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1775章 失败道器

    即便是他们与苦心皇者略略熟悉,也忐忑不安。

    杀了俞洪,是惹下天大麻烦了,希望苦心皇者听取真相后,能够通情达理,不要恶意刁难天兰府。

    兄妹二人眼神交流,准备说辞。

    苏羽却淡淡道:“用不着,他已经来了。”

    苏羽望了眼俞洪怀中跌落的命牌碎片,再抬眸望向天际。

    天健兄妹感应不到,他却感知到了一股绝强的气息急速压近。

    应当是察觉到弟子俞洪已死,盛怒而来的苦心皇者。

    “什么?来了?”天健兄妹心底一突,慌乱中措辞都没完全想好。

    啾——

    天际深处一连串火焰若隐若现,并爆发出刺耳的音爆。

    那是某种强横到极限的生灵,急速赶来。

    两兄妹更加慌乱,眼睁睁看着火焰直冲天兰府。

    “何人杀了本皇爱徒!!”

    轰——

    火球以爆炸之势轰然坠落,制造的高温冲击波,瞬间将天兰府毁灭小半。

    上百族人在冲击中烟消云散。

    那震撼天地的怒吼声,适才咆哮而出。

    天健兄妹两眼一黑,完了,以苦心皇者这般盛怒的情况来看,根本听不得任何解释。

    一股大祸临头的不妙感,紧紧萦绕二人心头。

    天汝兰心悬到了嗓子眼,鼓足勇气,战战兢兢道:“苦心前辈,事情是这样的,俞前辈他……”

    谁料,她话说一半,苏羽就不咸不淡道:“你徒弟是我杀的,原因么,看他不顺眼,此事就此作罢,你哪来回哪去,我们就不用为一个小蝼蚁伤和气了。”

    天汝兰傻眼,天健亦呆若木鸡。

    这是在跟谁说话?天地皇者啊,亲哥哥!

    你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便是怒气冲冲而来的苦心皇者,都一下愣住。

    旋即,他恶狠狠盯向苏羽,宛如盯着一个无知的蠢货,森然道:“本皇不管你是什么人,又有什么本事,杀我徒弟,那就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苏羽唰的一下收回修罗剑,转而取出王权龙尊剑,淡淡道:“也罢,反正没指望过用口舌说服你。”

    “小麒麟!”苏羽轻喝一下,同时一剑挥出。

    龙形的万丈剑气,刺破天穹。

    那堪比天地皇者的可怕威势,吓了苦心皇者一跳,慌忙抵抗!

    但刚刚出手,眼前粉雾一闪,一只浑身散发洪荒之力的粉色小麒麟,一蹄子甩在他脸上。

    看似软绵绵的一击,却拍得苦心皇者身躯晃动,七孔流血。

    整个人亦如石子般弹飞!

    那可怖的一剑无所阻拦,斩在其胸膛。

    轰隆——

    苦心皇者身躯被斩出一条狰狞万分的血槽,大片的皇者之血洒落,在附近衍化出郁郁葱葱的灵脉。

    连续撞碎无数的古木,他才跌入万丈的尘沙中。

    旁观的天健兄妹宛如石化,眼睛也不眨,口也忘记呼吸,呆愣愣凝望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堂堂天地皇者,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打伤。

    先是苏羽惊天动地的一剑,再是出其不意的小麒麟,着实震撼他们的认知。

    咳咳——

    苦心皇者从尘沙中爬出,满眸惊骇,尤其是盯着小麒麟和苏羽手中的王权龙尊剑,骇然无比。

    对方居然有一个天地皇者的灵宠?还有一柄可怕非常的王权龙尊剑!

    “继续!”苏羽淡漠道,再度准备挥出一剑。

    小麒麟也乐此不彼的摸索着小蹄子,随时准备冲上去,再甩他一脸。

    “等等,住手,住手!”苦心皇者忙道,此前的盛怒烟消云散,反而朝着他们揖手,赔笑道:“一场误会,原来都是同道中人,这点小事何必伤肝动怒?”

    没有哪个天地皇者,愿意与同阶拼死拼活。

    “那你的弟子?”苏羽道。

    苦心皇者闻言道:“能否给我一个说法呢?毕竟是本皇的弟子,这么死了,总要给外界一个交代。”

    天汝兰心中一动,立刻上前解释:“事情是这样的……”

    一五一十,她将详细经过全部道明。

    “如果皇者不信的话,我们还留下了天流刀活口,皇者可以对他搜魂。”

    苦心皇者摆了摆手,和颜悦色道:“天姑娘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真没想到,我竟收了这样一个包藏祸心的劣徒!”

    深深叹口气,他道:“你们杀了他,也算是替我清理门户。”

    抱了抱拳,苦心皇者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本皇就告辞。”

    台阶都找到,自然要马上走,难道等其余的天地皇者过来看热闹?

