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六十六章 笑抿恩怨


    姜雪晴伸出雪藕双臂,顺势勾住苏羽脖子,螓首埋在他宽厚肩膀。

    温暖厚实气息,包裹全身,前所未有的安宁,自从答应秦枫追求之后,首度安宁......

    一丝满足而陶醉微笑,不自觉浮现嘴角,身躯忍不住向温暖怀中靠了靠。

    苏羽略微皱眉,大腿处,两瓣*紧密相贴,胸膛处一对圆润饱满挤压,脖子处姜雪晴呼出温热气息,一丝丝女儿幽香钻入鼻中,令他略感不适。

    “苏羽,你还喜欢我吗?”姜雪晴嘴角含着微笑,扬起明眸,凝视苏羽星空深邃之眸。

    “我已有未婚妻。”苏羽直截了当回应,他不想和姜雪晴再度产生任何暧昧感情,那,是对仙儿的辜负。

    姜雪晴嘴角微笑依旧,苏羽回答并不意外,她没有失望,因为不曾期待过,只是难免轻叹:“你的眼中,你的心中,真的已经没有我。”

    重新靠在苏羽肩上,姜雪晴既有几分解脱,也有难以割舍的不忍,眼中却滚落酸涩泪水,嘴角却含着泪水,哭与笑,同时绽放在狐仙玉容,那一笑,凄然深深:“苏羽,对不起......我,后悔了......”

    一句对不起,一句后悔了,道尽姜雪晴洗尽铅华的幡然与悔悟。

    曾经骄傲而虚荣的少女,领悟人生真谛,悲戚后悔。

    苏羽心头一颤,耳听凄然泣音,心有不忍。

    姜雪晴只是十四岁少女,正是懵懂无知年龄,她犯下的错,是否可以原谅,是否可以给她一次机会?

    只是,脑海中闪过仙儿可爱俏皮,惹人怜爱倩影,苏羽摇头。

    他,不可辜负仙儿。

    “生命不可以重来,人生还能继续,晴儿,你好自为之......”苏羽平静叙说。

    姜雪晴娇躯轻颤,最后一丝侥幸,彻底湮灭。

    她心灵中,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紧紧抱住苏羽,抑制不住浑身颤抖。

    她忽然回想起,那一日,苏羽将他们定情信物扔在地上砸碎之后,她觉得自己失去什么。

    如今,她终于明白,她失去的,是她人生里最宝贵、最诚挚、也是最无法挽回的真情!

    “苏羽哥......”姜雪晴娇躯抽搐,哽咽呼唤着少年时代,她仰望他时的昵称。

    可惜,她再也回不到从前。

    回到三皇子府,姜雪晴被侍女们待下去安顿。

    下马前,姜雪晴仰望苏羽,雪眸残留涟漪,一缕绝然,浮现眉宇之中。

    回到府邸,苏羽立刻拜见仙羽郡王。

    二人几经大难,相谈甚多。

    凝望着仙羽郡王空荡荡的衣袖,苏羽心中凄然,这是为他和仙儿所牺牲。

    “父王,若有一日得到机会,我必定帮你寻来丹药,重新复原手臂。”苏羽暗暗打定主意。

    仙羽郡王慈祥微笑,抚摸着苏羽头:“傻孩子,起死人而肉白骨的仙丹,只在传说中,如何寻找?”

    苏羽不答,眸光坚定。

    迟疑许久,仙羽郡王深深凝视苏羽,郑重嘱托:“羽儿,我知道你修炼刻苦,但我希望你进入圣域之后,能更加刻苦,在此之前,不要生出寻见仙儿的念头。”

    苏羽眉毛一挑:“父王,这是为何?如今你平冤昭雪,重掌仙羽郡,我们自然该去凤凰谷将仙儿接回来,一家团圆。”

    仙羽郡王苦涩道:“仙儿娘亲,昔日乃是凤凰谷谷主之女,与我私定终生,悄悄逃离,至今凤凰谷尚不知仙儿存在。”

    “如今,仙儿身份曝光在凤凰谷,以她身怀其母亲的血脉,必然被重点培养,严加保护,焉能再将她还回我身边?”

    “所以羽儿,你想接回仙儿,实力必须快速提升,否则不仅难以接回仙儿,甚至还有性命之虞!”仙羽郡王道出惊天真相。

    苏羽惊愕片刻,旋即恢复凝重:“父王,凤凰谷是何种存在?里面高手有多么强大?”

    仙羽郡王摇首:“不知,我只知道很神秘,神秘得凤凰帝国,没有人敢说它的名字,那,是一个禁忌的存在。”

    禁忌的存在?苏羽呼吸凝重。

    可遥想仙儿音容相貌,苏羽绝然:“仙儿是我未婚妻,谁都无法将他夺走!如果他们想对付我,尽管来好了!我苏羽,绝不惧任何人!”

    一丝紧迫,凝聚苏羽心中。

    凤凰谷,一个禁忌存在!

    面对如此势力,他实力远远不够!

    “不愧是我仙羽郡王女婿,好!本王一生也只认你一个女婿,其他人,谁来都休想被本王认可!”仙羽郡王开怀大笑。

    二人聊至深夜,临行前,仙羽郡王最后提醒:“羽儿,专心修炼,勿要打听凤凰谷,尤其是圣域,以我们两国关系,贸然在圣域打听,对你有害无益。”

    枫林帝国与凤凰帝国遥遥相对,关系不好不坏,而圣域陌生无比,苏羽的确不应该胡乱打听。

    告别郡王,苏羽回到屋中休息,明日便要与秋长剑出发,前往天圣域,那又是怎样世界?

