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46章 圣门王冠
一旦待会武宗学府妖孽学员们知道,苏羽是如此躲藏过去,夏静雨清誉,旦夕毁灭。
    高洁若夏静雨,当初为清白,不惜自尽,也绝不让方轻舟触碰。
    而今,却自愿以玉体相拥苏羽,自毁清白。
    “夏……学姐……”平时冷静若素的苏羽,脑海中一片空白。
    如果是前世,与其他女人发生暧昧误会,他可以花言巧语,可以甜言蜜语,哄对方开心,趁机摆脱。
    可夏静雨,他做不到,毕竟夏静雨乃是为他保护他。
    如果没有秦仙儿这位未婚妻,苏羽大可厚着脸皮,对夏静雨负责。
    但,秦仙儿已是他未婚妻。
    她已失去父王,不能再失去唯一的未婚夫。
    夏静雨敛去泪痕,擦拭红肿眼瞳,雪肤之上,残霞犹在,恍若寒池秋荷,既清美,也凄然。
    “不要往心里去,这些,只是权宜之计。”夏静雨重复,努力让自己不去思考未来。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
    “雨儿,为父能进来吗?”
    夏静雨芳心骤然一跳,复杂望了苏羽一眼,无助的低叹:“可以,女儿已起来。”
    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苏羽在营帐之事,瞒不过去。
    夏林轩担心女儿受惊,匆匆进来。
    然而,入目中,一个面色枯槁,恍若乞丐的男子,坐在女儿床上,令身为父亲的他,如遭雷轰!
    定睛看去,男子乃是一位少年,且非常面熟!
    “苏羽!”夏林轩,再度大吃一惊,他不是被秦老救走,远走枫林帝国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但,另一个令他震怒的问题来了!
    如果女儿刚才是在赤身入寝,岂非意味着,苏羽与她同在床上?
    女儿心性高洁,绝不会做出有辱门风之事,这一点,夏林轩深信不疑。
    毫无疑问,女儿是为了庇护苏羽,假意入寝,而那时,苏羽就与她同床共枕!
    夏林轩如遭霹雳!女儿的清白……
    叶旋,以及几位妖孽学员,闻声赶来,望着营帐内一幕,全数呆若木鸡。
    夏静雨……刚才,与苏羽这个男人,赤身而对?
    全场死寂!
    感受诸多异样目光,夏静雨玉面羞红,刚褪去的残霞,重新密布脸颊。
    心性高洁的她,难以忍受他们异样目光。
    “都给我出去!”夏林轩怔然许久,面色阴沉如水,好似即将爆发的火山。
    叶旋立即带领学员们离开,精明如他,异常警惕的提醒,苏羽在营长之事,不可外传!
    否则,一旦白启雄察觉,捏碎那枚玉佩,他们悉数要陪葬!
    但是,苏羽与夏静雨赤身相对一幕,恐难保密太久。
    夏林轩冰冷的眸子,喷着滔天怒焰,望着女儿,有心痛,也有愤怒和不值。
    为一个相识不久的苏羽,有必要牺牲如此之大?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女儿失身于苏羽,纵然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清誉却荡然无存!
    试问,谁还敢娶一个陪别的男人上过床,并且是赤身而对的女人?
    最后凝望苏羽时,夏林轩胸腔燃烧一股怒火!
    好在,他怒归怒,却明白此事,并不能全归咎于苏羽一人。
    若非迫于无奈,苏羽绝不会逃进他们营帐。
    强压怒火,夏林轩沉声道:“苏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解决?”
    苏羽深呼一口气,歉然而拜:“任凭夏府主处置!”
    “好!”夏林轩思量片刻,不容置喙道:“保留女儿清誉唯一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娶她!”
    轰隆隆——
    夏静雨心中如遭雷击,芳心咚咚狂跳,仙容绯红,坚决反对道:“父亲,不可!他……”
    她与苏羽,相识不久,并无多少情愫,仅有几分好感,嫁给他,夏静雨还没有心理准备。
    “哼!你还有选择吗?让苏羽自己说!”夏林轩瞪视女儿一眼,暗恨她不争气,若不趁此机会逼婚,日后女儿还有脸嫁别人吗?
    当然,以女儿的绝世姿容,眼馋者比比皆是,嫁出去不难,但,想嫁给门当户对的人家,此事就是夏静雨抹不掉的污点!
    苏羽嘴唇翕动,一缕苦涩蔓延,抱歉道:“夏府主,恕我无法答应!仙儿是我未婚妻,我不可辜负她!”
    夏静雨一颗提起的心,轻轻放下,她真担心就这样稀里糊涂嫁给苏羽。
    可不知为何,真被拒绝后,心中并没有想象那样轻松,反而有一丝失落——他,居然真拒绝了。
    夏林轩愤怒难平,须发皆张,咬着牙一字一顿:“我女儿因你清誉尽毁,你却不想娶她,我且问你,你要将我女儿置于何处?”
    “我……”苏羽百口莫辩,怔然许久,适才拜了拜,诚挚道:“夏府主、夏学姐,请给我一点时间,圣门大会之后,处理完和仙儿的婚约,我,再给你们一个交代。”
    夏林轩怒不可遏,此事不可拖,否则离开此地,苏羽不认账,他能奈何吗?
