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45章 舍身救援
夏静雨又气又羞,玉手掀开被窝,露出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身躯,形如乞丐。
    但,视野中出现那张面容之后,夏静雨雪眸,再也未曾离开!
    错愕、难以置信密布雪眸中,夏静雨更有时空错乱之感。
    苏羽,不是逃离枫林帝国么?为何,会在帝都城外,在我床上?
    怔然许久,夏静雨走近,确定并非做梦,苏羽身上依旧是十数日前的新郎装。
    是他!真是他!
    夏静雨呼吸凝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内心难以抑制惊喜,她憔悴玉容,神采骤然焕发,折身欲往外行去:“父亲,苏羽他……”
    唰——
    苏羽半睡半醒,夏静雨的靠近,令他稍稍从睡梦中清醒。
    脑海虽沉重,思维却仍在,下意识抓住夏静雨皓腕,嘴唇蠕动:“不要……危险……我被追杀……”
    短短数语,苏羽再度陷入沉睡。
    夏静雨吃了一惊,苏羽已然是圣门印记者,谁敢追杀?
    她迅速意识到苏羽要表达意思,有人要杀他,如果暴露他存在,追杀他的人,或许为了灭口,连同他们一起灭杀!
    若在仙羽郡,夏静雨还不会过于担心,父亲就是仙羽郡武力神话。
    但在帝都附近,高手如云,很难预料。
    不能让人发现苏羽存在,消息一旦泄露,必是灾难!
    夏林轩并未走远,闻听女儿异样,慌忙行来:“雨儿,发生何事?”
    夏静雨忙掩饰:“哦,没事,女儿有些失神,父亲请别进来,女儿已宽衣。”
    伸手欲掀开帐篷的夏林轩,收回手,无奈轻叹:“没事就好……苏羽那孩子,吉人自有天相,你不要多想。”
    “我知道,父亲。”夏静雨心脏咚咚急促跳动,皓雪玉容,绯红若霞。
    闻听父亲远去脚步声,适才暗送一口气。
    回首凝望苏羽熟睡面容,夏静雨内心说不出的欢喜,清眸中雾气弥漫,颤声呢喃:“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还能再见你。”
    一滴清泪,无声滑落。
    静静凝望苏羽,夏静雨心灵充实而安静,温暖而祥和。
    亦如那一日,梨花月下,苏羽握着她的手,带她进入圣意感悟中,驰骋于无穷自然意境,依偎在他踏实怀中。
    永难忘怀的感触,铭刻于心。
    假使时光流逝,岁月沉沦,夏静雨忘却天和地,亦不会忘记那一夜的圆月清辉,那一夜的满庭梨花,那一夜的忘情入怀。
    怔然许久,夏静雨才意识到,要为苏羽准备食物和清水,起身间适才发现,苏羽始终握着她皓腕,不肯松懈。
    抿嘴柔笑,夏静雨蹲在床沿,默默守候在他身旁。
    营帐之外,白启雄、陈护卫,面色凝重。
    “怎会这么巧,仙羽郡武宗学府,护送学院十大妖孽进入帝京参加圣门考核。”
    十三郡,每一个武宗学府,均有权力保送十个学府当代最强者,进入帝京参加圣门大会。
    换句话说,此群人中,有足足十位圣门印记者!
    “前辈,要查探苏羽在不在,并不难,难的是,苏羽若真的在,我们该如何处置?”陈护卫行事老辣,思虑深远。
    “他若不在,此事好说,道歉即可,以我二人身份,武宗学府未必能过分刁难。”
    “难题是,若苏羽真在其中,我们该如何办?一旦动手,想不引起他们察觉,尤其躲过夏林轩察觉,几乎不可能!可若不动手,明日苏羽就随他们就进入帝京,再难下手。”
    白启雄沉吟半晌,眸光冰冷:“还用说?当然是将他们全部灭口!”
    “杀一个圣门印记者是杀,杀一群也是杀,有大皇子赠送的玉佩,足够将他们全数灭杀,一个不漏!”
    陈护卫倒抽一口凉气,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大皇子护卫!
    他与白启雄,乃是一根绳上蚂蚱,自然惟命是从!
    半晌之后,白启雄扯下面具,展露真实身份,与陈护卫现身营帐之外。
    武道六重天与五重天,两位高手现身,立即引发骚动。
    夏林轩和叶旋立即到场。
    夏林轩眉毛微皱,陈护卫乃无名小辈,他或许不认识。
    但白启雄,当日镇擒仙羽郡王,武道六重天巅峰实力,他历历在目,怎会不认识?
