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十五章:陈淑媛
『PS赵弘润:为本书首位舵主“群青的虹轮”加更,且看本殿继续作死。』

    陈淑媛,乃大魏天子赵元偲平日里最为宠爱的几位后妃之一。

    据说此女十六岁送入宫内,十八岁时承蒙大魏天子的垂怜,之后在皇宫内的地位逐步上升,以至于如今年仅二十二岁便已获封『淑媛』的妃号,隐隐已成为『九嫔』之首。

    纵观整个大魏皇宫,地位在她之上的天子皇眷就唯有皇后与贵妃、贵嫔、贵姬这『一后三夫人』而已。

    而不可思议的是,陈淑媛至今还未给大魏天子生下一儿半女,一个尚未为赵元偲诞下任何血脉的女子,竟然能坐到『淑媛』的位置上,不可否认,赵元偲对此女的确颇为恩宠。

    比较下来,沈淑妃明明生下九皇子赵弘宣,又是八皇子赵弘润的养母,其地位不过是『淑妃』而已,与未生子嗣的陈淑媛竟然相差整整两个等阶。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淑媛仗着有天子恩宠,在宫内行事向来是肆无忌惮,甚至连皇后与三位贵夫人也不放在心里。可能在她看来,如今大魏天子就这般宠爱她,一旦她为天子生下一位男丁,或许地位能取代皇后也未可知。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因此陈淑媛在宫内除了大魏天子外,无论是谁的话都不买账,有几次甚至公然顶撞皇后,而事实证明,有赵元偲的庇护,大魏皇后还真奈何不了她。

    天子的偏态,让陈淑媛越发娇蛮,明明岁数比宫内大部分的妃子都要小,却总是摆着一副“大姐”的姿态,威逼利诱联合众嫔妃们对付皇后。

    至于沈淑妃,尽管她是八皇子赵弘润与九皇子赵弘宣这两位皇子的母妃,可因为以往这两位年幼的皇子平凡无奇,并没收到赵元偲的宠爱,并且沈淑妃本人也不擅长勾魅天子,兼之身体状况又不好,曾经好几次让天子感觉扫兴。因此久而久之地,大魏天子赵元偲也就不怎么再到凝香宫中去了。

    用陈淑媛以往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毫无情趣可言的半老徐娘领着两个没什么出息的皇子,这种后宫妃子也值得花精力对付?

    正因为带着这种高傲的偏见,因此陈淑媛以往根本没有将沈淑妃放在眼里,可没想到的是,最近她那个大儿子赵弘润也不知是怎么了,令人颇感惊愕地得到了大魏天子的器重,哪怕此子将整个御花园几乎搅地乱七八糟,天子也并未责罚他,反而哈哈大笑着传令宫内的太监,无论八皇子赵弘润将御花园搅和成怎样,都不许阻拦。

    天啊,陛下这是怎么了??

    而更让陈淑媛感到气愤的是,她逐渐感觉在大魏天子的心中,八皇子赵弘润的母妃沈淑妃,此女的地位逐渐上升,据宫内太监所传递的消息,这半个月里陛下竟然有六七个晚上在沈淑妃的凝香宫过夜,哪怕沈淑妃身子虚弱并不能侍奉房事,那位大魏天子也乐此不疲。

    听到这个不可思议的传闻,陈淑媛简直难以置信,仔细想想,她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必定是那个沈淑妃使用什么见不得人的小伎俩蒙骗了天子。

    她可不相信那什么八皇子赵弘润,一个素来在宫中风评顽劣不堪的皇子能有什么值得大魏天子器重的,又不是『麒麟儿』赵弘昭。

    于是乎,陈淑媛打定主意想教训教训那个沈淑妃,压一压她的气焰。

    也难怪陈淑媛会决定这么做,因为她如今的崇高地位皆来自于大魏天子赵元偲的宠爱,若是赵元偲不再向以往那样隔三差五都到她的『幽芷宫』过夜,她在宫内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到时候,非但众嫔妃们不会再甘心听命于她,恐怕当初得罪过的皇后就会第一个站出来故意为难她,毕竟至今为止,她陈淑媛仍只是一个靠着大魏天子宠爱获得崇高地位的妃子,根本没有母凭子贵的资本。

    这也是她想方设法与皇后争宠,却始终不能取代皇后的原因,毕竟皇后生下了太子赵弘礼,而她,却没有为赵元偲诞下任何子嗣。

    因此,适时地向宫内的皇眷展现一下当今天子对她的宠爱,这种看似狐假虎威的做法实际上却是维持目前地位的最佳手段,而沈淑妃这种软柿子,自然是最合适的敲打对象了。

    陈淑媛万万没有想到,她欺负了沈淑妃,沈淑妃那个在她眼中顽劣没什么出息的大儿子赵弘润,会在当日下午就带着一帮人来找她麻烦。

    “淑妃娘娘,八殿下求见。”

    当贴身宫女向陈淑媛报讯时,陈淑媛正在寝宫的卧居梳妆打扮,因为据她猜测,今日大魏天子赵元偲十有八九会到她的幽芷宫来。

    陈淑媛并不是傻子,她当然晓得,她今日去欺负了人家沈淑妃,依着大魏天子如今对那八皇子赵弘润的重视程度,肯定会来询问她原因。

    到时候嘛,她向天子撒撒娇,采取温柔攻势,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再不济,赔给那沈淑妃一只不值钱的瓷罐不就得了?反正说起来,就是说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才赔给沈淑妃的,如此一来,于她陈淑媛的颜面无碍。

    顶多付出赔一个瓷罐的代价,一来敲打了沈淑妃,遏制了她的气焰,二来又使得天子回到她这边,何乐而不为?

