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62章 郡王生死
轰嘭啪——
    赴死一战,苏羽心中已死,招招狠辣,处处杀机。
    “惊魂剑!”
    “紫星神雷!”
    论实力,方云分明稳压苏羽一筹。
    然而苏羽悍不畏死之下,他竟然难以施展手脚,久攻不下。
    烈火阁老老脸阴沉无比,堂堂督查,竟奈何不得一位选手!
    徐徐起身,烈火阁老周身萦绕恐怖气势。
    十二位督查,齐齐色变。
    烈火阁老要亲自动手?
    武道八重天,何等可怕而强横存在?
    一股股浓烈气势,若潮水般袭来,令决战之中的苏羽,气血凝滞。
    仅仅是释放气势就如此可怕,若真动手,苏羽不过是蝼蚁而已。
    然而,就在烈火阁老准备出手时,一道轻笑回荡万人竞技台。
    “呵呵,挺热闹的。”
    分明是一声轻笑,却有穿透空间力量,整个万人竞技台,清晰回荡。
    唰——
    一道年轻人影,从竞技擂台入口跨进。
    身着清白衣衫,朴素而简洁。
    剑眉星目,炯炯有神,清风俊朗,身材挺拔,此刻嘴角含着淡笑,环视一周。
    老脸阴沉的烈火阁老,看见此人之后,骇然色变!
    蹭蹭蹭——
    不可一世的烈火阁老,立刻起身,惴惴不安,惶恐行至青年身前,跪地叩首:“在下烈火阁老,参见秋圣徒!”
    十二位督查,脸色狂变,哪怕是方云,也身躯猛颤,双眼凝聚浓浓敬畏。
    一掌击退苏羽,慌忙跑过来,与十二位督查一起跪地叩拜!
    无论是阁老,还是督查,全数怀着浓浓惊骇,大起都不敢喘。
    这一幕,全场死寂!
    九大阁老之首的烈火阁老,十三位掌管帝国武宗学府的督查,居然对一位青年叩首而拜?
    并且,青年心安理得,神色泰然,负手立在他们身前。
    环视一周,目光瞥过仙羽郡王和大皇子血淋淋头颅,眉尖略跳:“说吧,怎么回事?”
    既然是圣门大会,为何这般混乱?
    以至于,一个督查在擂台之下与一位少年对战。
    烈火阁老双目剧颤,一丝恐惧涌上心头,战战兢兢道:“回禀秋圣徒,大会出现一名凶徒,重伤比试人员,屠戮皇室要员,我们……我们正在镇压。”
    “是这样么?”秋姓青年扫向十三位督查。
    其中十二位,战战兢兢不敢回应。
    烈火阁老,乃是掌控他们之人,生杀予夺全在烈火阁老一念之间,他们怎敢揭露烈火阁老诸多劣迹?万一他老而不死,倒霉的,岂不是他们?
    方云眼珠一转,飞快应声:“回禀秋圣徒,正是如此!此子心性残忍,恶毒狠辣,谁啊正在擒拿!”
    真是这样!
    秋姓青年,冷冷瞥苏羽一记,抬指当空一点,就要隔空灭杀苏羽。
    唰——
    就在此时,一道妙躯飞身抵挡苏羽身前。
    娇容如花,美若仙子,美眸噙着浓浓愤怒与不耻。
    “这位大人,请勿听信他们二人污蔑之言!烈火阁老,纵徒行凶,视圣门大会禁令于无物,当众杀人,实力不济,反被苏羽重伤擂台之下。”
    “烈火阁老这才恼羞成怒,多番刁难,至于皇室要员,实乃苏羽与他个人恩怨。”夏静雨鼓起勇气,在所有人震慑于烈火阁老淫威之时,挺身而出,道出事实真相。
    烈火阁老心惊,回眸老眼含着怒意:“休要胡说……”
    “原来你就是苏羽。”秋姓青年放下手指,略带讶然,打断烈火阁老的话语。
    呃……烈火阁老和方云齐齐一惊,秋圣徒,知道苏羽的存在?
    “进来吧。”秋姓青年招招手,竞技台入口,三道人影老老实实进来。
    赫然是太师、白启雄和陈护卫!
    苏羽眸中杀意骤闪:“白启雄!陈护卫!是你们!”
    “果然如此。”秋圣徒轻点下巴,了然于胸。
    眼眸望向苏羽,秋圣徒淡淡点头:“恩,大皇子既然派遣人暗杀你,理应当诛,你杀得好,省得我动手。”
    此言,全场哗然!
    大皇子居然派人暗杀圣门印记者?曾经那位国君的命运,难道大皇子没吸取教训吗?居然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孽,真是死有余辜!
    看来,那段历史太过遥远,令人渐渐遗忘圣域的惩戒。
    “至于你们二人,交由苏羽发落,是死是活,他一念之间。”秋姓青年,淡淡扫一眼白启雄和陈护卫。
    “至于你,明知大皇子暗杀圣门印记者,不加以劝阻,反助纣为虐,赐你一死,以儆效尤。”秋姓青年屈指一弹,一条恐怖真气,贯穿虚空。
    啊——
    太师,堂堂七重天巅峰强者,甚至躲避之力都无,当场被镇杀!
