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六十八章 最强之敌


    “刘师妹,看来又有不长眼的新人,师兄代劳如何?”立在女性青年身侧,乃是一位实力达到六重天巅峰的青年男子。

    他乃准圣徒排名第九的张明义,容貌普通,凝望刘师妹时,眸光隐晦扫过刘师妹饱满丰腴乳峰,一丝炽热闪逝。

    “不用”刘师妹摇首婉拒,叹息一声:“也许,我不合适圣域激烈竞争,一月之后,会被风云大赛淘汰。”

    风云大赛?张明义眸光凛然,焦虑闪烁。

    噙着忧虑之色,刘师妹与冯浩交手。

    冯浩擅长身法与拳法,刚柔相济。

    “崩山拳!”冯浩低喝一声,身影飘然。

    身法迅猛,形似猛虎,充满爆发力,却不失速度,。

    双拳挥舞,环绕淡淡赤红色。

    宛如从天而降陨石,燃烧烈焰,裹挟炽热芒光,急坠毁灭。

    轰嘭——

    空气呜咽,颤鸣不止!

    苏羽和夏静雨,同时目露惊色!

    圣等功法小成!

    枫林帝国,被视为第一天才的杜云天,仅仅修炼上等功法大圆满而已。

    来自落日帝国的冯浩,却成功修炼圣等功法!

    同样是一国妖孽王者,冯浩压倒性碾压杜云天!

    冯浩为人虽不讨喜,但不可否认,实力很强!

    刘师妹神色平静,一根玉指轻飘飘探出。

    玉指晶莹,好似冰玉凝结而成。

    一缕刺骨寒意,环绕玉指间。

    嗤啦——

    玉指周遭空气,立即寒凝为冰雾,朦胧迷幻。

    周围十丈之内,空气微冷。

    饶是战场边缘苏羽和夏静雨,亦感受到空气寒冷。

    圣等功法第二层圆满!

    张明义眸中含着深深赞赏:“刘师妹悟性超绝,脱胎于神等功法的,竟修炼到第二层大圆满。”

    苏羽、夏静雨以及新来的数位准圣徒,齐齐震骇!

    圣等功法,何等难以领悟?领悟一小层,实力均将大进。

    然而,在天圣域,圣等功法领悟到第二层圆满,也仅仅是排名第十!!

    剧烈差距,令苏羽等人深深感受到圣域天才可怕。

    第十名尚且如此,那么排名第一的准圣徒实力如何?

    真正的圣徒,实力又如何?

    还有,这世间除了圣等功法,还有更为强大的神等功法吗?

    冯浩自信面庞,被惊惧取代,仿佛一头准备吃小白兔的大灰狼,忽然发现被他小看的小白兔,突兀变为猛虎!

    轰嘭——

    啊——

    冯浩倒飞数米远,一口腥甜涌上喉中。

    刘师妹立在原地,平静收回手指,丝毫未有一战获胜的喜色。

    在她眼里,冯浩不值一提,胜之不足为喜。

    相反,一缕深深焦虑与不安,浮现眼眸,凄然呢喃:“如此实力,风云大赛,定然会被淘汰。”

    风云大赛,苏羽已经是第二次从她嘴中听到。

    风云大赛,到底是什么?刘师姐如此强大,居然一定会遭到淘汰?

    张明义斜视狼狈冯浩一记,嘴角一撇:“新来的人,吃饭之前,还是先学会吃狗食为好!”

    说着,眸光一扫苏羽等数位新人,目光落在夏静雨妙躯上时,豁然停滞。

    显然,她如画中仙子玉容,给了张明义深深惊艳。

    夏静雨略感厌恶,不论是张明义为人,还是目光,都令她不喜。

    “哈哈,当然,如果这位小美人愿意的话,师兄倒是不介意分出一些来。”张明义肆虐打量夏静雨,毫不掩饰贪恋之色。

    对待刘师妹,他含着几分敬重,毕竟实力差距不远。

    可夏静雨实力较弱,他则口无遮拦,目光肆无忌惮。

    唰——

    一袭飘逸紫影,挡住一方妙躯,也挡住张明义眸光。

    “静雨,我给你拿一份伙食过来。”苏羽回首,夏静雨面含微怒,显然被张明义气到。

    天圣域靠拳头说话的规矩,果真不假,如此欺辱新人,竟也被默认!

    闻言,夏静雨投来感激目光,却微笑摇头:“不用,我并无娇气,馒头能下咽,而且,我想凭自己本事夺取饭食。”

    苏羽摇首:“你内心独立自强,我理解,但忍辱负重,图谋后继亦是生存之道。”

    见她面露犹色,苏羽调侃一笑:“况且以你我关系,吃我东西,你觉得是忍辱么?”

    “好吧!以后还你。”夏静雨被说服,倩眸一眨,雪腮微红,心里嘀咕:“我们什么关系呢?”