    不得不说陈淑媛想地很好,可她偏偏就就忽略了考虑赵弘润对此的态度,以至于当从贴身宫女口中听说赵弘润带着宗卫来拜见她时,她着实愣了好一会。

    “他来本宫的寝宫做什么?”

    跪在地上的贴身宫女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娘娘,莫非是来寻事的?……您想呀,您上午刚去凝香宫教训了沈淑妃,下午她大儿子就带着人来咱们寝宫,这事岂能是巧合?”

    陈淑媛闻言两道秀眉微微一凝,颇有些错愕地喃喃说道:“那个顽劣的小崽子,真敢来本宫的寝宫?”

    唔,或许,陈淑媛不是没有考虑过八皇子赵弘润的态度,只是她小瞧了这位八皇子的胆量与气魄,没料到这位皇子殿下竟然真的有胆子找上门来。

    因为在她看来,她陈淑媛可是大魏天子宠爱的女人,算起来那可就是那赵弘润的长辈,一个皇子就算再怎么样气愤自己母妃被人欺负,也不敢冒犯闯到长辈的寝宫来吧?顶多跟天子抱怨抱怨。

    “此子眼下在哪?”

    “就在大殿里坐着,还命令娘娘的人给他奉茶……”

    “这么没规矩?”

    “岂止是没规矩?赵弘润自己闯进来就算了,他十个宗卫也擅自闯进宫内……”

    “……”陈淑媛皱了皱眉。

    要知道在大魏宫内,除非得到寝宫主人的允许,否则除了当朝天子以外,一般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不得擅自闯入,否则就是惊扰后宫皇眷的重罪。

    『要见么?』

    陈淑媛稍稍有些心虚,毕竟这件事因她而起,如今苦主的儿子找上门来了,她心中难免也有些慌神。

    定了定神,陈淑媛沉声说道:“你去告诉赵弘润,本宫没工夫见他。”

    “不行啊!”宫女急切地说道:“那赵弘润说了,若是娘娘不见他,他就将咱们的幽芷宫砸了!”

    “什么?他好大的胆子!”听到这番话,陈淑媛心中大怒,咬着银牙恨恨说道:“好,本宫倒是想瞧瞧,他赵弘润究竟哪来的胆子,敢砸本宫的幽芷宫!”

    一听陈淑媛准备出面接见赵弘润,那宫女满脸担忧之色,小声提醒道:“娘娘,赵弘润那些个宗卫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一看就知准没好事,娘娘不如派人知会宫内巡逻的禁卫……”

    “不必了!殿外不就有众郎卫值守么?……本宫就不信了,他赵弘润胆敢当着众郎卫的面,公然行凶!”

    说着,陈淑媛也顾不上梳妆打扮了,披上披霞,带着那名贴身宫女朝幽芷宫前殿而去。

    而此刻在幽芷宫前殿,八皇子赵弘润果然如那名宫女所言,毫无顾忌地坐在殿内,在他身后,十名宗卫一字排开,一个个双手环胸,面色冷峻,一看就晓得是来找茬的。

    唯独赵弘润神色依旧,一边喝着茶,一边用眼睛打量着殿内那些战战兢兢的宫女们,挑肥拣瘦般地暗自评价着。

    忽然,赵弘润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正主来了!』

    他轻哼一声。

    果不其然,伴随着那阵急促而轻盈的脚步声,披着一身华贵披霞的陈淑媛沉着脸从殿后转了出来,一见赵弘润,便毫不客气地呵斥道:“方才是何人夸口要砸本宫的幽芷宫?!”

    『啊……还真是个美人啊,难怪那位父皇大人如此宠爱她……』

    赵弘润撇头扫了一眼露面的陈淑媛,他发现此女果真是生得国色天香、艳丽无比,更难得的是,此女天生就有一双仿佛能勾人心魄的眼睛,难怪如此受宠于大魏天子。

    『只可惜内不如外……』

    轻哼了一声,赵弘润重重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锐利的眼神冷冷扫向陈淑媛。

    “是本殿!”

    还别说,有十名宗卫为他站脚助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的是气势如涛,一下子就镇住了陈淑媛。

    “你……”陈淑媛惊住了。

    『这……这真的是一个年仅十四岁的顽劣皇子能具备的气势么?』

    陈淑媛的心砰砰地加速跳动起来,因为她感觉这赵弘润冰冷的眼神,真的很酷似大魏天子赵元偲,那种根本未将对方放在眼里的肆无忌惮的眼神。

    『快去请禁卫!』

    陈淑媛暗自向自己的贴身宫女施加一个眼神。

    女人天生的直觉使她立马意识到,对方绝不只是一介顽劣的年幼皇子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