    蓦然,跨入屋中,苏羽嗅到一缕馨香。

    侧眸望去,墙角一支粉红色香茗散发猩红火光。

    苏羽并未在意,每日均会有仆人染香,驱逐屋中意味。

    虽然与平时气味略微不同,可三皇子府中,难不成还有贼人潜入不成?

    深吸了一口馨香气息,苏羽褪去衣衫,上床而眠。

    迷迷糊糊,苏羽睡着。

    可睡到中途,忽觉浑身燥热,口干舌燥,下体肿胀,腹部宛若燃烧一团烈焰,急需发泄。

    “是迷幻剂!”苏羽心中一惊,此种感觉,他前世尝试过。

    中者急需与女人交合,发泄*!

    毫无疑问,苏羽中毒了!

    可,是谁?是谁能随意进出他房间而不被质疑?

    嘎吱——

    悠然一声轻响,门扉开启,一位婀娜女子,莲步款款,迈入屋中。

    反手关上门,拉上门栓,行至窗前!

    一身素然白衣,飘飘若仙。

    不堪一握蜂腰,轻系一根淡紫腰带。

    一对姣好圆满乳峰,挺翘傲然。

    一张美若狐仙,令人窒息的美丽容颜,在凄冷月光下,形似山林美妖。

    好一位狐仙!!

    此人,正是姜雪晴。

    一经出现,香风翕动,苏羽腹中火焰更为猛烈。

    “是......你下毒?”苏羽难以置信,不明白姜雪晴目的何在。

    姜雪晴狐仙玉容,展颜一笑,月光下,凄美而圣洁。

    “苏羽哥,不用担心,它没有毒。”姜雪晴坐在床沿,雪肤微红,一湾水眸含着羞意,也含着绝然。

    “秦枫曾经想用它占有我,被我识破,留在手中,用来防身。”姜雪晴清眸含着柔情,一眨不眨,深情凝望苏羽。

    “你想干什么?”苏羽已经快把持不住,此药效发作起来,绝非毅力可以抵挡。

    姜雪晴伸出纤纤玉手,抚摸苏羽面颊,双眸滚落泪滴,嘴角却含着凄然微笑:“苏羽哥,过往种种,是晴儿对不起你,我不求你原谅,不求你重新接纳我,可,我希望,你心中能有我一个影子,这样,我此生便知足。”

    言毕,素手轻颤,抽解腰间淡紫腰带。

    苏羽心中轰鸣,死死咬着牙:“不要......快走!”

    他,已然坚持到临界点!

    姜雪晴眼眸含着热泪,亦含着欣慰:“虽然我的心离开过苏羽哥,但,我的身子始终纯洁,今夜,我将它给苏羽哥,这是它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苏羽哥,是我唯一男人。”

    唰——

    淡紫色腰带轻轻解下,白衣松散。

    苏羽在此时,也彻底失去理智,被双眸中燃烧的烈焰覆盖。

    啊——

    低吼一声,苏羽一把将姜雪晴拉上床,如同野兽一般,野蛮而粗暴,撕裂姜雪晴衣衫。

    大片学刺眼雪肤,在月光下,散发诱人光泽,狐仙玉容,绽放火红晚霞,美丽不可方物。

    眨眼间,仿佛一朵荷花包,被苏羽一层一层拨开,露出一具玉质玲珑的娇躯。

    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唯美动人。

    一*峰,摇曳月光中,魅惑万千。

    苏羽再难忍受,扑上去,将这具柔弱娇躯压在身下,疯狂摧残与蹂躏,发泄原始本能。

    噢——

    身下,传来佳人婉转低吟,配合着苏羽的征服,高低起伏,千回百转。

    霎时,屋中一片春光灿烂。

    苏羽失去理智,抱着一团温软,压在身下翻来覆去,整夜摧残......

    翌日清晨,阳光细微。

    苏羽迷蒙睁开双眼,只觉得脑海沉重。

    蓦然间,他脸色一变,环眸四视,床上、屋中已无姜雪晴倩影。

    只有床单上,嫣红梅花,寂静诉说着昨夜疯狂。

    “姜雪晴......”苏羽心中复杂,穿好衣衫在府中寻找她。

    可是,人去楼空,清晨时她便独自一人离开三皇子府,不知所踪。

    嘴角蔓延一丝苦涩,苏羽心中愧疚:“你成功了,在我内心成功留下你一道影子。”

    没想到,他和姜雪晴,会以这种关系结束一切恩怨。

    他想弥补姜雪晴,却已寻不着她的倩影。

    前方圣域时辰到。

    苏羽与三皇子、仙羽郡王、夏林轩告别。

    临行前,暗暗嘱托三皇子,替他寻找姜雪晴,若有消息,想办法送到圣域。

    告别诸人,苏羽和夏静雨联袂离开,前方更大舞台。

    回到三皇子府邸。

    林萧不解:“主子,你明明已经暗中派人跟踪姜雪晴,掌控她行踪,为何不告诉苏羽呢?他似乎很着急。”

    三皇子遥望天际,轻轻慨叹:“姜雪晴心有惭愧,不想被苏羽找到,苏羽心中另有所属,给不了姜雪晴未来,他们二人缘分已尽,见,不如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