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五十九章 苍流飞云


    秋长剑星眸在太师和白启雄,以及昏迷的陈护卫身上来回跳动,狐疑之色密布。

    “告诉我,怎么回事?”秋长剑冷淡望向白启雄。

    这一眼,白启雄心神巨震,双眼刺痛,竟无法与秋长剑对视!

    白启雄有心隐瞒,但在秋长剑目光之下,他撒谎的勇气荡然无存!

    哪怕是国君,都未曾给他如此压力!

    得知事情经过,秋长剑星目之中,杀意森冷:“跟我走!”

    唰——

    秋长剑飘然掠向帝都!

    ……

    帝都天牢。

    一间牢房中,一位中年男子形容枯槁,头发凌乱。

    右臂空荡,乃是一位独臂囚犯。

    男子轻微仰头,透过天牢天窗,仰望苍远天穹。

    “仙儿、羽儿,应该已经安定。”男子沧桑容颜,含着慈祥与欣慰。

    他,正是仙羽郡王!

    昔日丰神俊朗面容,不复存在,只有清瘦与憔悴,落寞与孤独。

    哗啦啦——

    牢门锁链被开,牢头冷脸若铁,身后跟着两位彪形大汉。

    仙羽郡王神情无喜无悲,从容转身,声音虽嘶哑,却蕴含平静:“终于来了,走吧!”

    大皇子迟早要除他,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一天,他早已等待。

    仙儿和苏羽平安无恙,他心中了无牵挂,可以从容赴死。

    明月幽冷,星光暗淡,无边夜幕中,帝国刑场却灯火通明。

    仙羽郡王跪伏在邢台,神色从容,眼眸平静无波澜。

    “仙羽郡王逆谋造反,罪大滔天,今夜当斩!”审判官冷酷宣判。

    略微一顿,宣判官淡漠道:“临死前,可有遗言?”

    仙羽郡王虽沦为阶下囚,神态气质,却依旧是一方郡王,贵胄皇气,难掩丝毫。

    轻微仰头,仙羽郡王凝望悠悠星空,神色平淡:“遗言?告诉大皇子,终有一日,会有人替我取他项上人头!”

    嘴角含着欣慰之笑:“本王一生,引以为傲的事迹之一,不是手握一方大权,而是将仙儿许配给苏羽,他,重情如山,终有一日,他会回到帝都,为我复仇!”

    这一点,仙羽郡王深信不疑!

    宣判官冷哼:“大言不惭!本官今日斩你,明日便斩苏羽,你们密谋叛国,残杀皇室子嗣,罪该当诛!”

    神色平淡的仙羽郡王,表情微微一僵:“苏羽?”

    苏羽在凤凰帝国,明日便问斩是何意?

    刽子手嘴角冷笑:“仙羽郡王,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女婿,正在圣门大会上,妄图以卵击石,夺取圣门王冠来救你。”

    “什么?”古井不波的仙羽郡王,瞳孔骤缩!

    突如其来消息,宛若雷霆轰击心灵。

    苏羽为了救他,不远千里来到帝都?

    难道他不知道,以他的力量,对抗皇权只有死路一条?

    难道他不知道,帝都就是大皇子大本营,他有去无回?

    难道他不知道,圣门大会,他翻盘希望渺茫,不到万分之一?

    他,为什么这么做?

    仙羽郡王内心剧烈动容,苍老身躯,不住轻微颤抖,一双沧桑眼眸,滚落两行老泪!

    嘴唇轻颤,仙羽郡王喉咙内,好似被什么堵住,既心酸,又欣慰!

    仙羽郡,距离帝都千里之遥,苏羽既要躲避暗杀,又要赶路,他,他是怎么走到帝都的?路上有没有被人欺负?有没有饿到?有没有冻到?现在……可好?

    联想至此,仙羽郡王愧疚悲愤,胸膛憋着一股自责。

    是他连累苏羽,连累这个孩子!

    他想过苏羽会为他报仇,可没想过,苏羽竟然为了救他,竟然一无反顾,来到帝都!

    “羽儿……你,为什么这么傻?为我这把老骨头,你,值得吗?”仙羽郡王老泪纵横,仰天悲吼。

    审判官冷酷无情,伸手丢下令牌:“斩!”

    侩子手扬起巨刀,冷冷刀锋,在清幽月光之下,散发凄冷寒芒!

    “羽儿!你,要活下去!!”长刀斩落,仙羽郡王眼泪纵横,带着苍凉大吼。

    一颗头颅抛飞半空,划出一道凄美弧度。

    圣门竞技台,终极一战!

    苏羽与杜云天!

    一个籍籍无名,一个誉满天下。

    一个强弩之末,一个日惯中天。

    孰强孰弱,似乎一战还未开始,便注定结局。

    杜云天臂中抱着幽冷长剑,双眸冷漠如霜:“能走到这一步,还行,不过到此为止!”

    铿锵——

    杜云天手中长剑出鞘,宛若一道凄冷寒光,划破天苍,握在他手掌之中。

    对于领悟圣等功法者,值得杜云天拔剑!

    但,也仅仅是拔剑而已!

    “苍流冷剑!”杜云天长剑斩下。

    剑光幽冷,寒气逼人!

    似若冰雪冷光,缭绕夜色之中。

    这一剑,宛若惊鸿,划破苍穹,直刺苏羽致命要害——心脏!!

