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五十七章:神乎其才
『此子……竟有走马观碑、背碑覆局之才?!』

    捏着赵弘润所默写文章的纸张,大魏天子激动地双手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他并不觉得东宫太子弘礼有这个胆量,胆敢将先人的遗书窃为己用,并谎称是新作。

    毋庸置疑,这的确是太子弘礼与东宫众授师们集思广益所编的新书。

    换而言之,八子赵弘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背下了这本书,并将其全部默写下来,反诬太子弘礼窃取先人遗作。

    至于动机,无非就是报复太子方才耍手段叫其日后到东宫学习罢了。

    可尽管心知肚明,但是天子并不打算偏帮。

    之前,太子弘礼在规矩内耍手段坑害八皇子赵弘润,如今,八皇子赵弘润凭借其神乎其神的天赋,反过来坑害太子弘礼,这都是在规矩之内的手段,因此,天子不会偏帮任何一人。

    『还是小瞧了这劣子……原以为他过些日子才有机会反制太子的……』

    不动声色地瞧了一眼赵弘润,天子心中感慨之余,不由地替太子弘礼感到遗憾。

    天子很遗憾这个长子没能真切看出其兄弟藏于浮夸之后的惊艳才华,以至于无端端树立了一个棘手的敌人,连带着原本可以一战而定的『立言』良机,也被他兄弟破坏殆尽。

    这就叫机关算尽,反而错失良机。

    “太子,对此你作何解释?”

    天子语气平淡地询问着东宫太子。

    他并没有用太严厉的语气,因为他知道,这一回太子弘礼失去了太多的优势,大到就连天子都忍不住为他感到惋惜。

    “什、什么?”太子弘礼似乎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见此,天子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纸稿,重复说道:“你八弟弘润已摆出了证据,指你所谓的新书,乃窃取先人无名氏所作,对此,你作何解释?”

    太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坐在陪席的太子少傅郑析站了起来,惊声说道:“陛下,这不可能啊,那的确是我等辅助太子殿下所编的新书啊!”

    “那为何朕的八儿弘润,他所默写的文章,与你等所编的新书一模一样,不差一字呢?”尽管质问着这位太子少傅,但是天子的眼神中却不免流露几分怜悯。

    在这一回合,东宫所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于厉害了!

    厉害到整个天下都不见得能找出这样的奇才!

    “是……一定是八殿下背下了太子殿下的新书。”太子少傅郑析指着赵弘润急声辩解道:“方才陛下也瞧见了,八殿下先翻阅了一遍太子殿下的新书,这才推说是由无名氏所作。……一定是这样!”

    “嘿!”赵弘润撇了撇嘴,不屑说道:“这位大人,不要说本殿下没给你机会。同样的时间,你背下来给本殿下看看。”

    “我……”太子少傅郑析面色一阵青白。

    要知道赵弘润方才翻阅太子弘礼的新书仅仅只有不到一盏茶的工夫,按照常理,在短短一盏茶的工夫内背下一本书,而且还要做到一字不差,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可问题是,只剩下这个解释了,毕竟那本新书,的确是由他们这些宫学的授师辅佐太子弘礼所汇编的,一页一行,一字一句,皆是经过他们深思熟虑的,哪里是什么窃取先人的遗作。

    “这位大人办不到也不奇怪,毕竟这种事没有谁能办到……”说着,赵弘润转身面朝天子,拱手说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是太子殿下窃先人遗作为己能。”

    “我没有!”

    此时,太子弘礼似乎醒悟过来了,恨恨地盯着赵弘润,拱手对天子说道:“父皇明鉴,这的确是皇儿与东宫诸位授师的新作啊。”

    『朕知道……但是,你自己种下的因果,朕也帮不了你。』

    天子怜悯地望着太子弘礼,淡淡说道:“那你如何解释你皇弟所默写的文章,与你所汇编的新书一字不差?”

    说罢,天子示意童宪将太子的新书以及赵弘润所默写的文,全部交给太子弘礼。

    『看看罢,希望你能明白,你此刻所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敌人。』

    天子默默地看着太子。

    太子弘礼一脸焦急地接过,仔细对照两者,面色逐渐变得苍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额头冒了出来。

    “太子此举,诚乃欺君吶!”雍王弘誉在旁不怀好意地落井下石。

    尽管脸上没有表示,可是雍王心中却在大笑。

    本以为太子弘礼这一本新书呈于天子,他们这些个有意皇位的皇子将不再有丝毫机会。可谁能想到,峰回路转,中途出现了一个搅局者,非但将太子弘礼的立言之事给搅和了,还让太子背上了一个『窃文欺君』的罪名。

    这实在是……太令人敞快了!

