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十九章 战队
    “哟,是任局啊,这是办什么大案子啊,这么劳师动众的,在审讯犯人吗?”

    一位和任远彭一样肩膀上有三颗星星的中年警官走了过来,一脸的笑呵呵。

    “老梁,这不刚抓到了几个纵火案的主谋,不但不交待事情,竟然还在警察局里公然袭警!”

    任远彭开口解释了一下,他口中的老梁就是局里的梁副局长,在他没有调来县局之前,梁副局长是公认的局长接班人,不过被他横插进来后,那梁副局长也识趣,主动退出了竞争,平时见自己都是笑呵呵的,任远彭也就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

    “袭警,这可是太无法无天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胆大!”

    梁副局长一脸的震惊,朝审讯室里望去,当目光停留在莫咏星身上时,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神彩,良久才出声道:“就这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敢袭警?”

    “谁说我们袭警的,是这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就想动手脚,再说我们最多只是有嫌疑而已,凭什么连个电话都不能打!”

    秦宇不管这出现的警官是什么来头,不过眼下是一个好机会,他可不能任由那任远彭把什么屎盆子都往自己几个人头上扣。

    “任局,这几个人还只是嫌疑,没有证据?”

    梁副局长仿佛很吃惊的样子,任远彭看着不爽,警察办案很多时候都不需要讲什么证据,这老梁又不是不清楚这中间的道道,至于这副神情嘛!

    “既然只是调查一下,人家想打电话也是可以的嘛!”

    梁副局长语气一转,一干警察全部惊诧的望向他,这梁副局长是怎么了,看不出来这几个人是任局想要整的吗,没理由啊。

    任远彭也是纳闷,这老梁今天是怎么回事?平时在局里对自己一直是笑呵呵的,一个老好人的表现,今天怎么感觉像是要来拆他台似的。

    “哼,就算纵火案暂时没有证据,这袭警总是真的吧,就这一条就可以治他们了。”

    任远彭此刻决定等这次换届当上公安局长后,一定把这老梁给发配到一边去,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梁副局长已经在向他的局长位置发起了挑战,而面前的几个人就是梁副局长的筹码,准确的说是莫咏星。

    “这个,说他们袭警也要有证据吧,要不把审讯室的录像调出来看看?”

    梁副局长一脸的笑眯眯,到了这个时候他知道他没有退路了,如果这次不能借这件事情把任远彭给打垮,以后县局将没有他说话的位置。

    审讯室的一些猫腻,当然这么多年的警察,他清楚的很,有些时候在审讯时,往往会去把监控的摄像头给关掉,他笃定任远彭想暗中使用一些手段,没有打开审讯室的摄像头。

    “老梁,你这是什么意思?”

    任远彭要是还看不出梁副局长已经撕开脸和他当面对着干了,他也就混不到副局长这个位置上,虽然不明白梁副局长为什么会蹦出来,不过他隐约觉得似乎是和里面的人有关。

    “别都在门口废话,把我的手机给我拿来!”

    莫咏星也看出这后来的梁副局长和任远彭不对付,他直接朝门口喊道。

    “哎,这是你们几位的手机!”

    一位警察听到声音扒开众人,手上拿着三个手机,快步的交还给秦宇三人。

    “王明,你怎么回事,还有没有组织纪律了,怎么可以随便把手机给他们。”

    原来这进来送手机的警察,不是别人,正是那小队长王明,王明回转头,脸上露出虚伪的笑容,看到任远彭铁青的脸色,一咬牙说道:“任局,他们还只是有嫌疑而已,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根据规定是可以允许打电话的。”

    赌上前程的不止是梁副局长,王明也把自己的未来压了上来,成功了,梁副局长上位,自己也跟着进步,失败了,恐怕等待自己的将是任远彭愤怒的打击。

    嘶!

    这梁副局长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在场的警察都看出来这次梁副局长的出现不是偶然,这局里两位最有权力的副局长终于撕破脸皮,开始争斗了起来。

    不过众人疑惑的是梁局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机出来,明眼人都看出里面的三人袭警了,哪怕任局没有证据贸然审讯人家违反规定,可你想去包庇袭警的三人,这难度太大了。

    “老梁,你好样的啊!”

    任远彭阴测测的对身边的梁副局长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你忍耐不住跳了出来,不过这三个人袭警的事实是有目共睹的,你想捞他们也要你有这个本事。”

    “哼!”

    梁副局长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任远彭,他现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莫咏星拿着手机的手,刚刚他就和王明偷偷瞧过莫咏星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发现上面果然有市局局长办公室的通话记录。

    “快给大老板打电话吧!”

    这一刻,梁副局长和王明都目光炯炯地盯着莫咏星,心里都在呐喊!

