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六十五章 引龙
    再次进入景秀区,门口的武警只是扫了一眼车内的秦宇和张华便放行了,显然是接到了孟丰的指示。

    “秦师傅,真是麻烦你了。”孟丰这回倒是在门口处迎接秦宇二人,只是看向秦宇的眼神总是有那么一丝怪异。

    刚接到秦宇的电话的时候,让他奇怪了许久,这才前脚刚走,后脚就来,这年轻人未免也太殷勤了,比他本人对这事都要上心,对方明显不是因为他的官位变得这么殷勤,想到这孟丰更加确定,眼前这小伙子和他女儿应该是有什么关系。

    “孟书记客气了。”

    秦宇提着袋子跟随孟丰进了别墅内里,却没有走进大厅,而是在楼前停住了脚步,对孟丰开口:“孟书记,我电话和你说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小张去把那些东西搬出来。”

    小张,就是负责保护孟丰安全的警卫员,绝对可以说是孟丰的心腹,这种事孟丰也没有打算瞒他。

    不一会,小张就从大厅内搬出一张深漆色的雕着龙纹花木的香案,放在了花园秦宇指定的位置上,然后默不作声的站一边,作为警卫员,他们的第一要领就是多做少说,有些事永远烂在心里。

    秦宇把无垠水,阴阳镜摆在香案上,又点燃三支高香插于香炉之中,桌子上早已放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孟丰的生辰八字。

    秦宇看了下天色,残阳西坠,正是酉时三刻,所谓酉时,鸡鸭进窝,喝酒吃饭,这是一天之中的一个转折时段。

    “这桶水是来自这小区河里的吧。”秦宇指着不远处的一桶水问道。

    “恩,按照秦师傅的要求,小张刚刚去那河里装的。”孟丰点了点头。

    “表哥,咱俩把这桶水抬到这中间来。”秦宇招呼了张华一声,别说,这桶看着不大,倒还挺重,也有个百来斤,靠他一个人还真不一定搬得动。

    做完这一切后,秦宇将未来老丈人的生辰八字默记在心里,把红纸放在香上点燃,直接给投进水桶之中。

    “把龙龟玉雕的碎片给我端来,接下来你们不论看到任何东西,都不要出声,也不能发出动静。”

    秦宇接过警卫员小张递来的一个盘子,上面摆的正是龙龟玉雕的碎片,从中挑出来一块体积较大的碎片后,其他的又全部投入水桶之中。

    交待完最后一句话后,秦宇走到香案前,一把抓起三柱橙黄色的低香,反手一扣,一手掌心朝内,一手掌心朝外,两手的中食指抵住低香,朝着案台拜了三拜。

    这种特殊的拜法,是有讲究的,叫做“引拜”。看过港台林正英大师电影的人就会发现,林正英在电影中每次开坛做法之时都会燃香祭拜,而他所用的手法正和秦宇现在的手法有点相似。

    秦宇所燃的这三柱低香,也和一般人拜神佛用的香不同,这叫引龙香,是沿海人们拜祭龙神祈祷风调雨顺时才会使用的特殊低香。

    将引龙香插在香炉上后,秦宇深吸了一口气,掉转身体,朝着门外方向,体内念力流转,朗朗开口:

    “四方后土龙神在上,今燃得引龙香三柱,请潜龙出来一见。”

    风平浪静,现场没有一丝异常,秦宇的眉头又皱紧了一分,再次喊道:

    “请潜龙出来一见。”

    一旁的孟丰,张华,还有警卫员三人都疑惑的盯着秦宇,不明白秦宇是在对谁说话。张华想出声问下表弟在弄什么,可又想起表弟先前交待的,只能看不能弄出动静,只好又憋了回去。

    “表哥,把袋子里我叫你买的红毯铺在这水桶前面。”