    昔日同床而眠,苏羽曾说会给她一个交代,只要处理完仙羽郡王安危以及仙儿婚约。

    而今,只差他与仙儿婚约尚未处理。

    念及至此,夏静雨芳心微跳,既害怕那一日到来,又隐隐期待。

    冯浩当众丢人,颜面无存。

    见苏羽不自量力,不由冷哼:“劝你还是慎重,我都难敌,何况是你!”

    “那是你无能。”苏羽回答,淡漠而简略。

    冯浩恼羞,索性不再掩饰内心一直以来的轻蔑:“姓苏的,进入天圣域,你未免内心膨胀过度,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么?刘师姐,你挑战的资格都没有。”

    言外之意,冯浩虽然战败,却比苏羽有挑战资格。

    苏羽大步迈出,头也不回,冷淡道:“纠正两点,第一,内心膨胀的是你,吃了刘师姐瘪的,是你而非我!第二,谁说我挑战的是刘师姐?”

    唰——

    苏羽目光一闪,射向张明义!

    “你今天的饭食,我要了,至于你,重新吃狗食吧。”苏羽大步迈向张明义。

    不论是与苏羽同批新晋弟子,还是凑热闹老弟子,均面露呆滞。

    冯浩六重天大成尚且不敌排名第十,苏羽五重天巅峰却挑战排名第九。

    他是意气用事,为夏静雨打抱不平,还是脑子不够用?

    “一个无知无畏的疯子!”冯浩鄙夷。

    张明义大感意外,显然没料到,新来弟子敢挑战他。

    “呵呵,师弟很有自信,那么师兄就让你一两招好了。”张明义神态轻松,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眸中有几分冷意。

    苏羽挡住他欣赏佳人,令他不喜。

    大步行来,苏羽淡淡摇头:“劝你还是认真为好。”

    张明义气笑,他巴不得重重教训苏羽,碍于对方是新人,不愿有*份,出手太过。

    岂料,对方道出如此狂妄之话,正合他心意。

    “哈哈,好,师兄就不客气了。”

    张明义眸光微冷,双指徐徐抬起。

    霎时,奇妙韵律,环绕指间。

    飘渺虚无,好似天外一指,给人不真切之感。

    渐渐,他整个人进入画境之中,脱离凡世,不似世间中人。

    “中品圣意!”刘师妹面露欣羡与敬畏。

    眸光望向苏羽时,略含同情。

    看来张明义有心给苏羽深刻教训,圣意都动用。

    圣域就是如此,拳头为大。

    若不想受人欺辱,若不想比狗都不如,那么请努力修炼!!

    “天外一指!”

    唰——

    这一指,仿佛自天外而来,飘渺虚幻。

    意境渺远,悠悠如画,令人沉醉其中,赏心悦目难以自拔。

    嗤啦——

    然而,当一指袭来,却有如天地轰鸣,江山煮沸。

    好似,天外一指将灭绝星辰!

    苏羽眼眸平静无波。

    唰——

    下一刻,苏羽也进入画境之中,飘然若云中之仙,脱离凡世,羽化成仙。

    不同的是,苏羽并未刻意施展苍天一指。

    而是大手一挥,将玄妙意境铺洒周身。

    霎时,张明义亦沦为苏羽衍化的画中之人。

    啪——

    苏羽平淡无奇挥出一掌。

    一指一掌,轰然碰撞。

    轰嘭啪——

    哇——

    张明义写满冷意的双眸,瞬间被惊骇弥漫。

    嘴中喷出一口嫣红之血,身子不由自主,蹭蹭蹭后退,重心不稳之下,一个趔趄倒仰在地。

    “上品圣意?”张明义骇然,一缕敬畏与惊恐,充斥眸中。

    刘师姐难以置信捂住红唇,惊讶莫名。

    老弟子们,同样暗暗结舌。

    十大准圣徒,排名第二的张明义,一招败落在一位新晋准圣徒手中!

    苏羽面无表情,取走张明义手中饭食,与夏静雨扬长而去,回到院中。

    “他是谁?”苏羽一战成名,老弟子竞相打听。

    最后,从面色灰白的冯浩手中得知,他乃枫林帝国苏羽!

    屋中,苏羽与夏静雨对坐。

    翻开饭食细看,发现均是凡间不曾见过的天材地宝。

    譬如苏羽曾经得到的地玉火髓,在此份饭食中,竟只是辅料而已!

    真正的主材料,蕴含能量堪称恐怖,闻所未闻,仅仅吸一口,苏羽和夏静雨就觉得修为有突破迹象。

    饭食份量很足,加之夏静雨饭量向来较小,二人平分依然足够。

    呼~

    吃饭后,苏羽伸了一个长长懒腰,精神倍增,修为则有明显长进,再吃几日,直接能突破六重天。

    夏静雨早已处在五重天大成,底蕴十足。

    经此一饭,当场突破,五重天巅峰!