    “喂,是王秘书啊,嗯,是我啊。我在哪里?我现在在警察局里呢,人家把我当纵火案的主犯给抓了起来,还冠上袭警的罪名……行,好的,那我就在这等你。”

    莫咏星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秦宇倒是打通了王秘书的电话,接听完秦宇的电话,王秘书不敢怠慢,赶忙进入县长的办公室汇报情况,要知道秦宇可是县长的座上宾而且现在还在帮县长处理祖坟的事情,要是惹得他不高兴,一挑担子,甩手离去可就遭了。

    “这张更良的公安局长是怎么当得,秦大师今天才从铜钹山出来,怎么会和纵火案有关!把后面的一个干部会议延迟,你随我去公安局一趟,另外打电话通知张更良。”

    郝建国听完汇报后,也是一脸的愤怒,秦宇可是在为他祖坟的事情在铜钹山忙碌了好几天,这刚从那边出来就被警察局给抓进去,这让他这个县长怎么给人家交待,当下直接出了办公楼,下面奥迪车司机已经启动,郝建国钻进车内,汽车朝着公安局的方向快速驶去。

    “王秘书?”

    秦宇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降低声音,在场的警官都听得一清二楚,不过最明白的还是莫咏星,他是知道秦宇最近处li县长祖坟的事情,也知道秦宇的电话是打给谁的。

    想到这,莫咏星没有着急的打电话出去,倒是目光饶有兴趣在众人脸上打转,不过众人现在都没有注意到他,更多人都想着这个电话里的王秘书是谁。

    公然袭警后,还敢大刺刺的打电话,如果不是傻子,就说明这电话里的那个王秘书很有来头,这其中梁副局长和任远彭的脑子转的最快,开始把县里的一些担任秘书职位的人的名字在脑海放映一遍。

    “难道是县政斧办公室主任王处长,县长的秘书。”

    梁副局长的瞳孔急骤收缩,他在县里呆的时间长,对于县里的一些头头脑脑要比任远彭清楚的多,这一会便反应过来,要说县里有实权的王姓秘书就只有这一位了,再一联想到秦宇电话里直接称对方为王秘书,这人难道是与县长有关系?不然一般的人,都会称呼王秘书为王处或者王主任。

    “也对,都是这么的年轻,能处在一起,肯定都是有来头的。”

    梁副局长联想到莫咏星手机上的大老板号码,这回老脸上的笑容更甚,光县长就够这任远彭喝一壶的了,加上大老板的话,他的胜算就更高了。

    任远彭的反应也只比梁副局长慢了一会,一张脸暗了下来,心想:“怪不得老梁敢跳出来,原来这年轻人背后靠着县长啊,这么看来这件事不好处理了。”

    不过任远彭也没有多担心,公安系统有着他的特殊姓,虽然地方领导有权管辖,不过掌握他们命运的还是市里的市局领导,再说他背后靠着县委书记,he县长本就不是一路的,弄不好书记知道自己动了县长的人,还会暗中嘉赏自己呢。

    “都站在这里干嘛,这里是菜市场啊。”

    秦宇电话打过后没多久,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一位头发半白的警察走了过来,语气不善,站在审讯室门口围观的干警赶忙散开,这位正是县局的局长张更良。

    “张局!”

    任远彭和梁副局长同时出声喊道,不过张更良没有理会两人,径直走进审讯室,出声问道:

    “你们谁是秦宇?”

    “我是秦宇,你是?”秦宇疑惑,这位警官他不认识,不过看模样似乎挺有地位。

    “我是县公安局的局长!”

    张更良听到秦宇答复后,脸上露出笑容,快步走到秦宇跟前,伸出双手想要握住秦宇的手,不过却发现对方的手被手铐给扣上了。

    “这怎么搞得,谁乱上的手铐!”

    张更良回头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警察,其中一位赶忙递来钥匙,张更良亲手把秦宇手上的手铐解开,笑道:

    “秦先生,这次的事不好意思,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作为一个局长给人家亲自解开手铐,还要陪笑脸,张更良的心里也在骂娘了,这任远彭惹出来的事情却要他出来圆场,要知道刚刚县长电话打给他什么话都没说,就训斥了一顿,他张更良好歹也是一位局长,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被县长给指着鼻子批评了一顿,他找谁说理去啊。

    解开了秦宇的手铐,张更良又来到阿龙面前,阿龙疑惑地瞧秦宇望了一眼,后者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这才把双手伸起,让对方把手铐解开,不过到了莫咏星那,张更良却吃了一个蹩,莫咏星压根就没理他,气极反笑道:

    “别给我开锁,这锁不是那么好开的,不给我拿出个处理结果来,这事还没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