    督查齐齐色变,圣门大会明文规定,严禁杀人。

    但,杜云天这一招,分明是蔑视圣门大会规定,当众杀人!

    烈火阁老苍老面皮,轻微抖动,随即恢复冷淡:“刀剑无眼,有何大惊小怪?杜云天自有分寸!”

    除了方云暗暗惊喜,十二位督查,看得心惊肉跳,杜云天的架势,哪里是自有分寸?分明是将苏羽往死里杀!

    烈火阁老徇私,未免太过偏袒,为了维护杜云天,以至于连规矩都抛弃不顾!

    但是,十二位督查却噤若寒蝉,不敢有异议。

    枫林帝国的圣门大会,历来都是烈火阁老负责,可以说,他一手遮天。

    今日之事,他完全可以一手压下来。

    十二位督查,虽不忍,却爱莫能助,对苏羽投去同情目光。

    这是一场早已注定输赢的大赛,苏羽,不该来帝都。

    苍流冷剑,杀意凛然!

    苏羽瞳孔微微一缩,心中冷酷。

    此幕,苏羽已经预测到。

    他一鸣惊人,势必引起大皇子慌乱,为了铲除后患,绝不容许他进入圣域。

    在擂台上将其置于死地,乃是最后一搏。

    余光瞥向烈火阁老,对方丝毫没有阻止之意。

    苏羽心头发寒,堂堂圣域阁老,公然徇私枉法,视他人性命为蝼蚁!

    “紫星神雷!”苏羽含怒轰出一拳。

    嗤啦——

    紫色雷弧跳跃,毁灭气息十足!

    轰——

    铿锵——

    二人正面撼击,杜云天原地不动,苏羽则蹭蹭蹭倒退三步之远。

    双拳之上,隐有一道血痕。

    杜云天在修为上,绝对压制苏羽!

    同时,仅领悟皮毛,连第一层小成都未达到,威力虽大,却难以弥补境界差距。

    杜云天目露惊疑,他自信一剑灭杀苏羽,可居然只令对方倒退三步,双拳留下一道血痕而已。

    眼眸骤冷,杜云天面容冷酷,杀机毕生:“下一剑,赐你一死!”

    “苍流飞云剑!”

    嗖——

    空气爆鸣,杜云天手中冷剑,霎时流动白色光芒!

    似一轮骄阳,散发刺眼之色,难以直视。

    十三位督查,齐齐色变,倒抽一口凉气:“上等功法,大圆满!”

    烈火阁老淡漠眼瞳中,流露欣慰之意,在他指点之下,杜云天进展迅速,领悟上等功法大圆满,在情理之中。

    下一步,就是指点他参悟圣等功法。

    对于自己这位钦定徒儿,烈火阁老非常满意。

    这一剑,直斩苏羽头颅要害!

    感受到浓烈危机,苏羽眸光骤冷。

    轻呼一口气,瞬间陷入奇妙状态。

    这一刻的他,仿佛进入画中,与天地协一,与自然万物融为一体。

    观众视野中,紫色的身影,仿佛脱离了凡世,成为画境中人。

    苏羽高高举起手指,随后轻描淡写划下。

    这一指,仿若逆碎苍天,挣脱天地束缚。

    这一指,好似破碎山河,划破万里天穹。

    他的手指很慢,与惊鸿一剑的苍流飞云剑,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却又险之又险,与流光冷剑的剑尖触碰!

    斩破苍穹一剑,在这一指之下,竟呜咽鸣响!

    蹭蹭蹭——

    杜云天倒退三步,虎口发麻,眼眸中凝聚着浓浓惊骇!

    这是……圣意!

    十二位督查、烈火阁老,齐齐动容!

    郑一林的圣意,他们神色平淡,不起波澜。

    可苏羽的圣意,他们却同时动容。

    “又一个圣意领悟者!”

    “好强大的圣意,远非郑一林层次可比!”

    烈火阁老,苍老面皮首度凝聚一丝凝重,如此强大圣意极为罕见,苏羽是怎么做到?怔然半晌,烈火阁老鼻孔轻哼:“仅仅是一丝皮毛,火候一般!”

    诸位督查,额头青筋直跳,如此强大圣意,还叫一般?

    对于烈火阁老的心胸,诸位督查实在不敢恭维,为了偏袒自己钦定徒儿,一张老脸都不要,睁眼说瞎话。

    如果没有修为等级的绝对压制,烈火阁老眼中的宝贝徒儿在苏羽手中,或许连一招都撑不住。

    蹭蹭蹭——

    苏羽倒退五步之远,喉中腥甜!

    即便施展最强圣意,苏羽仍旧不敌杜云天!!

    绝对修为压制,上等功法大圆满,苏羽遭遇前所未有劲敌!

    感受虎口剧痛,杜云天眉宇间浮现煞气,还是首度有同代之辈,能在他施展最强一击时将其击退!

    “我看你能撑多久!”杜云天怒吼一声,主动出击。

    他也看出,刚才硬接他一击,苏羽并不好受。

    加之施展圣意,对体力负担极为之大,苏羽体力极度损耗,难以持续久战!

    铿锵——

    杜云天再度冲上,当空斩杀苏羽!

    苏羽眸中黑芒闪现,一柄无形之剑,斩向杜云天!

    “惊魂剑!”

    嗤啦——

    惊魂剑没入杜云天脑海中,虽然他有绝对等级压制,未必能死在惊魂剑下,可至少能对他造成精神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