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五十二章 圣门大会


    沉思半晌,郑一林走过去,微笑和煦:“静雨,不知考虑得如何?”

    夏静雨抬眸,脸颊残红渐去,取而代之,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恬淡:“不用,多谢郑学长好意……另外,还是叫我学妹吧,或者夏姑娘,我不想别人误会。”

    郑一林,早在一月前,就向夏静雨暗示,可以亲身演示自己的圣意给她观摩。

    但条件是,希望能和夏静雨增进关系。

    言外之意是,圣意可以展现给夏静雨,但夏静雨必须答应某些条件,比如成为女友,或者订婚。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圣意何等瑰奇?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机缘巧合之下才可能领悟。

    君不见,偌大枫林帝国,江山代有才人出,但领悟圣意者,有几何?

    圣意之珍贵,哪怕血脉至亲,也未必肯传授。

    郑一林牺牲如此之大,索要一些回报,实乃人情常理。

    可惜,夏静雨委婉拒绝。

    今日,更是坚决拒绝。

    并且严正声明,不许喊她“静雨”,关系撇清之意,一览无余。

    夏静雨心里默叹一口气,为什么男人都这样?她内心有许些烦躁,容颜太美,有时也是烦恼,靠近的男性朋友,几乎全抱着非分之想。

    譬如郑一林,非常隐忍,与她相交整整两年没有暴露。

    最初,他一直以学长身份,相互探讨,毫无私心,夏静雨一度认为有一个值得交心的男性朋友。

    直到他数月前领悟出圣意之后,意气风发,自觉问鼎人间圣王有望,信心十足,藐视一切,甚至觉得,夏府主对他另眼相看。

    信心爆棚的他,不再如过往那般小心翼翼维护他们之间纯洁朋友关系,暴露了内心的*。

    他时不时向她暗示一些什么,举止也逐渐轻挑,直到一月前提出非分要求。

    至此之后,她渐渐疏远了郑一林。

    说得难听些,郑一林其实就是暴发户,内心隐藏的阴暗面,在信心膨胀之后,展露无遗,包括长久以来对她的觊觎。

    莲步轻移开,夏静雨内心叹息,天下没有一个好男子……

    正自幽幽轻叹间,内心突然闯进一个紫衣身影。

    同样领悟圣意,苏羽却不求回报,坦然传授圣意,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并且自始至终,他凝望她的眼神,澄澈而无杂念,有的仅是对她的感恩,绝无一丝非分之想。

    而一切的源头,仅仅是曾经的一弓之恩。

    念及至此,夏静雨忍不住抿嘴轻笑,笑靥如花,空灵唯美,圣洁出尘。

    其实,好男子还是有,身边不就有一个么?

    内心传来一丝安宁,夏静雨侧眸遥望苏羽紫衣身影,忽然觉得,其实如果真嫁给他,或许自己并不会反对。

    在他身边,才能感受到心灵充实与安静。

    郑一林眼神阴沉少许,冷冷瞪了苏羽一眼:“哼!一个刚刚领悟圣意者,有什么了不起?比圣意,他在我手中,不堪一击!”

    轰轰轰——

    竞技台入口处,再度传来剧烈动静。

    众人垂首望去,十三位实力恐怖的中年男子,依次进入竞技台入口。

    许多妖孽,惊叹出声!

    因为,他们都认出了管辖自己学府的督查!

    苏羽,也发现方云存在!

    当日,就是他徇私,将苏羽驱逐出学府。

    此仇,苏羽并未忘记!

    另外十二位,毫无疑问,也是来自圣域的督查!

    一共出现十三位圣域之人,着实令观众兴奋无比。

    圣域之人,每一位均属传说中的神话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今一出现就是十三位!

    然而,十三位神话人物进入之后,全数恭敬立在入口两侧。

    半躬着身子,深深低下高贵头颅,大气都不敢喘。

    看样子,他们似在恭迎一位至高无上的可怕人物!

    万人广场,渐渐寂静。

    十三位神话人物诡异举止,令他们深深震颤!

    咚咚——

    诡异寂静中,轻轻脚步声,宛若踏在每一个人心头。

    脚步声,时远时近,竟难以捕捉对方距离!

    苏羽心中巨震,什么样的高手,才会给他如此错觉?

    咚咚——

    脚步声,终于不再飘渺。

    入口处,出现一位华服老者。

    老者八十岁,皓首苍颜,宛若行将就木。

    一双老目,却充斥骇人精光。

    苏羽仅仅看了一眼,便觉得双眼刺痛,飞快移开目光。

    其余观众,同样如此,根本无法与老者对视!

    心中震撼,苏羽惊讶,难道他就是人间圣王?

    “恭迎阁老!”十三位尊贵的督查,单膝跪地,齐声恭迎。

    声音嘹亮,穿破九天云霄。

    恭敬浓郁,直达万里天苍。

    此人,正是圣域九大阁老之一。

    人间圣王,一心修炼,无暇管理俗世,一切事物,均有九位阁老操办。

    每一位阁老,一句话就能改变王朝更迭,躲一跺脚,枫林帝国就要颤三颤。

    如非国君重病在床,昏迷不醒,恐怕得知圣域阁老驾临,亦要前来跪迎。

    唰唰唰——

    闻言,无数武者心头震颤,齐刷刷跪迎。

    枫林帝国,武者心目中,圣域就是武神的圣地。

    地位尊贵的九大阁老,则是超然存在,是他们需要仰望的存在!

