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六十四章 洗尽铅华


    “秋师兄见过,本届圣门大会第一名,苏羽!”夏静雨明眸闪亮,芳心激动。

    是他?秋长剑剑眉微挑。

    他秉公处理,虽对苏羽既往不咎,可他影响圣门大会秩序不假。

    圣门大会代表圣域,荣誉不容侵犯,他默认烈火阁老废除苏羽资格,未尝没有杀鸡儆猴意味。

    旨在提醒外人,圣门大会秩序,不容破坏,资质再好也不行!

    “为何推荐他?”秋长剑耐心询问,在外人面前,不令夏静雨难看。

    内心里,秋长剑并不打算多给苏羽一次机会。

    只是,夏静雨只说了一句话,他为之动容的一句话!

    “因为,我的圣意,是苏羽传授!”夏静雨俏容微红,如雨后红荷,柔美羞涩。

    “带我见苏羽!立刻!”秋长剑豁然起身,快步行出密室。

    秋长剑,内心惊动。

    夏静雨圣意,尚有中等层次,传授于她的苏羽,又达到何种层次?

    险些令明珠蒙尘,秋长剑暗暗自责。

    擂台之下,苏羽手掌刀落,震断白启雄经脉,废其修为。

    白启雄悲恸,一身修为尽毁,日后顶多沦落为一名武师,指点初级武者理论知识。

    只是,余光瞥到三皇子深邃眼眸中,闪逝的冷意,白启雄心中一个机灵。

    或许,他应该知足!

    身为大皇子心腹,本该是三皇子处置而后快目标,苏羽废他修为,实则放他一命。

    内心哆嗦,白启雄未敢再讨价还价,能在皇权斗争漩涡中活着,便是侥天之幸!

    “多谢苏公子不杀之恩,此乃大皇子给我参悟圣等功法,以及我几年所悟,愿赌服输,现在全是苏公子之物。”白启雄悄然递过去,语气逼成一条线。

    圣等功法太过惊世骇俗,当众道出,实乃杀身之祸!

    苏羽眉尖一挑,竟真是圣等功法!

    待白启雄拖着重伤之躯远去,苏羽当场翻阅。

    对照白启雄多年感悟,苏羽观摩圣等功法。

    “,圣等功法,属于身法之流。”

    “总计三层,第一层修炼至大圆满,移魂幻影,超越同阶一个境界。”

    “第二层修炼至大圆满,点水飞流,踏水飞燕。”

    “第三层修炼至大圆满,凌空虚渡,浮光掠影。”

    苏羽心中巨震,真是一卷圣等功法!并且,与身法相关。

    只是下等功法,潜力有限,对苏羽早已失去作用。

    这卷圣等身法,来得正是时候。

    修炼第一层大圆满,苏羽速度可与六重天巅峰媲美。

    修炼第二层大圆满,体态轻盈,能够踏波而行,脚下但凡有借力之物,均可短暂飘飞。

    修炼第三层大圆满,则达到领空飞行!

    咚咚——

    苏羽心脏狂跳,尤其第三层大圆满,飞行,这......这是传说仙神一流方可做到之事。

    至少异世之中,唯有人间圣王能达到此种境界。

    不知不觉,苏羽陷入功法之中,当场参悟。

    时间加速,瞬间开启。

    历经两滴红色液体洗礼,苏羽对时间掌控,深刻远胜往昔。

    气血沸腾情况下。

    以前周身时空流速加快五成,现在加快到足足十成,也就是一倍!

    安静状态下。

    以前周身时空流速加快三十倍,现在加快到五十倍!

    哪怕苏羽领悟一分钟,相当于常人五十分钟,足足一个小时。

    苏羽陷入时间流速之中,一动不动,参悟圣等功法。

    此刻,秋长剑、夏静雨赶来。

    三皇子神态恭敬,欲唤醒苏羽。

    秋长剑摆手,目含赞赏,一战之后,现场领悟功法,此子倒是不放松任何时间修炼。

    一时半会,苏羽难以从入定中苏醒,秋长剑饶有兴致坐下,询问三皇子和夏静雨,苏羽来历。

    得知他千里赴帝都,乃是为仙羽郡王一战,秋长剑深深动容:“重恩如山,不惜一命,好!”

    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秋长剑对苏羽印象翻天覆地,好感极佳。

    半小时后,苏羽从入定中苏醒,双眸迷离,眉宇微皱,脑海中盘桓疑问。

    摩挲手中功法,苏羽有些怀疑,它是不是圣等功法。

    并非太难没有领悟,而是......太简单!

    领悟半小时,相当于外界二十五小时,满打满算,一天一夜而已。

    可,苏羽竟然一口气领悟到第二层小成!

    哪怕是对照白启雄感悟,哪怕是灵魂异变,也不该领悟如此之快。

    同样是圣等功法,他领悟多日,绞尽脑汁,仅仅领悟到第一层小成,刚入门火候。

    可短短三天三夜,却达到第二层小成!

    同样是圣等功法,为何领悟难易度,差距如此巨大?

    嗖——

    就在苏羽陷入沉思中,一道劲气侧面扑来。

    苏羽迅速收敛疑惑,下意识抬掌一拍。

    此时他已无需刻意回想壁画老者一幕,心念一动,便可沉浸玄妙意境之中。

    外人望去,苏羽仿佛画中之人,脱离凡世,羽化成仙。

    同时,这一掌将袭击之人,也拉入他周身画境内。

    随后,在画境之中,承受苏羽一击。

    砰轰——

    令苏羽略感惊异的是,他圣意一掌,竟有若泥牛入海。

    惊眸望去,却是一张欣慰密布的面容。

    “秋圣徒?”苏羽收回手掌,满脸不解,秋圣徒并无杀意,可出手又是为何?

