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三十章:苏姑娘 四
    翌日,沈淑妃遣贴身宫女小桃将赵弘润喊到了凝香宫。

    因为前几日赵弘润为了迫使大魏天子准许他出阁,故意去得罪宫中的那些嫔妃,以至于今日,沈淑妃只好带着这个顽劣的大儿子逐一到那些位嫔妃们的寝宫登门道歉。

    好在沈淑妃以往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与宫内的后妃们都不曾结怨,更何况那些后妃们也不是傻子,一听说大魏天子很不情愿地将通行于宫廷的令牌赐给了八皇子赵弘润,她们顿时就明白了,也就不存在有什么怨愤了。

    毕竟除了陈淑嫒外,她们谁也没有实际上的损失,如今沈淑妃亲自领着赵弘润登门道歉,她们心里这口怨气也就消散了。

    怨气消散之后,这些后妃越瞧赵弘润越顺眼,毕竟陈淑嫒以往在她们头上作威作福惯了,如今因为赵弘润的关系,陈淑嫒越来越受到大魏天子的冷落,这让她们心中大感畅快。

    基于这件事,就算是被赵弘润头一个气坏了的刘淑仪,在沈淑妃亲自登门道歉后也是止不住地夸奖赵弘润。

    “妹妹说得哪里话,弘润这孩子本宫瞧着是挺好的。”

    说起来,刘淑仪乃皇三子『襄王』赵弘璟的母妃。很难想象,作为一位已出阁封王的三皇子的生母,刘淑仪竟无法压制陈淑嫒,可想而知当时陈淑嫒在大魏天子心中的地位。

    这一忙活,直到临近中午,沈淑妃这才与赵弘润回到凝香宫。

    “润儿,似乎你今日心情不错?……还是说,你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回到了自己的凝香宫,沈淑妃忍不住问道,因为她感觉今日的赵弘润似乎乖巧地有些不可思议,哪怕是她方才叫他向那些位后妃道歉,他也没有什么微词。

    “娘火眼金睛,孩儿哪敢打什么鬼主意啊?”赵弘润咧嘴笑道。

    “你呀……不好说。”沈淑妃招呼着赵弘润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好奇地说道:“昨日你出宫去哪了?跟为娘说说。”

    “呃,也没去哪。”赵弘润哪敢实话实说,半真半假地说道:“孩儿就是在朝阳街瞧了瞧,逛了逛。……那里好热闹啊,比宫内有趣过了。”

    沈淑妃闻言和蔼地叮嘱道:“宫外终归不比宫内,你凡事要小心。还有,你是皇子,不可做出什么有违本分的事来。”

    “知道啦。”赵弘润无可奈何地应了一声,随即拱手告别道:“娘,那孩儿先告退了。”

    “咦?不留在为娘的宫中用饭么?”

    “不了,我先去一趟六皇兄的阁楼。”丢下一句话,赵弘润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这孩子。……即边宫外甚是有趣,也没必要这么心急吧?”

    沈淑妃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误会了,她以为赵弘润是急着出宫,可事实上,赵弘润只是急着到六皇子赵弘昭的雅风阁而已。

    毕竟再过片刻,他那位六皇兄或许就会从宫学中返回。

    带着一帮宗卫急匆匆地来到雅风阁,果然,赵弘昭还未从宫学返回,寝阁内只有一群小太监在那例行打扫。

    “八殿下。”瞧见赵弘润,那些小太监连忙躬身行礼。

    “免礼,六皇兄呢?”赵弘润明知故问道。

    那些小太监不疑有他,恭敬地回道:“回禀八殿下,六殿下还未回来。”

    “哦……你们随意,我稍微留会,看看六皇兄是否早回。”

    赵弘润看似不经意地在殿内瞎逛起来,可实际上,他却是在寻找下一个目标,看看偷偷顺走哪幅画不至于引起他六皇兄的注意。

    没过一会儿,目标选定,赵弘润趁着那些小太监没注意,偷偷取下一幅画,迅速地将其卷好,藏在衣服里。

    “罢了罢了,看来六皇兄可能不会回来了,我出宫去了,明日再来。”

    “殿下慢走。”

    在一群小太监的恭送下,赵弘润满心欢喜地离开了。

    而他离开没过一会,六皇子赵弘昭便与他那一干宗卫回来了。

    “殿下,方才八殿下来过。”

    赵弘昭刚踏入殿内,便有一名报事的小太监汇报道。

    “弘润?”赵弘昭微微一愣,疑惑地问道:“他人呢?”

