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四十四章 初代消息树
听到面馆小妞的惊咦,艾辉不由问:“有什么问题吗?”

    师雪漫摇头,过了一会,才开口道:“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没有想到这棵消息树的叶脉这么古老。”

    “古老?”艾辉一头雾水。

    师雪漫抬头:“你上课没学过?”

    “我是新生!”艾辉理直气壮。

    师雪漫看了他一眼,心想基础也真是糟糕,境界还这么低,偏偏剑术那么惊艳,也不知道谁培养出来的这个怪胎。

    她索性解释道:“消息树是翡翠森木修的发明,木修发现树木之间有独特的树语,它们能够传递一些非常碎片的信息。木修在树语的基础上,培育出来消息树,使其能够传递消息的数量和距离得到很大的提升。消息树是通过叶脉来识别身份,但是随着消息树实用之后,很快翡翠森便发现,叶脉不够复杂,无法对应满足这么多的需要。于是,翡翠森培育出第二代的消息树,第二代的消息树叶脉要复杂得多。发展到现在,已经是第三代。”

    艾辉若有所思:“所以这棵消息树是初代还是二代?”

    “初代。”师雪漫给出结论。

    “老古董啊。”艾辉仰脸看着这棵消息树,不知道是不是面馆小妞的说法起了心理暗示,他觉得眼前这棵亭亭如盖的大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朴苍凉。

    “看来这家道场有些年头了。”师雪漫打量周围,忽然问:“道场的主人呢?”

    “二十年前就离开了。”艾辉反应平淡:“我来的时候,这里全都荒废了,难道这道场很有来头?”

    “来头不小。”没想到师雪漫点头道:“初代消息树当时并没有大规模推广,只给了很小范围的人使用。这家道场的初代主人,身份不简单。”

    论起生活经验,艾辉甩师雪漫几条街都不止,但是论起历史传承方面的学识,师雪漫同样甩艾辉几条街不止。

    “先不管它的来头了,能不能用?”艾辉问。

    对于道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一点都不在意。大有来头有怎么样?给自己加钱吗?显然不会。至于它以前的辉煌历史,他没有什么感觉。

    谈历史谈情怀,谁能和剑修比?

    看看那些剑修大派吧,动辄万年十万年,五行天巴掌大的地方,当年的剑修大派不威震个万界,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执修真界之牛耳。

    还不是灰飞烟灭了,还不是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所以艾辉对面馆小妞说的那些东西反应平淡得很,初代不初代,和自己没关系,能不能用才是关键。

    “可以用。”师雪漫有点诧异,换一个人知道自己住在这么一个历史悠久大有来头的道场,肯定会激动好奇,说不定还指望自己能翻出什么传承绝学之类。

    眼前的家伙,反应平平。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艾辉点头。

    师雪漫合上书页,看了一下时间,点头:“好,注意你的消息树。如果有消息,通过消息树给我。这是我的消息树叶,好吧,估计你不会用。”

    说罢,师雪漫拿着自己的消息树叶,放在刚才摘下树叶的断枝处,树叶和断枝间亮起柔和的绿光,树叶便生长在消息树上。

    “给我传消息,就在上面写字,字数不要太多。我给你的消息,也会出现上面。你注意查收。”师雪漫道。

    艾辉转过头道:“楼兰,交给你了!有消息来老地方找我。”

    “好的,艾辉。”楼兰很开心。

    师雪漫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好好修炼,你的实力越强,欠我的八千万才能早点还清。”

    说罢,飘然离去。

    艾辉哀叹一声,倒在藤椅里:“楼兰,我怎么这么倒霉?”

    楼兰眼睛黄光频频闪动,显然在全力思考,片刻之后恢复正常,老老实实道:“艾辉的这个问题很深奥,楼兰不知道。”

    “八千万啊……”

    艾辉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带着睡音的叹息声在夜色中飘得很远很远。

    艾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楼兰已经回去。他睁开眼睛的一眼,映入视野的是漫天繁星,他被那浩瀚神秘的星空震撼,微微有些失神。

    良久他才回过神,坐了起来。

    在悬金塔修炼的这段时间,他最大的改变就是能够睡觉。修炼的强度太大,每天都是精疲力尽,靠在塔墙边,不知不觉就睡着。

    他想起剑胎种子,吸收了八千万的定心绯蓝,而且让自己挥出那么厉害的一剑,那个该死的剑胎……

    他第一反应是去找剑,但是很快他就露出苦笑。

    自己唯一一把草剑,已经损坏。

    他摇头失笑,既然睡不着,那就起来修炼吧。

    两天后。

    艾辉背着满满行囊的强血壮骨糕,对着楼兰挥手:“楼兰,再见!”

    楼兰嘭地变成一个奋斗紧握的黄沙大拳头:“艾辉,加油!”

    行走在街道,阳光洒满怀抱,前两天的晦气一扫而空,他已经把八千万抛之脑后,依然满心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对自己的激励。

    “知道吗?前两天晚上,这里出现一个很厉害的变态!”

    “喔喔,听说了听说了,据说有个裸男跑到大街上。”

    “是啊,太吓人了!而且我和你说哦,变态的实力好强。这么厉害?万一他看上我怎么办?完全没有办法反抗啊!好担心!可惜不是我们家的黄昏,要是我们家的黄昏,我就不反抗了。”

    “瞎说!我们家黄昏那么正派的人!”

    “这几天好像都没有见到我们家的黄昏啊。”

    “偶像受伤了,据说要休息十多天。不记得他进城的时候体力透支摔了一跤吗?那个时候应该就受伤了。也不知道严不严重,好让人担心!”

    “是啊是啊,他那么柔弱,还要去挑战那些谷天宁他们,好心疼,太倔强了!”

    “就是喜欢他那么倔强!”

    ……

    听着一群小女生在那里叽叽喳喳,艾辉心中冷笑,那个无良幼稚小屁孩!两面三刀!令人可耻!令人唾弃!

    艾辉昂起高贵的头颅,带着满满的鄙视,走出城门。

    来到熟悉的悬金塔,艾辉一下子兴奋了。

    在别人眼中枯燥和痛苦的修炼,却能够让他感到兴奋和踏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