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石榴裙下
    月皇后含着微笑,顺着他所指向方投去和善目光。

    一个满头银,身着素衣,头顶冰晶王冠的俊逸男子,如鹤立鸡群屹立群尸当中。

    看到此人第一眼,月皇后下意识颔。

    紧接着一愣!

    再紧接着震惊!

    最后花容失色:“是你!!!”

    也许她做梦都没想到,想杀而不可得人,近在眼前!

    一声惊呼引来全场愕然。

    九位尸王齐齐投来惊愕目光,上下打量苏羽。

    饶是漫不经心的珠玑女尸,亦投去丝丝诧异之色。

    当目视苏羽时,晶丽彩眸里荡漾愕然、惊喜的涟漪。

    但她掩饰得十分巧妙,嫣然一笑掩盖掉。

    “来人,护驾!”回过神后,蓝月急忙娇呼,神色间难以掩饰恐惧神情。

    九尊尸王愣了愣,但他们反应非常迅,立刻将蓝月护在身后。

    画骨尸王喝道:“月皇后受惊,我等有罪,请月皇后责罚!”

    如此蓝月才终于有安全感,心底踏实。

    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勉强镇定,但那优雅之色不复存在。

    “苏羽,你怎么会在这里?”蓝月隔空问向苏羽,目光犹自剧烈闪动。

    苏羽心底崩溃,怎么偏偏遇上最不该遇上的人?

    心念一动,苏羽有了注意。

    他双眼作失神状,一动不动,活似被转化的尸族。

    “我问你话!”蓝月重复问道。

    可苏羽仍然一动不动。

    画骨尸王有些莫名其妙,谄媚奉承道:“回禀月皇后,初步转化的尸族,是最低阶的行尸,仅有本能,没有智慧,恐怕无法回答月皇后。”

    转化的尸族?蓝月一怔,适才仔细打量苏羽。

    浓郁的尸气,无神的双眼,的确是尸族独有特征。

    他转化成了尸族?蓝月有些不相信。

    但,蓝月逐渐镇定。

    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然今非昔比,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靠着男人才能苟且往上爬的小人物。

    昔日需要她仰望的苏羽,如今不过是弹指可灭的蚂蚁。

    她波动的眼神逐渐平息,恢复冷峻。

    嘴角一勾,蓝月侧卧于王座,讽刺道:“想不到,星宿海当代第一天骄苏羽,亦沦为我尸族一员!”

    妙目一转,她口吻一变:“不过,还是确定一下为好!画骨尸王……”

    嗖——

    画骨尸王单膝跪地:“臣下愿亲自检查他体内的天尸粉!”

    苏羽心头咯噔,终究还是逃不过去。

    “不!”然而,蓝月却摇了摇头:“寻常人检测天尸粉,或许就能辨别真伪,但他,需要更特殊的办法!”

    她眼神之中,流露一缕恶毒之色。

    “来人!将那两个俘虏押上来!”

    一行尸族压着两个人影走过来。

    苏羽余光看到他们,心头震了震!

    慕沧海!颜昌红!

    为何会是她们?

    难道她们在围攻古星时被俘?

    两人的内府均被封锁,如若普通人,被漆黑锁链捆绑。

    身上处处可见狰狞伤势,血迹斑斑。

    被押送到蓝月身前,在尸族的压迫下,双膝跪倒在地,深深低垂头颅。

    蓝月眯着眼,微微一笑:“苏羽,知道她们是怎么被俘虏的吗?”

    苏羽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不是在战场上,也不是在星辰阁沦陷时,而是她们在这万千的尸群中被识破!”蓝月一眨不眨盯着苏羽,密切关注他任何一点神情的变化。

    “你不妨再猜一猜,她们隐藏在尸群里,目的是什么?”蓝月讥讽:“她们不是为了逃入城郭内,而是故意留下来,准备找三万年前,死在古星上的七个星辰阁阁长!”

    苏羽心底默默叹息,不出意料的结果。

    “哈哈哈,你一定猜不到当年的真相,慕沧海并没有牺牲她的同门,而是同门们,牺牲自己成全她!”蓝月恣意的笑着,耻笑道:“可怜慕沧海多年背负骂名,却一声不吭,不作任何辩解,真够愚蠢!”

    苏羽暗暗摇头,不是她愚蠢,而是她心怀愧疚。

    “可惜呀可惜,昔日的同门尸体没有带回去,自己却落到我手中,真是可悲呀,可怜呀!”蓝月笑眯眯的打量慕沧海,翘起脚尖,在她脸上点了点。

    慕沧海如行尸走肉,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

    嘴角划过一抹残忍,蓝月道:“苏羽,我命令你,拿起屠刀,杀了你可怜的阁长!”

