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五十九章:玉珑公主 二
『注:没什么好争的,并不是所有出现的都是女主,也有可能只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人物。』

    ————————————————————

    『出……宫?』

    望着赵弘润认真的表情,玉珑公主怦然心动。

    想想也是,对于久居于深宫的皇子、公主们来说,有朝一日能瞧一瞧宫外的景象那是极其诱惑力的,更何况今日是端阳佳节,城内的热闹远非平日可比。

    可想到一旦事迹败露的后果,玉珑公主脸上不由地露出几分犹豫。

    终归她只是一介公主,在外人看来仿佛地位尊贵,可实际上,公主不过就是高档的联姻物罢了,地位远不如赵弘润这些皇子们。

    更何况,她还并不是一位受宠的公主,万一事迹败露,那怎么办?

    “我……我还是回玉琼阁罢……”

    一想到后果,玉珑公主还是退缩了。

    然而,赵弘润抓着她玉腕的手却是丝毫不松:“皇姐,为一件做过的事后悔,与为一件想做却没做过的事而后悔,你觉得哪一桩更加遗憾?”

    “……”玉珑公主微微有些动容,但从表情看仍在挣扎。

    见此,赵弘润只好在旁劝说,因为他觉得,这位皇姐久居于深宫显然是真的闷坏了,长期下去非得忧郁症不可。

    在赵弘润的淳淳引诱下,玉珑公主最终按捺不住对宫外世界的向往,终于轻轻点了点头。

    见此,赵弘润将这位皇姐先带回了自己的文昭阁,毕竟玉珑公主此刻身上的衣裳,可出不了皇宫的门。

    为了掩人耳目,赵弘润吩咐宗卫们代为掩护,以各种借口拉走了文昭阁殿外的值守郎卫,也暂时遣退了殿内的小太监。

    “换这身吧。”

    赵弘润拉着玉珑公主走入了文昭阁,从内殿寝居的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让后者换上。

    望着手中那男式的锦服,玉珑公主一张俏脸微微有些发红。

    在她看来,尽管这些衣服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的,可是要贴身穿在身上,这仍旧是一件非常羞人的事。

    好在赵弘润适时地注意到了这位皇姐羞涩的表情,强忍着咽唾沫的不雅举动,解释道:“皇姐放心,这些衣物虽然是我的,但是还未穿过,皇姐不必在意。”

    “我……我不是嫌弃……”

    “我明白,快去换吧。”

    “嗯。”玉珑公主红着脸捧着赵弘润的新衣,噔噔噔跑到寝居的屏风后,忍着羞涩在不属于她的寝居更换衣物。

    听着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赵弘润的心中简直就跟猫爪挠心般的难受。

    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偷偷朝屏风撇了一眼。

    可没想到的是,屏风后的灯烛,竟将玉珑公主更换衣物时的影子照印在了屏风上。

    望着那窈窕婀娜的影子一件件退下身上的衣衫,继而缓缓抬起修长的腿穿上衣裤,赵弘润可耻地发现自己竟有了生理反应。

    他连忙转回头,口中念念有词。

    “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

    也不知足足念了多少遍,他心中的莫名骚动这才逐渐平息下来。

    而这时,玉珑公主也已经换好了衣物,红着脸扭扭捏捏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好了么?”

    “嗯……”

    听到回应声,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不由地眼睛一亮。

    倘若说玉珑公主方才所穿的那一身衣裳显得她格外地清纯典雅,那么如今她换上了赵弘润的衣装,便活脱脱是一位俊秀的公子哥,只是眉宇间仍不免带着几分阴柔之美,言行举止也偏向女儿姿态。

    “怎么样?”玉珑公主在赵弘润面前转了一圈,带着几分兴奋、几分羞涩问道。

    『唔,挺娘炮的……』

    “还行。”赵弘润冲她竖起大拇指,同时也不忘提醒她:“皇姐,看我。”

    玉珑公主疑惑地望向赵弘润,却见赵弘润收起脸上的笑容,双手一振衣袖,负于背后,龙行虎步般在她面前走了几步。

    旋即,赵弘润右手捏着些许衣袖悬在身前,左手单手负背,做了几个拿眼望向四周的动作。

    玉珑公主也是聪慧之人,立即意识到这位皇弟是在教她男儿应有的举止与气势,也像模像样地学了一次,只可惜仅有形似而无半点神似,有心人一看仍然晓得是女扮男装。

    “不行吗?”