    两次喊叫没有动静,秦宇招呼了表哥一声,自己则是走到香案前,一把拿起香炉,拔出插在上面的香,将香炉里的香灰全部洒向已经铺好在地上的红毯中。

    同时,秦宇右手中指和食指的指头抹上一片香灰,来到水桶前,两指一划,凌空在水面上写着什么。

    “四方后土龙神,今潜龙不出,怨气不消,孟氏子弟,阻碍龙升,本应天罚,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悲悯世人,恳请后土龙神引路,引潜龙现身。”

    身字说完,秦宇的手指划动也戛然而止,与此同时,水桶中的水快速旋转起来,犹如一个小型漩涡,哪怕是站在一旁较远的孟丰三人,也都能听到那水流快速转动发出来的声音。

    整个水桶剧烈的晃动起来,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满满的一桶水竟然没有溅出来一滴,看到这一幕,秦宇松了一口气,又转身朝着大门方向一拜,才开口道:

    “三尺迎龙毯已铺,三柱引龙香已燃,恭请潜龙现身。”

    这回,秦宇的话音刚一落下,平地狂风起,香案竟然都被吹得咯吱作响,一旁的孟丰,张华,也都被狂风吹的快睁不开眼睛,倒是那警卫员小张,只是刚一开始摇晃了一下,旋即就恢复了正常,前往走了两步,刚好挡在孟丰的前面。

    “吗的,这潜龙的怨气还真大。”秦宇心里暗骂了一声,这道狂风正是那潜龙搞的名堂,对方想把这香案给吹翻,明显是没打算放过他未来老丈人了。不过这样也说明,这潜龙没有胎死,只是错过了腾升的机会,心有不甘,还不算最坏的结果。

    “冤冤相报何时了,此间主人也是无心之故,何不就此化去怨气,从此尘归尘,土归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咳咳……”

    “砰!”

    秦宇话没未说完,整个香案被彻底的给吹倒了,横倒在地上,水果祭品洒落一地,一口猛风还直接灌进他的口中,秦宇被风呛得忍不住咳嗽出声。

    “好话给你说尽,你要是还不愿放过此间主人,那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明曰就去请回来一座玄武神兽石像放置于此,将你永久镇压在这里。”

    秦宇脸上也露出怒色,这潜龙还登鼻子上眼了,纠缠不休了,它现在还只是头潜龙,还未腾飞,真要搞个鱼死网破,秦宇也不是没办法。

    “轰!”

    狂风加骤,吹得秦宇的衣袂哗哗作响,风声中隐约还夹杂着一两声怒吼声,让一旁的孟丰,张华和警卫员三人脸色大变。

    只是秦宇丝毫不理会这些,目光仍然紧紧的盯着门口方向,良久,举起右手就要朝水桶中的水插下去。

    只是就在秦宇的右手即将到达水面之时,狂风突然散去,和来时的毫无征兆一样,这消失的也是很突然,要不是这花园花草斜倒一片和香案倒下的满地狼藉,孟丰三人几乎都要怀疑刚刚是不是真的起了风。

    “看来不管怎样,这做人还是不能太软弱啊。”秦宇吁了一口气,他和潜龙之间的交流,这水桶之水是媒介,刚他要是把手放进水桶之中的话,就是破坏了这媒介,也就代表着两者的交流结束,谈判破裂。这潜龙在秦宇手离水面还有最后的一点距离突然不再作怪,看来也是真怕秦宇打算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大门已开,龙神引路,你自己进来吧。”秦宇瞥了眼门外,随意的说道,态度比先前强硬了许多。

    孟丰几人听到秦宇的话,全部转头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方向,难道这潜龙真会从大门进来。

    “咚!咚!”

    那犹如巨兽在大地上行走的脚步声传到了孟丰几人的耳中,几人感觉到就连脚下的土地都跟着震动起来,而且这声音越来越重,震动也越来越明显,三人只感觉一阵狂风刮过,随即那脚步声又消失了。

    秦宇看了眼迎龙毯,上面有几个清晰的五爪脚印,当然看到这脚印的除了秦宇,孟丰三人也看到了,三人互相望了眼,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潜龙真的来了?”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只是秦宇交待了不能出声,只能通过眼神来交流,这一刻三人之间没有官位地位之分,就是一个充满疑惑和好奇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