    一侧夏静雨,美眸异彩涟涟,脑海中回忆苏羽方才一掌,若有所悟。

    苏羽圣意,似有变化,更加高深与流畅,自然与和谐。

    以往的圣意,虽然同样高深莫测,却隐约有雕琢刻意痕迹,仿佛有意模仿。

    而今,洗尽铅华呈素姿,达到真正与自然协一。

    “上品圣意!好!”秋长剑惊赞不已!

    苏羽一头雾水,不解秋长剑意思。

    “苏师弟!准备一日,明日你与夏师妹,一起随我进入天圣域!”秋长剑欣慰满怀,扬长离去。

    夏静雨明眸动人,抿嘴轻笑,笑容纯美,柔和若雨中白莲,详细讲述事情经过。

    “啊?只有你和我,能够进入天圣域?”苏羽目瞪口呆,本以为与圣域无缘,不曾想,夏静雨推荐他,反令他进入更高层次的天圣域。

    “静雨,谢谢。”苏羽心中感激,他命运两度改变,全是夏静雨功劳。

    夏静雨展颜一笑,清眸闪动轻灵光彩:“你传授我圣意,我投桃报李,咱们扯平,以后相互扶持。”

    苏羽含笑,凝视夏静雨,心怀感激。

    如果仙儿是他心中所爱,夏静雨则是命中红颜。

    对仙儿,苏羽一腔怜爱。

    对静雨,苏羽一心感激。

    夏静雨被苏羽若星空深邃眸子,盯得耳根赧然,雪腮微红,宛若残霞。

    霎时,朝霞映雪,刹那芳华,美若神阙天仙。

    夏林轩目露复杂,行至仙羽郡王身侧,叹息道:“郡王,这位女婿让给我吧,成全小女,也省去你后顾之忧。”

    仙羽郡王欣慰面容,微微一僵,眸光凝望苏羽背影,含着深深歉意与忧虑,半晌,目光渐渐凌厉,绝然摇头:“本王一生,只认一个女婿,那就是苏羽!谁,都休想拆散他和仙儿!”

    “哎,你可曾想过,以凤凰谷那等人势力,若得知仙儿有未婚夫,苏羽安危怎么办?”夏林轩叹息,望着苏羽背影,深感同情。

    如果仙儿始终留在仙羽郡王身边,她将与苏羽平安而快乐,度过一世夫妻,无人打搅。

    但,仙儿出现在凤凰谷,一切都将变幻。

    以仙儿在凤凰谷身份,苏羽,远远配不上她,那时凤凰谷之人,恐怕会千方百计,解除婚约。

    可以想象,千方百计中,最为直接,最为有效方式,只有一个,抹除苏羽存在!

    以凤凰谷的超然和霸道,苏羽在他们眼中,仅仅是蝼蚁而已,杀之毫不痛惜。

    不如趁凤凰谷来临之前,苏羽主动解除婚约,娶夏静雨为妻,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为苏羽化解无形灾难,成全夏静雨一片芳心,也为仙羽郡王省去忧虑,一举三得。

    “等等......再等等,我相信,羽儿不输给任何人,给他时间,羽儿会证明给凤凰谷看,他配得上仙儿。”仙羽郡王抱着期待,也抱着深深不忍。

    苏羽前脚为他奔波千里,置性命于不顾,他怎能后脚便解除他与仙儿婚约?

    仙儿的娘亲虽然已经去世,可她生前在凤凰谷地位超然,而今仙儿寻求凤凰谷庇护,必然被凤凰谷珍重培养。

    若得知她有未婚夫,苏羽境遇恐怕不妙。

    最初,仙羽郡王计划,让秦老送苏羽和仙儿进入凤凰谷,秦老手中有仙羽郡王提前准备的一封信,乃是给凤凰谷之人。

    大意是,护苏羽一生,婚约可解除。

    只有如此,苏羽才能活在凤凰谷手中。

    只是今日形势大变,仙羽郡王不忍再提“悔婚”二字。

    如此佳婿,如此恩义,他怎肯负苏羽?

    所以,他改变主意,此生只认苏羽一位女婿!哪怕凤凰谷横加干涉,也休想改变他心意!

    但是,只有他一人坚持不够,苏羽必须变得更强,强到凤凰谷不敢小觑他,接受他,这样才能真正与仙儿在一起。

    否则,一纸婚约,难以将二人牵系。

    等吗?夏林轩摇头,深深叹息:“你觉得凤凰谷会给苏羽时间吗?会等着他成长吗?”

    仙羽郡王怔然......

    这时,林萧突然快步行来,悄声向三皇子汇报。

    “哼!这个老狐狸,耳朵倒是好使得很!”三皇子深邃眸中,凝聚寒霜。

    思忖片刻,行至苏羽身前:“苏兄,秦国公得知大皇子败落,已携家眷逃出帝都,我立刻带兵捉拿,你可愿意前去?”

    秦国公暗中授意陈护卫,追杀圣门印记者,天理难容。

    三皇子刚好名正言顺除掉大皇子的忠心支持者,顺便杀鸡儆猴,现在大皇子、二皇子皆已殒命,群臣无主,三皇子站出来杀一儆百,便等于号令天下。

    若谁敢不从,秦国公就是下场!

    “秦国公?”苏羽眼眸骤寒!

    从昔日,秦国公逼迫苏羽放弃女友姜雪晴,到秦枫多番暗害,最终到陈护卫追杀,若非苏羽一步步强大,早已陨落。

    前世,苏羽纵横商场,深明一理,那就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