    “等等?就这么走了?你对天兰府造成的损失怎么算?”苏羽指了指脚下一片废墟。

    苦心皇者压抑住脾气,杀了他徒弟,还要他赔礼?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天汝兰也小心翼翼的拉了拉苏羽的衣袖,压低声音道:“恩公,算了吧,这样已经很好了。”

    苏羽却充耳不闻,道:“我既然是天兰府的故人,自然要为他们做主,怎么,苦心皇者是打算该不认账了?”

    说着,又抡起了王权龙尊剑。

    小麒麟也跟着摩拳擦掌,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苦心皇者眼皮直跳,慌忙取出一瓶透明色的药瓶。

    里面盛装一颗颗五彩丹药,赫然是神月宝丹!

    “天姑娘,一点补偿,还望笑纳。”苦心皇者递过来,满脸歉意。

    天汝兰受宠若惊,她深深记得,上次奉献金炎禁木时,苦心皇者那高高在上,视他们兄妹如蝼蚁的姿态。

    如眼前这般仿佛对待平等朋友的态度,他们着实消受不了。

    “谢……谢谢苦心皇者!”天汝兰下意识就要跪谢。

    苏羽横了苦心皇者一眼,他一个哆嗦,立刻将她虚扶起来,和蔼道:“哪里话,是本皇不对在先,这瓶丹药是赔偿,日后有什么难处,也可以随时来找本皇。”

    啊?天汝兰听得浑身轻飘飘,好似灵魂出窍般。

    今日的经历委实太神奇!

    “好了,那本皇就告辞。”感知到几股天地皇者的气息朝此地而来,苦心皇者急忙离去。

    好不容易收回神的天汝兰,感激又钦佩的凝望苏羽,呢喃道:“恩公,我该怎么报答你?”

    嗯?恩公?

    尚未走远的苦心皇者眼眸精光一闪,一缕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恩公,是那个传闻中给了他们金炎禁木的恩公吗?

    他不动声色的远去,佯装什么都没听到。

    苏羽道:“举手之劳,不必挂在心上。”

    “你们刚才所说的藏身宝贝是什么?能否容我一看?”苏羽道。

    啊?恩公想索要此物作为报答吗?

    但天汝兰和天健没有丝毫不舍,相比苏羽给他们的,区区一件宝贝又算什么?

    “跟我们来!”天汝兰领着苏羽重回天兰府,来到的却是炼丹室!

    一尊雪白色,宛如玉器的丹炉呈现眼前。

    “就是此物。”天汝兰道:“这是天兰府家传的炼丹炉,对气息的隔绝有超乎寻常的效果。”

    苏羽略一打量,亦觉得奇怪。

    就是皇道圣器摆在眼前,苏羽也能一眼看穿品阶,唯独这件玉器,竟没能一眼看穿。

    小麒麟睁大紫色的瞳眸,好奇的围绕着玉器转了两圈,啧啧道:“一件失败的道器,你们天兰府的祖上机缘不错嘛,竟然能捡到这种宝贝。”

    失败的道器?苏羽吃惊不小。

    这岂非意味是一件绝世宝物?

    小麒麟和苏羽心念相同,道:“失败品和成品是两码事,失败品可以说毫无价值,不论是功能,还是炼制的属性,都沦为废物,比噗通的皇级神兵都不如。”

    难怪,失败品道器有价值的话,也轮不到小小的天兰府保存如此久远。

    “此物的气息隔绝,的确精妙。”苏羽探视一番,虽然是失败道器,但因为材料自身属性的缘故,导致气息隔绝极强。

    莫说普通皇者,就是小殿主亲至,也未必能够看穿丹炉。

    除非小殿主亲自大开丹炉,否则一眼扫过去,根本发现不了苏羽。

    而小殿主可能检查得如此仔细吗?

    即便他们皇者众多,将尘沙文明翻个底朝天,也要上百年吧?

    “绝处逢生。”苏羽仰天一叹。

    真是天不亡我啊!

    他无心帮助过天兰府,却得到的是一次绝处逢生的机会。

    本不相信命运的苏羽,忽有一种一切都有定数的感悟。

    “苏大哥严重了,你若喜欢尽管拿去,反正我们也不经常炼丹。”天汝兰爽快道。

    苏羽道:“我并非索要,只想借来一用,躲避追杀。”

    追杀?天健适才想起苏羽坠落尘沙文明的处境,吃惊道:“什么人能够追杀你?”

    以苏羽展现出的实力,难道还有天地皇者追杀他?

    “你们无法想象的强敌。”苏羽凝重道,打量二人,道:“以免给你们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需要移除你们关于我的记忆。”

    以苏羽而今的灵魂造诣,做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天健兄妹毫不迟疑:“只要不暴露苏大哥,我们都愿意。”

    移除灵魂可是相当凶险的,他们一口答应,可见对苏羽何等信任。

    “好!”苏羽双眼射出两片幽幽白光。

    兄妹二人灵魂一阵刺痛便当场昏迷。

    将他们兄妹二人安顿好,苏羽怀抱小麒麟,纵身跳入道器玉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