    “见等不着殿下,八殿下便回去了。”

    “哦……”赵弘昭微微皱了皱眉,感觉有些纳闷。

    毕竟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那位八弟赵弘润接连找了他两日,但是两人都错过了。

    “看来回头我去一趟文昭阁。”

    赵弘昭嘀咕道,毕竟出于礼数考虑,赵弘润已经来拜访过两回了,即便两人错过了,赵弘昭也有必要回访一次。

    想罢,他抬脚走向后殿,可没走几步,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并且举止怪异地后退了几步,满脸不解地打量四周。

    “殿下,怎么了?”他的宗卫费崴疑惑地问道。

    赵弘昭也感觉挺纳闷的,打量了四周半响,困惑地摇了摇头。

    『是错觉么?总感觉又有哪处有些不一样了……』

    摇摇头,赵弘昭自顾自地朝内走去。

    宗卫们面面相觑,均有些不解。

    而与此同时,在宫中换好衣服的赵弘润领着一帮宗卫们出了宫,顺道将他六皇兄赵弘昭的又一副作品换成了银子。

    故技重施在城中溜达了大半圈,直到感觉差不多甩到了身后的尾巴,赵弘润便领着沈彧、穆青、吕牧三人径直去了一方水榭,叫其余七名宗卫继续在城内遛弯,防止身后还有人盯梢,完了,就叫他们自顾自到酒肆吃酒去。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回再想见那位苏姑娘,赵弘润就不必再猜那什么谜了。

    他直接向一名龟奴自报了姓名,没过多一会,楼上翠筱轩的小丫环绿儿便噔噔噔地跑下来迎接赵弘润。

    可能是昨日那四百两银子起了作用,绿儿对赵弘润的态度明显改善了许多,这个财迷的小丫头一边将赵弘润迎上三楼,一边贼溜溜地打量吕牧肩上的那只背囊,待瞧见背囊鼓鼓囊囊,她这才满心欢喜。

    对此,赵弘润摇头表示无语。

    “小姐,姜公子来了。”

    绿儿通报了一声,随即屋内传来了苏姑娘的请声。

    进了屋,沈彧、穆青、吕牧三位宗卫还是坐在昨日的位置,盘膝抱胸,闭目养神。

    而赵弘润则惊讶地望着屋内的墙壁,因为他发现,屋内原本挂得满满当当的那些鹤图,全都被撤掉了。

    “那些画呢?”赵弘润好奇问道。

    苏姑娘闻言无奈地望了一眼他,幽幽说道:“亏得姜公子还问奴家……有姜公子所画的这只仙鹤在,奴家的拙画中那些凡鹤,哪还敢出来贻笑大方,早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嘿。”赵弘润嘿嘿一笑,低头一瞧面前不远处的小案,却诧异地发现这张昨日他们用来喝酒的案几,今日上面却没有预备酒壶、酒杯。

    赵弘润微微一愣,正要开口,却忽然听那位苏姑娘低声请道:“姜公子不放移步奴家这处,奴家已预备了酒水。”

    赵弘润闻言抬头一瞧,果然发现苏姑娘在她内室的那张案几上准备了酒水。

    除此之外,案几上还摆着一副棋盘。

    “昨日输得不服气?”赵弘润在她面对坐了下来,有些好笑地问道。

    苏姑娘闻言有些埋怨地望了他一眼,略有些惆怅地说道:“奴家自诩擅长琴棋书画,可昨日先是输了琴艺,后又输了画技,就连书法……奴家自忖也难比公子。于是今日就唯有搬出棋来,希望可以扳回一筹吧。”

    “自信满满嘛。”赵弘润望着苏姑娘,忽然不怀好意地说道:“要是我告诉你,琴棋书画我最擅长的就是棋,你还这么自信么?”

    『诶?』

    苏姑娘一脸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奴家不信。”苏姑娘想了半天,还是不能置信一个年仅十四岁的稚童竟然精通琴棋书画。

    “不信?那试试呗!……不过先说好,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望着赵弘润那依旧热切的眼神,苏姑娘不由地面颊有些羞红,低着头幽幽说道:“那……姜公子你说怎么办?”

    “我要你陪我喝酒……是真喝哦,可不是嘴唇沾一沾酒就算了事了。”

    “只是这样?”苏姑娘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

    “……”赵弘润愕然地盯着她看了半天:“你以为呢?”

    “奴家也以为是饮酒。”苏姑娘羞得白净的脖子都泛起了绯红,慌慌张张地说道:“既然姜公子如此自信,那奴家可执先手了。”

    “随意。……以免你输了不服,再让你三子。”赵弘润自斟自饮了一杯。

    『……』

    苏姑娘惊异地瞧了一眼赵弘润,眼珠一转,啪啪啪啪在棋盘四个角落的边星落了子。

    “你很诈哦。”赵弘润有些哭笑不得,随即摇摇头,笑道:“可惜还是无用功,你终归要输。”

    听着这狂妄的话,苏姑娘心中憋着气,打定主意定要让这个不晓得何谓谦逊的小子尝尝败北的滋味。

    于是她绞尽脑汁,全神贯注,每落一子前都要考虑很久。而在她面对的赵弘润,却仿佛只顾着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着她的美丽,几乎是毫不考虑地频频在棋盘上落子。

    可毫无天理的是,就这样最终竟然还是赵弘润取胜,而且还是以极大的优势取胜。

    『怎么会?』

    苏姑娘简直惊呆了。

    “喝吧。”赵弘润替她倒了一杯,端到了她面前。

    望了眼棋局,又望了一眼赵弘润,苏姑娘只好捧过酒杯,在赵弘润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捧着酒杯一点一点地将杯中的酒水饮尽。

    可能她真的不善饮酒,以至于明明只是一杯淡酒,她的面颊上便泛起了一层嫣红的酒晕,一双美眸亦变得更为柔情似水,更具魅惑。

    望着这一幕,赵弘润由衷地感慨,美人醉酒,这果然堪称是世上难得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