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54章 妖孽王者
能领悟上等功法者,均是悟性极为高绝者,想那武宗学府,天才云集,却仅有妖孽学员有资格翻阅上等功法,仅仅是翻阅,实际情况中,即便是妖孽,同样罕有参悟成功。
    东麟能成功参悟上等功法,足以说明其悟性之高。
    九道剑气袭来,杜云天淡漠眸中,首度浮现一缕凝重。
    “苍流冷剑!”杜云天终于出剑!
    铿锵——
    剑光四溅,寒光闪烁。
    好似一道流光,泛着冰冷,划破天苍!
    嗤啦——
    啊——
    快若惊鸿剑流,斩断九条袭来的真气。
    余威以雷霆之势席卷,猛击东麟胸膛。
    惨叫一声,东麟如遭船撞,胸口浮现一条长长血痕。
    身躯,倒飞而去,跌落擂台!
    东麟,败了!
    三招神话杜云天手中,只撑过两招就完全落败!
    随着东麟跌落擂台,三皇子内心某样东西,骤然碎裂。
    脸色,再也难以抑制的煞白。
    唯一翻盘机会,彻底毁灭!
    他,已经没有退路,等待他的,只有两条选择。
    坐以待毙,被大皇子找到机会灭杀。
    或者,逃亡他国,从此流亡异乡,形如丧家之犬。
    巨大失败,将三皇子一切希望,击碎得支离破碎。
    林萧怔然许久,双眼微红,一对眼泪,滚落而下,内心苍凉!
    多好的皇子,为什么命运不济,要落得如此下场?
    他能预见到,三皇子接下来的命运!
    擦干眼泪,林萧跪在三皇子面前,也许,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尽忠。
    “车马已准备好……主子,请离开帝都!”
    逃亡之路,一年前就已准备好,等待的就是这一日。
    一行精锐会护送三皇子,杀出一条血路,逃离帝都。
    而林萧,则会率领暗卫,抵抗追兵。
    他们的力量,渺小微弱,怎可与帝都抗衡?可以想见的是,某一日,林萧会倒在血泊中,会陈尸野外,会从世间抹除。
    但,即便是死,林萧也会握住手中之剑,用尽最后一丝生命,为他争取哪怕一线活下去的希望。
    因为,三皇子对他有恩,拯救他病危父母,给了他出人头地机会,更给了他从未有过的信任。
    他,生是三皇子的人,死是三皇子的鬼。
    为三皇子而死,他了无遗憾!
    三皇子仰天惨笑:“大势已去,我一条残命,难道,需要用你们之血来开路么?”
    “主子,事不宜迟,请上路!”林萧红着眼睛,悲壮催促。
    大皇子远远注视这一幕,心中冷笑:“我会让你逃出城?”
    为了围捕苏羽,帝都早已被他封锁,宽进严出!
    城门口有大批精锐看守,但凡出城,必须检查,三皇子想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无异于痴人说梦!
    贵宾台,烈火阁主冷峻面颊,含着欣慰微笑,始终绷着的嘴巴,首度开启:“杜云天,不错。”
    身侧十三位督查,心知杜云天乃是烈火阁主钦定弟子,赔笑着恭维。
    裁判宣布了杜云天获胜,接着,又抓取两个号牌。
    “下一站,九号苏羽,对战十七号崇南飞!”
    消息一出,人群沸腾。
    妖孽之王,崇南飞?
    崇南飞传闻事迹极多,乃是本届最为耀眼的天才。
    众人精神振奋,能观摩这等强者出手,对修炼大有裨益。
    更令众人玩味的是,妖孽之王的对手,居然是苏羽!
    本届最为幸运的宠儿,不仅分配到六人组,组员实力还普遍较低,被他侥幸打入十五强!
    “似乎苏羽将好运用尽,以至于如此倒霉,上来就遭遇崇南飞这等妖孽之王。”
    “呵呵,谁说不是?如果他的对手是某位五重天巅峰,或许能再度幸运杀进前十,直接成为圣域弟子呢?”
    当然,这些全是意淫,即便侥幸杀进前十,若经受不住考验,依旧会被拒绝于圣域之外。历史上多次发生靠运气之辈,最终被驱逐的例子。
    耳听苏羽之名,三皇子失神双眸渐渐安定,嘴角带着一缕惨笑:“带着苏羽,一同离开吧。”
    总归是要逃命,带着苏羽这位同病相怜的知己,一同逃亡,算是尽最后一丝情谊。
    林萧焦急,现在开始逃亡便多一分希望,拖延下去,困难更大。
    “苏羽啊苏羽,你害死三皇子了!”林萧内心暗暗责怪。
    大皇子嘴角勾起玩味之色:“崇南飞?他的实力,比东麟还要强一分,苏羽,看来你与前十无缘了,呵呵……”
    一旦苏羽落败,等待他的就是全帝国追杀!
