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五十八章 终极一战


    他目空一切,苏羽早有领教。

    只是,同为三皇子争夺圣门王冠,明知苏羽体力不济,却固执挑战,难道他就没考虑过三皇子?苏羽的输赢,同样关系三皇子性命。

    归根究底,他心中只有自己一时荣辱,而无三皇子安危!

    最令苏羽急迫的是,他没有时间了!!

    后面还有一位崇南飞,至少能与他纠缠半个时辰以上,而他,只剩下不足一个半时辰!

    遥遥一指,苏羽冷道:“给我上来,赐你一战!”

    “哼!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用赐?”东麟跨上擂台,目含鄙夷。

    “出手吧!你的风头到此为止,杜云天的对手,只有我!”东麟负手而立,狂傲自负!

    苏羽对此人颇感厌恶,杜云天虽自负,但他有自负本钱,六重天大成修为,碾压在场所有人。

    东麟却毫无自知之明,盲目自负,两招败落在杜云天手中,没有反省自己缺点,反而自负不减,简直难以理喻!

    此种人,只有拳头能将其打醒!

    见苏羽并未立刻出手,东麟不耐烦。

    “算了,还是我出手,送你滚下去!九脉神剑!”

    一层层真气,自体内渗透而出,密布在九指间,形若九道神剑,当空斩来!

    出手狠辣,无情冷酷,伴随的是东麟自负与狂傲!

    强烈气劲,掀动着苏羽额前发丝,一双深邃若万古星空眼眸,闪射着璀璨精光。

    “紫!星!神!雷!”苏羽寒意密布眸中,一双雷霆闪烁的紫色手掌,轰然探出!

    一道道雷弧跳动,散发着毁灭气息。

    一眼望去,苏羽双拳似乎掌控着无上雷霆,以毁灭一切之姿,横扫天下!

    轰隆——

    啊——

    东麟的九道神剑,豁然被毁灭雷霆给震散!

    一双裹挟怒雷之拳,猛然砸在他脸庞!

    嗤嗤——

    其脸庞,顿时被灼烧得焦痕一片,鲜血淋漓。

    一丝丝焦糊之气,自焦痕部位传来。

    剧烈痛楚,令东麟狂傲面庞,霎时形如肿猪头,嘴中凄厉惨叫不停。

    轰——

    苏羽再度一个紫星神雷砸过去,东麟胸膛刹那间被砸出一块血肉模糊!

    其本人,则身躯倒飞,重重砸在擂台之下。

    哇——

    剧烈震荡,令东麟猛然吐出一口血。

    他,居然两招落败!

    苏羽厌恶俯视着他:“不过如此!你的狂傲自负,真的很愚蠢与无知。”

    他没有时间了,无暇与东麟纠缠,只能提前暴露圣等功法!

    噗——

    东麟气得再度喷出一口血,望着苏羽,既有恼怒,又有深深的惊骇。

    那可怕的一拳,竟然令他没有半分抵抗之力!

    那,到底是什么功法?

    贵宾席上,除了方云,其余督查全数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

    “那……莫非是圣等功法?”

    “枫林帝国,除了皇室珍藏一本,谁还拥有圣等功法?”

    烈火阁老,老目中首度闪烁一缕惊色,竟然是圣等功法!

    传闻,这种功法,只有万中无一的天才能领悟,资质稍差者,需要长达数年才能领悟成功。

    苏羽,一个皇室代表,竟领悟圣等功法?

    杜云天都没能做到,这个无名之辈却达到?

    烈火阁老心中不愉,望向苏羽的眸子,略略冷淡:“恩,还行,仅仅是圣等功法的一点皮毛罢了。”

    诸位督查咂舌不已,领悟圣等功法,仅仅是“还行”?况且,此人对圣等功法的领悟,绝非一点皮毛,看火候,恐怕已经非常接近第一层小成!

    在场之人,哪怕是杜云天的悟性,也绝无苏羽强悍。

    烈火阁老,纵然偏袒也要有所限度吧?

    但,诸人颇感无奈,人家实力高绝,他们能奈何?

    纵然告到人间圣王面前,烈火阁老倚老卖老,撒泼打滚,人间圣王未必会处置他。

    裁判激动喊道:“七连胜!苏羽,七连胜!!”

    九连胜,就是圣门王者,苏羽只差两步之遥!

    但,近距离的裁判却能察觉到,苏羽情形极为不妙。

    一身体力,损耗过七成。

    接下来一战,他的对手是崇南飞。

    全盛时期,配合紫星神雷,苏羽稳胜。

    可此时状态,或许连崇南飞都打不过,何况是最强之人,实力深不可测的杜云天?

    苏羽眸光射向备战区,只剩下两人。

    “崇兄,请上台一战!”此前,崇南飞不服,扬言要再度一战。

    崇南飞目露复杂,站起身,叹息道:“崇某不屑于趁人之危,此战,崇某认输。”

    虽不知苏羽为何这般执着于追赶时间,可他着实不愿趁人之危。

    言语间,瞥了东麟一眼,目含不屑。

    狂妄自大,心胸狭隘,东麟此种人,崇南飞最是看不起。

    苏羽大为感激:“多谢崇兄成全!”

    他没有做作,连续六战,每一战都将眼瞳运用到极致,体力损耗巨大,加之战斗过程中,损耗也巨大,此时的他处在临界点。

    只有近距离的裁判可以观察到,苏羽身躯在轻颤,双腿在打颤,这是体力枯竭征兆!