    九位尸王面含冷笑。

    这的确是检测苏羽是否伪装的最好办法。

    以苏羽和慕沧海、颜昌红多年的关系,苏羽怎真舍得下手?即便舍得,又怎会没有丝丝的犹疑?

    不得不说,这一招太狠,太毒辣!

    慕沧海扬起了头,盯着蓝月,露出一个愤然的惨笑:“蓝月,你不会有善终的!”

    蓝月轻蔑的笑了笑:“掌嘴!”

    画骨尸王立刻就是一巴掌,抽在她嘴上,将慕沧海脸颊抽得通红。

    “呵呵,苏羽,怎么还不动手啊……”蓝月玩味的盯视苏羽。

    她本能的不信,苏羽会那么容易被转化为尸族。

    岂料,话音未落,苏羽快步前行,来到慕沧海和颜昌红面前。

    反手抽出一柄长剑,干净、利落的斩掉了她级。

    同时长剑一震,将慕沧海的灵魂也震碎。

    “不!阁主!”颜昌红悲戚,怒视着苏羽:“苏羽,你太让阁主失望了,她本将希望寄托给你,可你……”

    苏羽失神的眸子扫过来,戾气弥漫,手起刀落,将颜昌红也斩杀。

    从蓝月下令,到斩杀两人,苏羽从始至终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无情、无神的举动,比转化尸族更像尸族。

    丝丝神血飚溅,落在蓝月火红凤袍前。

    蓝月怔然许久,凝视着失神的苏羽,心中竟没有该有的快感,反而有说不出的失落。

    她沉默许久,画骨尸王摸不清她心思,尝试道:“月皇后,既然忌惮此人,不妨将他给除掉,反正我们尸族大军不愁一个小小的黄金霸主。”

    蓝月叹口气,摇摇头:“不用了。”

    顿了顿,她道:“今天到此为止吧,带他来我的寝宫。”

    尸族,不论男女都是奴隶,没有思想,没有本我,月皇后索要男子进寝宫,丝毫不显得奇怪。

    “是!”画骨尸王唤来两个女性尸族,搀扶着苏羽,回到了尸族大军的后方。

    苏羽叫苦不迭,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慕阁主,颜副阁主,得罪了,安全之后复活你们。”苏羽暗暗道。

    尸族大军总后方,亦是古尸的源地,那处供奉着尸王石棺的祭坛。

    而今的祭坛上方,已被建立起重峦叠嶂的宫殿。

    白毛尸王、珠玑尸王等等都在此地。

    月皇后的寝宫,就在正中央。

    “放下他,你们都下去吧。”蓝月的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挥挥宽袖。

    侍女离去,独留苏羽在屋中。

    满屋俱是诱人的芬芳,与外界浓郁的尸气世界截然相反。

    蓝月背对着苏羽,纤细的白手,斟酌香茗。

    但不是一杯,而是两杯。

    “苏师弟,再装下去,就不觉得累吗?”蓝月悠悠道。

    苏羽心中一震,仍然面无异色。

    “呵呵,你真以为,我阻止画骨尸王用天尸粉检测,是巧合吗?”蓝月转过身,凝视着苏羽,眸子里满是精明。

    她靠近过来,身上的美妙幽香轻轻飘来,配合那清秀绝伦的美丽面庞,天底下任何男人都要心血沸腾。

    “哪怕所有人都相信,苏羽被转化成为了尸族,我也不会相信。”蓝月意味复杂道:“以你的聪明才智,不可能落入天足和那几个蠢货的手中。”

    话已至此,苏羽焉能不明白,自己的伪装早就被蓝月看穿。

    “那你还敢单独留我独处一室?”苏羽眼神恢复焦距,冷冷的道。

    蓝月盯视苏羽的瞳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果然!我的直觉并没有错!”

    她不慌不忙,丝毫不担心苏羽对她出手,道:“真没想到,你我再见会是这种情形!”

    苏羽安静的盯着此女,并没有贸然动手。

    她明知苏羽是伪装,还敢与她独处一室,绝对有所依仗。

    “星辰阁总阁来的香茗,星宿海应该只剩下这里还能品尝到了,请吧。”蓝月将茶盏轻轻搁在苏羽身前。

    苏羽无动于衷,道:“还不是拜你所赐?”

