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四十章 八千万的怒火
师雪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艾辉手腕上的定心绯蓝,就像蜡烛被火烤一点点变软,变成胶状,正在不断往艾辉的皮肤里渗透。

    她就像脑袋挨了一拳,在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那是奶奶的遗物啊!

    她从小戴上就几乎没有取下来过,看到它就像看到最疼爱她的奶奶。

    她还记得奶奶把这串定心绯蓝送给她的时候,笑着对她说:“我的乖孙女啊,这串定心绯蓝你要戴好哦,等长大了遇到如意郎君,就把这串定心绯蓝送给他,这可是最好的定情信物哦。它是比翼绯蓝鸟所产呢……”

    可是……

    师雪漫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冲进去,带着哭腔音:“我的珠子!”

    艾辉一个激灵,立即从剑胎状态脱离,回过神来,一看是面馆小妞,反应过来:“是你啊,咦,哭什么?把一百五给我,珠子给你。”

    说罢艾辉伸手往手腕上摸,他的动作陡然僵住。

    不对啊……

    呆了几秒,他地头看自己的手腕,一下子傻眼了。

    他的手腕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绳子,珠子呢?他四下张望,地上没看到珠子的踪影。

    “艾辉,珠子被你吸收了。”楼兰老老实实道。

    被自己吸收了?

    艾辉傻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就吸收了呢?他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当他发现剑胎种子周围多了一圈蓝色的雾气,他便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真是被自己吸收了!

    艾辉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整整一个荒原的蛮牛群呼啸践踏而过。

    看着面馆小妞眼中的泪水满眶,艾辉手足无措:“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那个……一百五不用给了……”

    话一出口,艾辉就知道自己说错话,果然对面的面馆小妞眼中的泪水瞬间变杀气。

    艾辉连忙道:“我赔!我赔!”

    “这是我奶奶的遗物!”师雪漫几乎是哭着说。

    艾辉头大如斗,他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自己搞什么抵押?早知道自己就该请了那碗面!但是这确实是错在自己,他只能低声下气:“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我也搞不清楚我怎么会吸收这东西。你看我赔好不好?”

    师雪漫情绪恢复了几分平静:“你打算怎么赔?”

    整个过程她都看在眼中,也知道对方是无心之失。定心绯蓝会被吸收,她闻所未闻。

    “我还有二十五万,都给你。”艾辉满心肉疼。但是怎么办呢,确实是自己干的,赖账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干不出来。

    “二十五万?”师雪漫冷笑。

    “不够?”艾辉顿时懵了一下,就那串不知道什么蓝的破珠子,二十五万巨款都不够?

    一旁的楼兰老老实实道:“艾辉,定心绯蓝的价格,一般在三千万以上。这串的品质很高,应该在五千万以上。”

    师雪漫看了楼兰一眼,清楚定心绯蓝行情的沙偶很少见,面无表情道:“这串定心绯蓝是最高品质,八千万。”

    八……八千万!

    艾辉整个人就像被从天而降水桶粗的闪电击中,彻底斯巴达,他张大嘴巴,眼珠子瞪得快凸出来,身体每一块肌肉都僵硬得像铁一样。

    艾辉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灰暗下来。

    八千万呐!

    姑奶奶你没事戴着个八千万的珠子招摇过市干嘛?

    姑奶奶你八千万的珠子都带着干嘛连一百五十块都不带?

    一百五十块到底是什么样的巨款啊,要姑奶奶你用八千万的珠子作抵押?

    剑胎你个混账,八千万的珠子你也敢吞,你这心有多黑啊你,你比胖子都坑啊你!

    八千万我我我……

    艾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人生遇到的各种危机带来的经验,都没办法对他现在的处境有半点帮助。

    他宁愿去面对整个蛮荒的野兽,也不想面对眼前的面馆小妞。

    反正他知道一点,他把自己卖了都不值八千万。

    好吧,艾辉现在也很光棍:“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卖了我也不值八千万。面馆小妞,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会赖账的。”

    “哼,要不是看你也不是故意的,你今天就死了。”师雪漫冷冷道。

    艾辉怒目而视,想说一声士可杀不可辱,但是在师雪漫直视的目光中,还是哼哼唧唧地偏转过脑袋。

    该死的剑胎!

    为什么自己不是胖子?要是胖子,肯定现在神气活现说欠钱的是大爷,欠了八千万那就大爷中的大爷,先把大爷伺候好……

    好吧,自己还是有底线的,做不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艾辉有些垂头丧气。

    师雪漫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定心绯蓝已经没了,把这人杀了吗?对方在面馆还是出于好心帮助自己的,定心绯蓝的被吸收的过程自己全程目睹,他也不是故意的。

    赔?八千万的定心绯蓝,这家伙卖了都赔不起。

    揍一顿?怎么都感觉便宜了这家伙。

    一时间师雪漫也觉得憋屈,八千万她不在乎,但是吧奶奶的遗物弄没了,她心痛得不得了。

    就这么放过对方,师雪漫更是不答应。

    一时间,两人就这么僵持住。

    楼兰看着两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弱弱地说:“虽然没什么用,楼兰这里还有二十五万。”

    艾辉摇头:“一人做事一人当,楼兰,我不能用你的钱。”

    师雪漫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忽然,艾辉猛地转头,望向围墙上:“谁?”

    就在同时,师雪漫也猛地转头望向围墙:“谁?”

    两人异口同声。

    “呵呵!”一声邪气冷笑,一个漆黑的身影出现在围墙上。

    师雪漫的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到对方脸上戴着元力面具,声音就像从牙缝中挤出来:“装神弄鬼!”

    她完全忘记自己也戴着元力面具。

    “艾辉,想不到,你还有老相好啊!”围墙上身影阴阳怪气道。

    老相好!

    艾辉和师雪漫的眉头同时拧成一团。

    啊呸,就这家伙也有资格做我相好?师雪漫憋了一晚上的怒火瞬间爆发。

    啊呸,连一百五都不带结果害我被剑胎坑了八千万的相好我一点都不想要!艾辉憋了一晚上的怒火瞬间爆发。

    脸色铁青的师雪漫身形刷地原地消失。

    神情阴郁的艾辉二话不说拎剑往上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