    崇南飞十六岁,风姿俊雅,倜傥风流,身着飘然白衣,嘴角含着轻笑,潇洒掠上擂台。
    一时间,引得少女尖叫,暗许芳心者,比比皆是。
    苏羽眸光一闪,脚尖轻点,如白云落影,似江浪浮萍,惊鸿一瞥飞掠擂台。
    避尘紫衣随风轻扬,如仙俊容神光焕发,神才风流熠熠夺目,自信从容,气质拔尘。
    “其实,撇开实力,苏羽好英俊呀……可惜,就是小了点。”一位十八岁少女撅了撅嘴。
    “嘻嘻,我也觉得苏羽比崇南飞好看。”另一位少女,美眸异彩涟涟。
    少女悄声之言,传入夏静雨耳中,令她担忧之余,不由抿嘴轻笑,暗暗道:“苏羽迷人的,不仅是外表,内在才是他魅力所在。”
    崇南飞讶然,他自负相貌不凡,可与苏羽对比,总觉得自惭形秽,好似在气质上差了他一筹。
    一丝欣赏之色,浮现眉梢。
    “苏兄,你我皆是高雅之人,崇某不屑以大欺小,你若能在我手中撑过二十招,便算崇某输,如何?”崇南飞却是清高傲岸,自觉实力远高于苏羽,又欣赏他神采非凡,气质相投,不忍以大欺小。
    苏羽难免对此人生出几分好感,含笑拒绝:“多谢崇兄好意,苏某想全力一战!”
    “好!苏兄品行高洁,崇某自当成全!”崇南飞欣赏之色更浓,苏羽不愿占便宜,说明其品行高洁。
    “苏兄小心!”崇南飞深呼一口气,提醒一声,伸出食指和中指,二指并立,形如剑指。
    “莲花剑指!”
    嗖嗖——
    剑指周身,凝聚淡青色光晕,形如一朵夏日莲叶,绿意盎然。
    剑指飞舞剑,一团微弱白光,流淌指尖。
    在绿意衬托下,好似一朵圣洁白莲。
    青色光晕流转,白莲轻舞,霎时,好似碧波万顷的荷池,处处是清莲白荷。
    “中等功法第三层大成火候,一般。”烈火阁老,淡漠点评。
    但一句一般,令九川郡武宗学府的督查,长松一口气。
    烈火阁老,向来以严厉著称,他嘴中的一般,非同小可。
    看来,今年九川郡武宗学府躲过去了,如果武宗学府表现差劲,对应的督查,亦要受到相应责罚。
    其余十二位督查,或多或少,露出羡慕目光,忐忑不安继续观战。
    苏羽临危不乱,眸光一闪,施展出《寒冰风暴》!
    刹那间,风雪大作,寒风呼啸。
    周遭空气,瞬间冷却三成!
    丝丝寒气,令空气凝结为冰雾。
    一时间,仿佛冰雪世界降临!
    苏羽一腿,裹挟无穷冰寒,仿若一条冰龙出世,冻结世间一切!
    “又是中等功法第三层大成?才十四岁,恩,一般。”烈火阁老,淡淡点评。
    除却方云之外,十二位督查,亦不由赞赏。
    “十四岁就领悟到此种层次,其悟性,或许还在崇南飞、东麟之上,皇室倒是培养出一个不错人才。”
    知道苏羽往事者,非常稀少,毕竟苏羽并未扬名大陆,仅有仙羽郡当地人才清楚许些。
    方云额头冒出一丝冷汗,若被烈火阁老知道,苏羽乃是他驱离,不知会否责备。
    毕竟,武宗学府乃是圣域的分支,搜罗天下最强的天才。
    反观皇室,则远无武宗学府优势明显。
    若被皇室赶超,圣域难免难堪。
    擂台之上,二人碰撞!
    一个虚实难辨,剑指连连。
    一个寒冰大作,诡异出奇。
    铿啪擦——
    蹭蹭——
    正面撼击之中,许多观众想象里,苏羽不堪一击的场面并未出现。
    妖孽之王,崇南飞目含惊色,蹭蹭倒退了三步之远,甩了甩指间厚厚的寒冰,颇为吃惊:“中等功法第三层大成?”
    苏羽则倒退了四步之远!
    寒冰风暴之下,首度略逊于对方。
    但,妖孽之王的震惊非同小可,他乃是六重天小成,高出苏羽两个层次,如此巨大的境界压制,竟仅仅只是略胜一筹?
    这要归咎于苏羽的体魄,经受地玉火髓洗礼之后,体魄远超常人。
    否则正常情况下,刚才一击,苏羽应该倒飞而去。
    “再来!”苏羽眸中吞吐着兴奋之光,刚才全力一击,他隐约触摸到大圆满的迹象。
    果然实战才是最佳磨砺,并且,崇南飞实力与他相当,没有比他更合适的磨刀石。
    崇南飞收起小觑之心,战意大起:“苏兄小心,崇某就不再保留!”
    “莲花剑指!”剑指飞舞间,宛若莲花摇曳,炫美灿烂。
    此次一指,威力比之刚才强大三成不止!
    苏羽不怒反喜,悍然硬撼!
    蹭蹭蹭——
    这一次苏羽倒退六米之远,险些坠落擂台。
    但,苏羽眸中喜色连连,低喝一声,与妖孽之王崇南飞纠缠一起。
    砰砰锵锵——
    铿啪擦——
    二人身影如风,同样风才绝伦,同样天资过人,同样招式威力奇大。
    台下观众目瞪口呆。
    “苏羽……竟能与本届四大天骄正面交战?”
    “这岂不是意味着,他有杀进前十的能力?”
    大皇子,不知何时,已霍然起身,满面惊骇,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慌弥漫心头。
    苏羽之强,超乎想象!
    照此下去,苏羽并非没有进入前十可能。
    一旦他成为圣域弟子,他日修炼有成归来,为仙羽郡王报仇,岂不是……
    大皇子内心悔意,首度强烈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