    无论是雍王还是襄王,暗自庆幸之余均在心中大笑。

    但凡有些眼界的,自然能猜到这其中的蹊跷,为赵弘润这素来顽劣不堪的兄弟竟深藏着这等神乎其才的能耐而感到震惊。

    也只有一些不明究竟的人,才会去纳闷弘礼堂堂太子,怎么会自甘堕落去窃取先人文章,还厚颜无耻地归为自己的新书。

    “这……这……”

    通篇对照完毕,果然发现两者一字不差,这回就轮到太子弘礼万念俱灰了。

    他想不通,明明是他与东宫授师们辛辛苦苦汇编的新书,怎么就变成了先人无名氏的遗作了。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赵弘润或许有背诵整本书的可能,问题是,这个假设实在太骇人听闻,简直就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若无法解释,你就坐下吧。”天子好意地提醒道。

    方寸大乱的东宫太子,满脸惊慌失措地坐回了自己席中,眼神犹死死盯着手中的新书与纸稿。

    见此,赵弘润心中冷笑一声,回身对天子拱手说道:“父皇,看太子殿下的神色,或许他也不知情……”

    『唔?这是要替太子说话?这劣子有这么好心?』

    天子有些惊讶地听着赵弘润的解释,不过片刻之后,他便认识到,他果然还是没有看错这个劣子的秉性。

    “……或许太子只是受到东宫授师的蒙蔽呢!皇儿以为,或有可能是东宫的授师窃取先人遗作,蒙蔽太子,似此等人,皇儿以为不应当担任东宫授师之职!”

    『好家伙!这是要将东宫身边的心腹幕僚、陪臣全部瓦解么?』

    天子眯了眯眼睛,为自己这第八个儿子的“凶狠报复”感到震惊。

    『罢了,终归是这劣子赢了……』

    想到这里,天子板着脸沉声说道:“我儿所言极是。弘礼啊,你东宫的授师,朕择日再帮你挑选吧。”

    “陛下!”太子少傅郑析,以及其余几名坐在太子陪席中的东宫授师们慌忙跪倒在地,

    可眼瞅着天子淡然的眼神,太子少傅郑析等人竟说不出恳求的话来。

    天子那淡然的眼神所表达的意思也很简单:你们输了。

    『高明!真是高明!』

    雍王弘誉在心中狂笑着。

    他听那位八皇弟的前半句,还以为这位八弟是打算见好就收,卖太子一个人情。

    若真如此的话,雍王弘誉对赵弘润的评价无疑会减低几分:明明已得罪了太子,坏了他的立言大事,你还指望太子会因为你说几句好话而轻饶你?

    可没想到,赵弘润撇清了太子的欺君之罪,却是为了重重打击东宫的智囊,直接将效力于东宫太子的那些幕僚、陪臣、授师驱逐出局。

    此举在雍王看来相当高明,毕竟东宫太子终归是皇长子、终归是储君,不至于因为这么点事就被废黜,与其对他落井下石,还不如将脏水泼在太子身边的那些东宫智囊上,瓦解太子身边的智囊班底。

    这简直就是釜底抽薪!

    『这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瞥了一眼魂不守舍的太子,雍王弘誉暗暗冷笑着。

    太子的立言大计,终在赵弘润的蓄意破坏下沦为一场闹剧,或有几名皇子终于意识到,他们这位素来顽劣不堪的八弟,恐怕绝非所表现的那么简单。

    比如雍王弘誉,他想拉拢赵弘润的想法变得愈加地强烈。

    “弘润,你当真背下了一本书?”

    待赵弘润回到自己的席位中时,就连六皇子弘昭都忍不住低声询问,毕竟那种事,就连他也办不到。

    对此,赵弘润当然矢口否认:“六皇兄说得哪里话,弘润是真的瞧过那本书。”

    “你猜愚兄会信你么?”

    “信。”

    “再猜。”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

    家宴仍旧继续,一直到戌时前后,天子这才领着众嫔妃、众皇子、众公主们前往高阁,眺望欣赏城内那遍布大街小巷的彩灯。

    诸皇子、公主们陆续向天子告辞了,毕竟准确地说,这是属于天子与其众爱妃的时间。

    当然了,太子与已出阁的皇子们不在其列,毕竟他们在宫内陪伴天子的时间并不多,必须抓紧一切机会讨得天子欢心,为争夺皇位之事增砖添瓦。

    期间,六皇子赵弘昭小声地暗示赵弘润:“待会,雅风阁见。”

    望着这位六皇兄悄悄离开的背影,赵弘润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毕竟他早就答应了这位六皇兄,待会要到他的雅风阁参加诗会,虽说他对此根本不感兴趣。

    跟弟弟弘宣打了声招呼,叫他照顾着点他俩的母妃沈淑妃,赵弘润也悄悄地离开了。

    因为晓得六皇兄赵弘昭要在雅风阁准备一番,因此赵弘润倒也不急着就去雅风阁,而是带着卫骄、高括、周朴三人在宫内瞎逛。

    走着走着,赵弘润路过一处庭院,他隐约瞧见有一袭白影坐在池子旁的一块磨盘大的椭圆石头上,出神地望着水池。

    赵弘润仔细瞧了瞧,这才发现那一袭白影是他一位同父异母的皇姐,一位让赵弘润曾经好几次在早晨醒来后感觉很是糟糕的公主。

    『是她?她在这里做什么?』

    犹豫了片刻,赵弘润还是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