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六十八章 符成
    两人下了车,走进别墅内,孟丰刚好朝这边望过来,看到秦宇和莫咏星两人一起进来,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孟伯伯好!”莫咏星迎上前去礼貌的对孟丰开口说道。

    “小星啊,怎么?你和秦师傅认识?”

    孟丰感觉脑袋有点不够用了,如果秦宇和自己女儿真有关系,瞧那殷勤劲,就整个新女婿上门的态度,而莫家想让莫咏星和他女儿订婚的想法他心里也是跟明镜似的,按理说这两人应该是竞争关系,怎么回走到了一起?

    “我和秦宇啊,认识有一段时间了。”莫咏星的话告诉孟丰,他和秦宇之间是私人关系,和莫家无关。

    “你们先聊,我进书房去了。”秦宇提着木盒,给两人打了个招呼,就快速的朝着书房走去,时间紧迫,他必须要抓紧了。

    “喂,你去书房干嘛?”莫咏星就想跟去,却被孟丰给拉住了,一把拉着他的手说:“秦师傅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来,你陪我去下盘棋。”

    这搭建高台的事情,自然不用孟丰去动手,这眼下干等着也是无聊,莫家小子来了也好,正好可以陪他下棋打发下时间。

    “孟伯伯,你别拉我啊,我陪你去下棋还不行嘛。”莫咏星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孟伯伯和他老爹的关系不错,两人经常在一起切磋棋艺,有时候莫咏星也会被拉去陪上几盘,只是这两位的棋艺就和人一样,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莫咏星大开大合的下法就感觉像一拳重重的打在棉花团上,使不出力来。

    一盘棋下到最后,往往是他被杀的丢盔卸甲,而且这两位还很残忍,不把所有的棋子杀光,坚决不肯将他的军,还美曰其名:“步步为营,防止他翻盘。”

    你见过只有两个士或者一个相的还能翻盘吗,连河界都过不了,他拿什么去翻盘,这两位估计就是有虐人的倾向,莫咏星每次被杀的精光后,都会在心里腹诽一遍,而且他现在只要碰到这两位闲下来,那是有多远就躲多远,那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棋子被人家一步步蚕食的感觉可真不爽。

    莫咏星有一次火气也上来了,不是想杀光我的所有棋子再将军吗,我就不让,我不要将军了,你将军就去将吧,我只要保住我其它的棋子就行了。

    莫咏星的下法很光棍,只是碰到两位棋艺高手,结局注定是残酷的,车马炮一摆,直接封死了所有的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棋子被蚕食,而将军还安然无恙,这是**裸的羞辱啊!

    莫咏星将会受到什么虐待,秦宇无心去理会,进了书房把书门给锁上后,秦宇就把追影拿出来问道:

    “追影,我现在是念力跟不上这偷天符的消耗,你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

    “咿呀!”追影的声音在秦宇脑海中响起,紧接着秦宇就感觉一股庞大的能量从追影的剑柄处顺着他的手臂涌入体内,瞬间把体内因为画符而消逝一空的念力给补满了。

    秦宇的双眸闪过亮光,追影竟然能给他提供能量,竟然能直接转换成他的念力,这一点是诸葛内经中没有提到的,有了追影的帮忙,秦宇画出偷天符的成功率就要大了许多。

    把追影放在书桌左边,左手按着,右手提起狼毫笔,秦宇再次凝神静心,唰!唰!唰!

    一口气把偷天符的图案给画了出来。

    没有了念力不济的缺陷,秦宇只感觉画笔如有神一路畅通无阻,最后提笔观看,符箓上的黄芒闪现,只是这黄芒才出现刹那,又消失了,却是又失败了。

    对于失败,秦宇并不失望,只要解决了念力的问题,画偷天符和画镇煞符之类的一样,多画几次,总有成功的机会。

    一张不行,换一张,书桌上的一叠空白黄表逐渐减少,反观另外一边,失败的符箓也已经堆到了一寸高度,饶是有静心符的加成,秦宇脸上的汗滴还是不停的落下。

    而且追影提供过来的能量也开始慢慢的减弱,这么多张画下去,显然不止秦宇一个人消耗巨大,追影也是有点后继乏力了,涌进秦宇体内的能量没有一开始那么多了。

    “再坚持一会,我已经找到感觉了。”秦宇给追影打气,也是再给自己增加信心。

    “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能遣之者: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无,唯见于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

    最后一个静字出口,秦宇背上的静心符再次光芒大甚,清凉的气息瞬间冲至脑海,赶走了所有的疲惫。

    秦宇刚念的这一段咒语来自道家的清静经,有着宁神静心的作用,另外还有催化静心符的功用,可以把静心符所蕴含的全部能量一次姓给催发了出来。

    秦宇静默不动,闭上眼睛,静静感悟脑海中偷天符箓的图案,三级符箓已经带着一丝神韵了,形像神不像,是不可能画成功的。

    “大道五十,遁去的一,时机轮转,借天以一,窃得时运,归来得一。”

    秦宇在脑海中勾勒出偷天符的一笔一画,只见道道黄芒于脑海中闪现,随着秦宇脑海中的最后一笔勾勒出来,整个偷天符的图案与诸葛内经中的图案重合在一起。

    “唰!”