    终究还是夏静雨心软,不忍逼迫苏羽,劝道:“父亲……让他和仙儿婚约完成再说吧。”
    夏林轩又气又怒,他为女儿争取,女儿反胳膊肘往外拐!
    “苏羽!你给我记住!此事没完!”夏林轩拂袖而去。
    夏林轩实在想不明白,仙羽郡王失势,几乎没有任何出头可能。
    而自己的女儿,要气质有气质,要容貌有容貌,他夏林轩也是一位七重天武者,在未来修炼之路可以帮到他,为什么苏羽还执着于秦仙儿!
    待父亲远去,夏静雨幽幽低语:“父亲的话,不用放在心上,我无需你负责,照顾好仙儿就行。”
    苏羽动容,惭愧道:“郡王对我有恩,临终前嘱托我照顾仙儿,他如今落难,我不可弃仙儿不顾,待诸事解决,我会给学姐一个交代。”
    闻听苏羽的苦衷,乃是出于一个“恩”字。
    她内心的失落,缓解许多,也同情许多。
    天下之人都认为苏羽一飞冲天,谁料到,反手无辜牵连,落魄如斯。
    语气略缓,夏静雨柔声道:“叫我静雨就好,能告诉我,仙儿近况吗?”
    苏羽颔首。
    ……
    一个时辰之后,夏静雨既欣慰又担忧。
    欣慰的是,秦仙儿安然无恙,已经远走凤凰帝国,那是一个丝毫不弱于枫林帝国的强大国家,枫林帝国的势力,难以威胁仙儿。
    担忧的是,苏羽为报恩,执意参加圣门大会,希望渺茫不说,很可能羊入虎口,插翅难飞。
    帝都乃是大皇子的大本营,一旦圣门大会结束,苏羽眉心的圣门印记消失,那时大皇子对付苏羽,再无任何顾忌。
    动用全帝都的高手情况下,苏羽就算突破九重天,也要饮恨当场。
    可以说,苏羽是背水一战,拿不到第一,只有死路一条。
    苏羽也得到许多讯息,原来,仙羽郡王当日被三皇子救下,并未死去,仅仅失去一条手臂!
    此消息,令苏羽惊喜万分!
    但,另一个消息,却让他如堕冰窖。
    鉴于二皇子遭遇反叛诛杀,仙羽郡王罪名已定,十日之后,即将问斩!
    而按照时间推算,十日后,恰恰就是圣门大会结束那一天!
    苏羽,没有任何多余时间。
    这让苏羽更加坚定圣门大会夺取第一的决心!
    一定要夺取第一,绝不能让仙羽郡王死去!
    “剩下几日,我陪你切磋,希望对你实力提升有帮助,否则,以你现在实力,进入前三十希望都不大,夺冠更渺茫。”夏静雨感动苏羽的执着与重恩,决心全力相助。
    苏羽轻轻摇首:“不可!”
    “为何?”夏静雨轻咬嘴唇。
    苏羽冷静道:“大皇子对我除之而后快,进入帝都后,极有可能会派遣杀手,暗中将我除掉。”
    “一旦我被暴露在你们队伍之中,为了掩人耳目,很可能将你们全部灭口!我不能连累你们。”苏羽徐徐道。
    白启雄一幕,作证苏羽之言,绝非耸人听闻。
    夏静雨心知如此,却不忍道:“那你何去何从?如果我们都保护不了你,还有谁还能保护你?”
    苏羽只是一介乡镇小子,结识的最强权贵,仅有仙羽郡王而已。
    夏静雨实在想不出,苏羽还认识谁。
    “有一个人!”苏羽眸光闪烁。
    翌日清晨,武宗学府若无其事出发。
    苏羽装扮一番,化作仆人,混在人群之中,眉心圣门印记,悄悄覆盖。
    在夏林轩叮嘱之下,妖孽学员佯装不知,徐徐进入帝都之中。
    队伍远方,白启雄和陈护卫暗中盯了许久。
    陈护卫徐徐摇头:“看来真不在,白盯了一晚上!”
    白启雄亦有几分气愤:“该死的狡诈小子,真让他逃脱掉!我们立刻回去复命!”
    ……
    进入帝都之后,苏羽复杂凝望着夏静雨。
    夏静雨雪眸轻颤,内心失落,一丝丝酸楚翻滚心间。
    为防被人察觉,他们并无诀别之话,仅以眼神送别。
    也许这一别,将是永远。
    苏羽争夺不了圣门王冠,就难逃一死。
    趁人不备,苏羽进入巷子,消失不见。
    夏静雨香肩簌簌,心中悲楚。
    “哎……雨儿,你又何必?”夏林轩身为七重天强者,苏羽的离开,他焉能无法察觉?
    轻拍女儿肩膀,轻轻叹息:“明明,你可以强行令他留下,以他重情重恩性格,你若以死相挟,他必会妥协。”
    夏静雨雪眸复杂:“父亲,就让他去吧,我,不能成为束缚他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