    倩丽雪容,满是惊喜。

    圣域第一日,停滞许久修为就突破,夏静雨满心欢喜,亦满心感激,明眸望来,抿嘴而笑,笑容纯美而圣洁:“苏羽,谢谢你。”

    淡淡摆手,苏羽心中荡彻激昂:“圣域资源之丰富,超脱凡间,我们潜心修炼,必将超越曾经!”

    一顿饭尚且如此可怕,其它方面资源,难以想象。

    此前,苏羽心中惴惴,凤凰谷这块心头巨石,始终令他喘不过气。

    可见识一顿普通饭食,便有如此强大效用,对未来,他充满信心。

    凤凰谷,你们休想阻止我见仙儿!

    在天圣域潜修数年,何人可惧?

    夏静雨明眸含笑,她很喜欢现在日子,与苏羽一同修炼,一同进步的日子。

    眼看桌上残羹冷炙,夏静雨纤腰一弯,收拾桌上碗筷,形若贤妻,想了想,夏静雨嘴唇微咬,俏脸微红,声如蚊蚋,细微难闻:“以后换洗衣物,我帮你洗……”

    苏羽心中异样,垂首望去时,恰逢夏静雨折腰收拾碗筷,薄衫领口微微下垂,透过苏羽角度,领口内,风光旖旎。

    两条锁骨,光滑若玉,诱人清美。

    大片刺眼的雪白,掩映着两团圆润,若隐若现,神秘而诱人。

    一条深邃沟壑,触目惊心,蜿蜒向未知胸衣深处,引人无限遐想。

    清风翕动,近在咫尺的体香,悠悠钻进鼻中。

    凝望着香艳一幕,苏羽有种将不堪一握柳腰揽入怀中的冲动。

    只是生生忍住,压下念想。

    仙儿远在他乡,孤苦伶仃,他怎可妄念别的女子?况且,他对夏静雨心怀感恩,不愿以龌龊心思,玷污她的圣洁与高贵。

    哐——

    就在这时,院门传来重击。

    苏羽眉毛一拧,闪身屋外,一位身材削瘦青年,立在院中。

    双眸冷淡,寒意十足。

    虽面生,却略有几分熟稔。

    “你是苏羽?”来人指名道姓,冷酷呵斥。

    苏羽淡漠颔首:“有事?”

    “是你就没错!我名杜林,我想,你已经明白我找你之意!”杜林眉宇浮现森浓厉色,有杀气隐现。

    杜林?

    夏静雨脸色一变,飞掠屋外,与苏羽并肩而立。

    “杜云天之事,秋师兄已有公断,莫非你不满师兄决定不成?”

    杜林,正是先杜云天一步,进入圣域之人,二人乃亲兄弟!

    按照去年成绩,应该进入凡圣域,没想到,此刻竟出现在天圣域。

    其修为,也令苏羽和夏静雨神色凝重。

    七重天大成!!

    比之方云,更要强大。

    不论苏羽还是夏静雨,远非敌手!

    “少拿秋师兄压我!杜某今日前来,非为寻仇,而是向苏羽请教,听闻你乃枫林帝国最强者,杜某很想知道,你,强在哪里!”杜林话中虽是请教,可一字一顿,咬牙而道的语气,怎么看都是报复!

    他不敢恨秋长剑,因为,不如秋长剑。

    但,他敢恨苏羽,因为,他比苏羽强!

    一番动静,迅速引发注意,数位来弟子驻足观看。

    “杜林?那位惊才绝艳的凡圣域弟子么?”

    “来之时仅是凡圣域弟子,时隔一年,已然是天圣域排名第五的准圣徒,实力可怕。”

    冯浩幸灾乐祸,苏羽出够风头,总算有人找上门欺辱么?

    天圣域规矩,拳头为大,只要不杀伤,随时可挑战!

    夏静雨气怒:“杜林!休要胡搅蛮缠,你弟弟为何遭致杀伐,你心中有数,何必借口报复?”

    杜林冷冷吐字:“滚!我找的不是你!”

    目光如电,杜林咄咄逼人射向苏羽:“今日,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七重天大成气势,铺天盖地压来。

    他的咄咄逼人,苏羽心中恼怒,实力低微,便要忍受欺凌么?

    若再给他一段时间,他有信心追上杜林。

    但现在,即便难胜,苏羽也要一战!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尊严,不是别人施舍,而是自己挣来!

    “你想战,那就一战!”苏羽紫衣无风飞荡,一头墨发狂舞。

    深邃若星空双眸,丝毫未见惊惧。

    无匹强大战意,勃然散发。

    苏羽跨步上前,雷霆环绕掌间,双眸凝聚漆黑小剑,浑身融入画境之中。

    脚下生风,宛若浮光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