    然而,苏羽眼瞳中却挂着欣喜。

    正是不惜代价的损耗,正是这样争分夺秒争取时间,走到杜云天面前时,他还剩下整整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足够打完最后一战!

    “苏羽,八连胜!”裁判郑重宣布!

    下一站,第九战!圣门王冠,角逐之战!

    苏羽能否闯过杜云天这一关,摘取王冠?

    观众台,一片死寂,默默注视着这个一口气战败八位帝国天才的紫衣少年。

    连续不休的紫衣战影,八连胜的惊人战绩,震撼着他们心灵!

    苏羽强压虚弱的异状,眸光射向最后一人——杜云天!

    圣门大会,进行到最终一战!

    苏羽一战决定着仙羽郡王、三皇子以及苏羽自己的性命。

    这一战,他若胜,他们三人均可起死回生。

    他若败,他们全部葬灭圣门大会!

    ……

    此时,帝都城郊。

    两位青年,乔装出城,向着人烟稀少的地域鬼鬼祟祟,匆忙行去。

    二人,一个六重天巅峰,一个五重天巅峰。

    若苏羽在此,定会认出,他们正是追杀他千里的白启雄和陈护卫。

    若大皇子在此,亦会认出,他们正是他决定灭口的两个隐患,然而,二人不仅没死,反而携手逃离出帝都!

    “白兄,此恩陈某铭记于心,他日定当报答!”陈护卫拱手拜谢。

    白启雄淡淡摆手:“不必,你我同是天涯沦落人,互相扶持,理所应当。”

    原来,当日大皇子命令白启雄杀陈护卫灭口时,白启雄就察觉到,自己可能要成为一枚弃子。

    “大皇子啊大皇子,真当天下间只有你一人聪明么?”白启雄心中冷哼:“我既然替你追杀圣门印记者,自然预料到被你灭口的可能,岂会轻易被你得逞?”

    “而且,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给我领悟的乃是皇室珍藏的圣等功法?我既然翻阅过此卷,你焉能留我活命?”

    至于顺手将陈护卫也带走,白启雄并未安好心。

    一旦有灭口的追兵寻来,陈护卫还能分散一些敌兵,何乐不为?等离开帝国边境,再送陈护卫上路不迟!

    二人险之又险逃出戒备森严帝都,正准备往山林中行去。

    然而,白启雄没来由眉心一跳,霍然回头,瞳孔骤缩,脸色煞白!

    “太……师!”白启雄倒抽一口寒气,一颗心堕入冰窖,脸色煞白无比!

    陈护卫脚底直冒寒气,肝胆俱裂,哆嗦惊恐道:“大皇子的老师……太师大人!”

    在他们身后,不知何时,诡异出现一位红袍老者,五官阴沉,此刻嘴角挂着阴冷微笑。

    “桀桀……两个小娃娃,你们以为自己逃出大皇子掌心么?”太师含着冷笑:“帝都人多眼杂,老夫不便动手,所以一直尾随你们,现在,你们来到荒无人烟之地,倒是给自己挑了个快清净的风水宝地。”

    太师,居然一直暗中跟随他们?

    白启雄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此时,任何哀求已无意义,他乃是大皇子眼中钉,非死不可!

    眸中闪过一缕寒光,白启雄猝然出手。

    这一掌,并非攻击太师,七重天巅峰强者,白启雄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对抗!

    他攻击的,是陈护卫!

    哇——

    陈护卫如何会提防白启雄?背后硬生生挨了一掌,当场喷出一口血!

    其身躯,似遭船撞,猛然扑向太师。

    “垂死挣扎!”太师不屑,轻描淡写挥一挥衣袖,砸向他的陈护卫,便在空中二度重创,朝一旁抛飞,重砸在地,昏死过去,生死不知。

    趁此机会,白启雄咬咬牙,运转所有真气逃命!

    “若让你从老夫手中逃脱,岂非天大笑话?”太师阴笑一声,屈指一弹,一缕真气外放,弹射而出!

    啊——

    快若闪电的真气,白启雄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点中小腿,顿时血流如注,一个踉跄,滚落在地。

    太师身如闪电,欺身而上,眸中含着浓烈杀意,一掌拍向白启雄天灵盖。

    唰——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从荒林中飞掠而出。

    看架势,他本是赶路,这一幕仅仅是意外遭遇。

    “咦?你是……白启雄?”来者居然认出白启雄,略微惊疑。

    白启雄抬眸,不仅没有面露喜色,反而惊骇难言:“你是……秋!长!剑!”

    一位身材颀长,面容白皙,俊朗不凡的清白衣衫青年,飒然自林间落下。

    剑眉星目,神色平淡,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武者气息,亦没有半分凌厉,好似一位普通青年。

    太师眸光寒光闪烁,上下打量秋长剑一眼,杀机毕现,阴沉如水:“小子,要怪就怪你来得不是时候!”

    杀人灭口,此事若被传出去,免不了要给大皇子增添麻烦。

    反正杀两个是杀,杀三个也是杀!

    嗖——

    太师屈指一弹,一缕真气洞穿空气而来,直射秋长剑头颅!

    秋长剑眉毛微拧:“哼!”

    他袖子隔着数丈之远,轻轻一挥。

    分明是随意一击,却霎时掀动一股狂暴真气!

    磅礴浩瀚,好似沧海咆哮,怒涛翻卷!

    太师的一缕真气,宛若泥牛入海,瞬息消融!

    磅礴真气去势不减,猛撞太师!

    哇——

    太师张嘴喷出一口血,骇然倒飞,重重砸在十丈之外的大树上,面色瞬间煞白无比,一双阴沉老目,则被惊骇取代:“你……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