    无数人心灵巨震,这位秋圣徒,乃是有意当众杀给他们看!达到震慑宵小之辈的目的!
    毕竟,暗杀圣门印记者,此事已经多年未曾发生,有必要以血的教训,重新给予世人警告。
    秋姓青年眼眸一扫,落在杜云天身上,杀机凌厉:“无视禁令,于擂台之上当众杀人,罪该一死!”
    嗤啦——
    一指真气,将半死的杜云天,彻底断绝生机。
    “苏羽虽有重伤之过,但杜云天下杀手在先,既往不咎!”秋姓青年秉公处理。
    最后,他将目光射向了烈火阁老和方云。
    “烈火阁老,圣王让你掌管枫林帝国杂事,乃是信任你,而你徇私舞弊,一手遮天,视圣王吩咐于无物,扰乱圣门大会,影响圣域荣誉,你可知罪?”
    烈火阁老苍老身躯剧烈颤抖,一颗心宛若掉进冰窖,心中将夏静雨恨到极点。
    若无她,枫林帝国谁敢与他作对?此间之事,完全可以压下来!
    “哼!不知悔改!”秋姓青年,对气机感应极为敏锐,烈火阁老的恨意,瞬息被察觉。
    “圣域容不得你这等败类!”秋姓青年眼光凌厉,口中轻斥:“我以圣徒名义宣布,即日起,解除你圣域阁老身份,驱逐圣域!”
    “另外,你品行不端,恶劣昭彰,废你修为,以防为恶人间!”秋姓青年出手狠辣,不给烈火阁老反应时间,当即出手,强大真气,斩断烈火阁老经脉!
    啊——
    烈火阁老惨烈痛嚎,一身经脉尽断,真气无法运转,一身实力,悉数废除,从此之后,沦为一个普通老者。
    “至于你!”秋姓青年,冷冷射向方云:“为虎作伥,编造谎言,企图蒙蔽于圣域,罪该当诛!”
    “啊!不要!!”方云肝胆俱裂,悔恨到极致!
    但在九重天的秋长剑面前,他连反抗之力都无,当场被一指弹杀!
    万人竞技台,一片噤若寒蝉!
    这位秋圣徒,到底何许人也?
    手段狠辣,出手果决,一经出现,连杀三人,烈火阁老被废修为。
    可谓血腥之极!
    有史以来,还从未出现过如此严苛一幕。
    毫无疑问的是,众人心目中圣域形象,挽回了几分,总算圣域还有正气存在,烈火阁老、方云等人,不过是圣域败类而已。
    随后,秋圣徒扫向备战区的十位……不,只剩下八位。
    苏羽被开除,杜云天被灭杀,不在行列之中。
    “你们就是本届圣门大会天才?恩,随我来,接受考验。”秋圣徒淡淡吩咐,领着他们进入一间密室。
    包括夏静雨在内,立即赶过去。
    “苏羽……”路过苏羽,夏静雨顿足。
    嘴唇微咬,苏羽失去进入圣域资格,日后,她恐难再见他。
    一场厮杀,苏羽渐渐从杀意中褪去,眼眸血红如潮水褪去。
    凝望夏静雨面容,心中暖流而过,危难关头,唯有夏静雨挺身而出,替他鸣不公。
    “我没事,进入圣域之后,你好好修炼。”苏羽知道,或许,这将是他和夏静雨最后一别。
    一个将是圣域天才,一个流浪凡间,他们之间差距越来越大。
    夏静雨心中不舍,清眸眨也不眨,凝望苏羽。
    如果,苏羽对他说一句,留下来,她不会拒绝。
    “去吧。”苏羽轻微一笑,心,微微一揪。
    不留我么?夏静雨美眸暗淡,心灵深处微微空落。
    此时前方催促,她深深凝视苏羽,折身告别。
    她一走,苏羽忽感落寞,天地间孑然一身,茕茕独立。
    郡王身死,仙儿远走他乡,唯一朋友夏静雨,进入圣域深造。
    只剩下他一人,形单影只。
    心中怆然,苏羽低下身,寻来匣子,欲将仙羽郡王头颅带走。
    然而,一双脚出现在视野之中。
    仰头望去,正是三皇子,深邃眼眸,带着深深敬意,以及一丝神秘笑意。
    一侧林萧,双眸闪烁浓浓敬重,咧嘴笑道:“苏羽,送你一件礼物。”
    随着林萧拍拍手掌,入口处,在两位侍从搀扶下,一位身形清瘦,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被搀扶进来。
    苏羽只看一眼,如遭电击,僵立在场,骇然失声:“父王?”
    不敢置信揉了揉眼,的确是仙羽郡王,虽然清瘦和憔悴,但怎会认错?
    可脚下头颅又是怎么回事?
    林萧怀着悲色,将地上的头颅捡起,小心翼翼揭开一层隐晦面皮,露出一张陌生面容。
    “他是三皇子昔日所救的一位异士,擅长易容术,自愿为三皇子牺牲,本来按照计划,一旦三皇子被擒,他便会替代三皇子赴死,天牢中的监斩官和刽子手,其实是三皇子的人,临时换下人,并不难。”
    “三皇子在你胜负难料之时,就已经决定将自己最后一张保命底牌拿出,他被你恩义感动,舍弃这张底牌,自断后路,你应该感谢他,不然仙羽郡王就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