    万人跪迎之中,阁老踏入竞技台,他乃九大阁老之首,烈火阁老!

    烈火阁老面无表情,行至贵宾台,当仁不让占据首座。

    十三位督查,怀揣敬畏,悉数坐在下面,正襟危坐,不敢有丝毫造次。

    “开始吧。”烈火阁老,轻轻张嘴。

    但吐出之音,却如黄钟大吕,震慑人心。

    苏羽身躯猛颤,灵魂亦为之轻轻颤抖。

    八重天!!

    苏羽瞳孔缩成一根针!

    八重天的气势,当日仙羽郡王府一战,大皇子捏碎护身符时出现过,与之十分接近。

    烈火阁主实力,绝对是八重天的可怕存在!

    距离人间圣王仅有两步之遥的可怕强者啊!

    苏羽心中震撼,久久难平,这就是八重天!

    唰——

    裁判跃上擂台,面无表情宣布:“圣门大会,正式开始!所有参赛选手,领取圣门令!”

    皇室十六位皇室天龙,十三郡的武宗学府一百三十位妖孽学员,总计一百四十六人,挨个轮流上台,随机领取圣门令。

    苏羽领到一枚,材质不凡,上面雕刻着一个“九”字。

    众人下台之后,裁判手中出现一个密封黑箱。

    手掌伸入其中,随机抓取十个编有数字的圆球。

    “以下数字者,进入第一小组!”

    “一号、十九号、二十三号……”

    “以下数字者,进入第二小组!”

    “四号、六号、十三号……”

    半个小时,全场一百四十六位选手,被分配成为十五组。

    前十四组,每一组均有十人。

    唯独最后一组,仅有六人。

    并且,苏羽恰好被分配到最后一组,对手仅仅只有五人!

    分配完毕,裁判高声道:“第一场比试,淘汰赛!每一组第一名,得到晋级十强赛的资格。”

    闻言,众人哗然。

    目光齐刷刷射向最后一组。

    仅有六人,获取第一的希望,远超其余十四组!

    无数妖孽们,亦眼红羡慕苏羽所在之组。

    大皇子嗤笑:“运气倒是不错,竟分配到了最容易晋级的小组!”

    三皇子哑然失笑,这个苏羽,运气很好啊。

    如果在别的小组,譬如有东麟或者杜云天的小组,他定然惨遭淘汰,现在却是有机会杀进前十。

    郑一林始终关注着苏羽,略略皱眉:“算你好运!最好别遇上我!”

    之所以苏羽运气好,除了组员人数少,还有另一个更重要原因。

    其余五位组员,修为最高者,只有五重天大成,实力最弱者,只有四重天巅峰!

    以苏羽在仙羽郡,斩杀五重天大成的实力,轻易胜出第一,毫无悬念。

    淘汰赛正式开始。

    贵宾台上,烈火阁老、十三位督查,神色平淡无波。

    尽管在场之人,全是帝国每一郡最为优异的十大妖孽强者。

    可他们的交战,丝毫无法令他们感兴趣。

    十五组淘汰赛,同时开始进行。

    按照规矩,同组之中,每一个人均要与所有组员交手,因此时间漫长无比。

    整整一日过去。

    “第十五组,淘汰赛结束,胜出者,九号选手,苏羽!”

    蓦然间,裁判大声宣布。

    第一位小组王者诞生!

    台下观众,不由暗暗骚动。

    “幸运的小子,其余小组,只进行一半,他却已经成功晋级下一场比试。”

    “更幸运的是,组员实力普遍不高,除了五重天大成那个,其余都太弱,如果当年换了是我,也能杀进前十五。”

    “你们不要小瞧他,没见他与五重天大成组员战斗么?一招败敌!足以说明,他有越级而战的强悍实力。”

    ……

    大皇子嗤笑:“侥幸进入前十五,也是垫底存在,自讨无趣。”

    三皇子含笑不语,随即将注意力集中于东麟。

    第一位小组王者诞生,贵宾席上,难免注视一番。

    发现是一位五重天小成的家伙,众人难免暗暗摇头。

    烈火阁老,淡漠收回目光。

    唯独方云,略感惊愕。

    当日,武宗学府,是他亲手将苏羽逐出学府,没想到他竟好运杀进圣门前十五!

    苏羽回到备战台,遥遥观望剩下十四组强者对决。

    其中,以杜云天、郑一林、东麟三人表现,最为抢眼!

    三人,均是六重天强者。

    尤其杜云天,更是六重天大成强者!

    这时,林萧悄悄递给三皇子一张纸片。

    三皇子观看一番,浑身剧颤,脸色煞白!

    眸中含着深深忧虑,凝望还在擂台之上的东麟,脸色几度变幻。

    苏羽余光瞥到三皇子异色,不由惊疑,他还是首度发现从容镇定的三皇子如此失态。

    “三皇子,出了什么事情?”苏羽走过去询问,近距离观看才发现,三皇子手掌正轻微颤抖,显示出内心极度焦虑与不安。

    三皇子面带难看,将纸片递过去:“你看吧,这是我让林萧搜集的关于杜云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