    见赵弘润皱眉摇头,玉珑公主有些失望,毕竟她自以为学地挺好。

    赵弘润又教了几回,见她仍然无法脱去女儿姿态,索性也就不再强求了。

    “待会出宫门的时候,皇姐尽量别露出马脚。”

    “嗯嗯。”

    嘱咐完后,赵弘润便唤来了自己的宗卫,只见他十名宗卫也早已换上了寻常百姓的服饰。

    因为有着罗嵘这前车之鉴,这次沈彧等十名宗卫并没有打扮成一般百姓,而是打扮成富家公子哥的跟班,一个个皆是身穿着镶银线的锦服,威武不凡。

    因为离宫时需要让玉珑公主假扮赵弘润的一名宗卫,因此,十名宗卫猜拳决定留在文昭阁的人。

    种招人如其名,不幸中招,这不禁让他暗恨自己的名字。

    此时文昭阁外的郎卫们已被暂时支开了,因此赵弘润倒也不担心什么,拉着玉珑公主便走出了殿外,径直朝着宫门而去。

    此时,宫门早已紧闭,见赵弘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来,守宫门的禁卫军统领立即领着几名禁卫迎了上来。

    那位禁卫统领本欲呵斥,可远远一瞧是八皇子赵弘润,他立马将呵斥的话给咽回了肚子。

    谁不晓得,这位八皇子非但是不好惹的狠角色,更受到天子的宠信。

    “靳炬叩见八殿下。”

    禁卫统领双手抱拳、单膝叩地,行了一个武官之礼。

    “靳统领请起。”赵弘润抬手请道。

    禁卫统领靳炬这才起身,粗粗扫了一眼赵弘润与他身后的熟悉的宗卫们的面孔,也没细看,低声问道:“殿下要出宫?”

    他是清楚赵弘润手中有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的。

    “对,麻烦靳统领帮我开一下宫门。”

    靳炬闻言犹豫了一下,满脸为难地说道:“可是此时已闭宫锁门了呀……”

    “凡事都有例外嘛。”赵弘润主动揽起靳炬的脖子,低声说道:“今日可是端阳佳节啊,城中那么热闹,我怎好不去凑凑热闹呢?……相信今日就算是父皇,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靳炬想了想,觉得赵弘润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不过殿下,即便如此,恕卑职待会还是得上报此事。……恕罪。”

    “这是靳统领的职责所在,我岂会见怪?……吕牧。”赵弘润示意了一眼宗卫吕牧。

    吕牧会意,走上前来跟靳炬套着近乎,私底下不动声色地塞给靳炬几个锭银:“小小意思,给兄弟们换防后添壶酒。”

    “多谢多谢。”别人的钱靳炬可不敢收,但皇子的打赏,这就没什么问题了。

    更何况是八皇子赵弘润以及其宗卫这样经常出入皇宫的熟面孔。

    “开门。”靳炬吩咐左右的禁卫道。

    “轰隆隆——”

    宫门稍稍打开一线,已足够赵弘润等人依次走出宫门。

    见此,靳炬立即又命人关上了宫门。

    见自家统领似乎并不打算马上将此事上报,一名禁卫忍不住问道:“统领,八殿下离宫的事,不立即上报么?”

    “急什么?”靳炬瞪了那名禁卫一眼。

    所谓的人情,就是体现在这里的,哪怕靳炬明晓得八皇子赵弘润入夜离宫一事必须上报,也要稍稍拖上一会,这样一来,就算天子不允许赵弘润出宫,遣人将他追回来,赵弘润好歹也能在宫外玩上片刻,不至于很扫兴地马上被叫回来。

    不过事实证明,靳炬的顾虑没有必要,因为哪怕他在半个时辰后才将此事上报,天子也浑然没有要将赵弘润追回来的意思。

    正如赵弘润所说的,今日是端阳佳节,凡事都有例外,就连天子都晓得自己这个儿子是铁定不可能留在宫内的。

    只是苦了六皇子赵弘昭,可叹他还在雅风阁眼巴巴地等着赵弘润去参加他的诗会,哪晓得赵弘润为了偷偷将其皇姐玉珑公主带出宫,让她好好玩上一玩,早就将这位六皇兄给抛之脑后了。

    一方是玩得好的六皇兄,一方是跟初恋一般的存在,二者简直没有丝毫可比性。

    『啊……但愿明日六皇兄不会找上门来兴师问罪,毕竟六皇兄有时候可是蛮腹黑的……』

    站在热热闹闹的朝阳街十字街口,赵弘润无声地暗自苦笑着。

    而在他的身旁,女扮男装的玉珑公主在赵弘润那九名宗卫的保护下,满脸惊奇地望着沿街小摊上那些各式各样的小玩物,或是陶醉地闻着那从糕点铺中传出来的喷香味道,亦或是单纯新奇地感受处在人来人往密集街头的新鲜感,如玉脂般精致的脸庞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

    “走吧,痛痛快快地玩上一玩……”

    赵弘润朝着玉珑公主伸出了右手。

    “嗯。”

    一只白嫩的手,搭上了赵弘润的手掌。

    望着她脸上的笑容,赵弘润心中没来由地涌出一股莫名的充实感。

    『罢了!就算明日六皇兄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也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