个怪人啊!

    许夫子这才注意到,这两个人在同一个组,一个是班上天赋最好实力最强的学员,一个是班上天赋最差基础最薄弱的学员。两个人同时都有自己的老师,一个老师是一代宗师,一个老师默默无闻老夫子。

    真是……有意思啊!

    许夫子当了这么多年的夫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妙而有趣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