    星辰阁的灭亡,是此女一手促成!

    摇了摇头,蓝月不紧不慢道:“这个罪名我可担负不起!没有我,尸皇也会屠灭星辰阁,不过是因为我的缘故提前一些而已!”

    苏羽冷冷笑了笑,淡漠道:“你我立场已定,说再多都没用,说吧,你带我来这里的原因,该不会仅仅是叙旧吧?”

    蓝月望着他,自嘲笑了笑:“我们之间有什么旧可叙?从始至终,你苏大天才,连我正眼都没有看过一次!”

    话语中,透着丝丝的异样冷意。

    “那又如何?”苏羽道。

    蓝月哂笑:“这就是我请你来的目的,昔日看不起我,侮辱我,伤害我,包括未曾正眼看过的人,我都要他臣服在我脚下!”

    哂笑中,有自信,有高傲。

    苏羽摇摇头:“奉你为主就是臣服吗?”

    “不!”蓝月打量着苏羽:“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臣服的方式,比如红叶分阁阁主,他只能用生命来臣服于我的冷剑!而你……哼哼,我要你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

    苏羽听了,不由得笑。

    “笑什么?”蓝月不悦,逼视苏羽:“难道我不美吗?”

    “美!”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正眼看我?在你心中,我蓝月到底有多么廉价?”蓝月道出胸中压抑许久的憋屈。

    苏羽淡淡的道:“我始终都在正眼看你,只不过,你和我所说的正眼,不是一回事而已。”

    她所说的正眼相看,是像别的男人一样,对她觊觎、仰慕。

    “哼!”蓝月莲足一点,寝宫的地面徐徐透明。

    原来地下并非填实,而是挖空状态,形似地下宫殿。

    宫殿内,清晰可见一个个被锁链束缚的生灵,他们内府都被封锁,像普通人一样吃饭、饮水、睡觉,过着被囚禁的暗无天日的生活。

    古怪的是,被封锁的人,苏羽竟然都见过。

    其中好一些,都是在梦古祭坛崭露头角的新一代天骄。

    “他们都是曾经需要我仰望的天骄才子,在他们眼中,我不过是一件玩物而已,但现在,他们全要看我的脸色行事,我皱一个眉头,他们就要像狗一样跑过来取悦我,讨好我!”

    苏羽微微皱眉,囚禁天下英才,让他们成为自己囚禁的玩物?

    忽然,他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不过,与你比起来,他们不值一提!”蓝月森然一笑,露出阴测测的笑容:“我一直在等你!你才是我最期望的,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人!”

    小人物一夜掌握众生生死,心态生了剧烈扭曲!

    苏羽怜悯的望了望她。

    可恨、可悲也可怜!

    “苏羽,跪下吧,成为我蓝月的禁脔,从此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蓝月道。

    苏羽道:“你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制服我?”

    蓝月呵呵一笑:“那是当然!”

    她反掌间,取出一颗牙齿,上面密布可怖的尸气。

    “这是尸皇的牙齿,饱含他十次攻击,你确定自己能够承受?”蓝月戏虐道。

    这就是她的依仗!

    难怪她敢与苏羽单独一室!

    苏羽目露丝丝忌惮,凝眸道:“你就不怕尸皇震怒?”

    “呵呵,尸皇才不管我是否养男人!”蓝月目视苏羽,眼中流露着激动与丝丝炽热。

    她纤细的玉手,往腰间轻轻一抹,一条精致的红色腰带,柔滑的抽下。

    紧致而奢华的凤袍徐徐滑落,缓缓露出那精美绝伦的美妙玉璧,半隐半合间,风情若隐若现,更引人垂涎!

    “苏羽,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蓝月眼神里生出丝丝炽热。

    她扬起白玉长腿,抖掉长靴,将美丽精巧如莲的玉足,抬至苏羽跟前,扬着雪脖命令道:“跪下,舔我的脚!”

    亦如其余被俘虏的英才一样,像狗跪舔她!

    苏羽摇摇头:“很遗憾,我拒绝!”

    脸上洋溢着炽热的蓝月,冷峭一笑:“狼,需要驯服才能成为听话的狗!苏羽,你也不例外!”

    言毕,立刻捏紧了尸皇牙齿。

    可怖的尸气席卷而出,将附近渲染成为一片漆黑。

    苏羽瞳孔微缩。

    无尽尸域?

    尸皇绝学!

    但就在此式施展刹那,异样的香风涌入屋内。

    漆黑尸气中,探出一只白玉无瑕的手臂,扣住苏羽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