    于此同时,秦宇双眸睁开,毫不犹豫的举起右手上的狼毫笔,一笔画下,道道黄芒跟随流转,一股道韵跃然于黄表纸上。

    “偷天符成!”

    最后一笔落下,秦宇一声清喝,凝目观去,只见黄表纸上的黄芒离纸一寸,在空中组成一个道字,浮现了足足有三秒之久,才慢慢消散。

    “三级符箓又被称为道符,原来是因为这个道字。”

    看着消散的道字,秦宇恍然大悟,诸葛内经中的符箓篇把所有三级符箓的名称后面都加了一个道字,比如这偷天符又叫偷天道符,原来是这个原因,看来判断三品符箓是否成功的标准就是看最后有没有道字浮现出来。

    “咿呀!”

    在秦宇还在思考的时候,追影的稚嫩声音在秦宇脑海中响起,声音中带着一丝欢悦,他跟随了诸葛先生多年,对于这三品符箓是不是成功了,自然是一目了然,看到道字出现,就知道秦宇这次是画成了。

    “这次真是要谢谢了你。”

    秦宇抚摸着追影的剑身,轻声感激,这次要没有追影提供的能量,凭他自己是根本不可能画成功的,看来他把一些事情想得太当然了,以为三级符箓和二级符箓一样,差点犯下大的错误,由此秦宇也可以肯定,后面几级的符箓更是难上加难,没有相应的境界根本就不用去想了。

    “咿呀,咿。”

    …………

    等秦宇从书房下来时,他就看见大厅内表哥张华和他未来老丈人正在茶几上摆着棋盘在下棋,而莫咏星则一脸精神奔溃的模样,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好像身心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一般。

    “秦宇,你总算下来了。”莫咏星是仰着头的,所以是第一个看到秦宇从二楼下来的,有气无力的开口。

    “小宇,你弄好了啊!”

    听到莫咏星的话,张华脸色一喜,赶忙趁机站起身来,朝秦宇这边走来,他是一刻也不想再下这棋了,先前莫咏星和孟书记在下棋的时候,他在一旁观看,还看的津津有味,总觉得是莫咏星的棋法太臭了,竟然盘盘被杀个精光,换做他至少不会输的那么惨。

    莫咏星在又输了一局的时候,瞥见张华脸上的神情,眼珠转了个圈,就笑嘻嘻的把位子让开,开口对张华说:“你陪孟书记下几盘,我休息一下。”

    刚好孟书记也没有拒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张华,张华心喜也没有客气,直接做到了莫咏星的位置上,这象棋只要是国人就没有不会的,张华自小就与自家老爹切磋棋艺,自认棋艺不差,对于莫咏星的臭棋艺早就看不下去了,而且和省委书记在一起下棋,将来也是说出去倍涨面子的一件事情。

    第一盘张华还想着留一手,就负责防守,抵抗一番再假装失算让孟书记取胜,只是现实往往是出乎他的意料,紧紧十分钟不到,他除了一匹马,所有能过河的子都会孟书记给吃了,结果就是他步了莫咏星的后尘也被杀了个精光。

    第二盘,张华主动进攻,只是却陷入了孟书记设计好的陷阱中,双车加两炮才换来了对方的一车一马,结果自然和上盘没区别,只是多撑了五分钟而已。

    第三盘坚持了二十分钟,第四盘坚持了二十分钟,第五盘,张华举棋子的手都在颤抖,每次举起棋子抬头看到孟书记一脸的笑眯眯,心里就是一颤一颤的,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看到他做下去时,莫咏星脸上会流露出解脱的神态和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这是纯粹的自己找虐啊,每下完一盘打算开口说不下了的时候,孟书记就会笑眯眯的鼓励道:“不错,比上盘进步多了,来来,再下一盘。”把他想说的话全部给堵回去。

    现在看到表弟下来,张华几乎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第一次感觉表弟是那么的亲切,就差抱着秦宇啃两嘴,握住他的手,深情的说一句: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来了。”

    ps:打个广告,九灯的书友群欢迎大家加入,群-号在作者信息里,现在群里很热闹,有大爷也有小妞,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群里的人:

    菩提树下,一位猥琐的大爷手里牵着一位清纯的小妞,前方一只野狐正悠哉悠哉的漫步,身后是深不见底的龙潭,足可以让一个人在里面潜水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