    “白启雄!闯我营地,意欲何为?难不成,本府主亦要谋反么?”仙羽郡王的遭遇,夏林轩异常愤慨。
    仙羽郡王一生,忠君爱民,素有清誉,岂料陷入皇权争夺,深陷囫囵。
    而今,大皇子的狗腿子现身营帐之外,焉能有好态度?
    白启雄冷然道:“白某奉命追拿要犯仙羽郡主,我们接到密报,贵学府一直窝藏她,白某要搜查一番,夏府主还是让开为好!”
    秦仙儿,已是枫林帝国缉拿要犯,任何人窝藏均难逃帝国制裁,哪怕是夏林轩!
    “白启雄,莫非你忘了武宗学府来历?”夏林轩眸子渐渐冰冷。
    武宗学府,实质上乃是圣域分支,理论上并不归属皇室管辖、
    白启雄无声无息取出一道玉佩,蕴含武道七重天巅峰一击。
    夏林轩瞳孔一缩,暗暗心惊。
    若是释放出攻击,包括他在内,在场所有人均可能瞬息陨灭!
    “夏府主,此事有古怪。”叶旋悄声传音。
    “白启雄明知我等是圣域分支,还敢如此威胁,我看,他真有将我等全数灭杀的念头。”
    夏林轩暗暗颔首,他也察觉出事情不寻常,白启雄胆子未免太大。
    沉思半晌,冷冷道:“白启雄,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最终,夏林轩还是选择妥协,他死不要紧,但营帐之中却有学府十位妖孽学员,他们不可枉死。
    徐徐让开路,夏林轩心中无愧,从未窝藏过秦仙儿,自然不惧搜查。
    白启雄和陈护卫联手,挨个营帐检查。
    一个一个,丝毫未有错漏。
    直到最后一个营帐之前。
    二人脸色略有些阴沉,难道,苏羽并未混进来?而是临时改变方向,遁入其它地域?
    白启雄正欲掀开营帐,夏林轩伸手阻拦:“这是小女营帐,她已入寝,不容你们侵犯!”
    陈护卫眸子微微一眯,白启雄猛然警惕,难不成,苏羽就在其中?
    暗暗握紧怀中玉佩,白启雄随时准备捏碎它,连同苏羽,将在场所有人同时镇杀!
    早已闻听外面动静的夏静雨,芳心咚咚狂跳,搜捕苏羽之人来了么?
    父亲竟然也阻拦不住,可见来者有多可怕!
    不行!绝不能让人发现苏羽存在。
    否则,不止苏羽危险,他们一行人同样危险!
    但,营帐简陋,一目了然,并无藏人之地!
    耳听脚步声急促行来,夏静雨心中焦急。
    蓦然间,似想到什么,俏容微红,似雨后红荷,清丽脱俗。
    清眸含着水雾,夏静雨掀开被褥,躺入其中。
    未免苏羽痕迹被发现,侧身而卧,挡住苏羽存在。
    盖好被子,一眼望去,被褥中,仅有一位睡卧仙子。
    唰——
    恰在此时,白启雄神经紧绷,掀开营帐,入眼的,是一位女子侧睡背影。
    失望之色,溢于眼瞳。
    但,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烁。
    会不会,苏羽就在床上?
    只是,念头一闪而逝。
    为一个男子如此牺牲,此生清白尽毁。
    虽然从搜集信息来看,夏静雨与苏羽有几分熟悉,却远未到此种舍弃清白的地步。
    陈护卫望去,眸光闪了闪,亦暗暗摇头。
    武宗学府,并未藏纳苏羽。
    如此看来,他中途改变方向的可能极大。
    二人对视一眼,在夏林轩愤怒眼中,悻悻告退。
    夏林轩和叶旋,实则暗松一口气,他们检查夏静雨营帐时,白启雄分明涌动浓烈杀意,是针对他们所有人的杀意!
    那一刻,他们还真怕发现什么。
    营帐外面动静,终于令沉睡的苏羽,稍微惊醒。
    迷糊睁开眼,一张美若仙子容颜,赫然清晰!
    那样熟悉,那样绝世芳华,又那样深刻人心。
    只是,仙子清眸却含着水雾,脸颊微红,有羞怯,也有清白已毁的伤感。
    “夏……夏学姐……”苏羽怔然,恍若梦幻。
    分明逃难,昏迷于一间营帐之中,为何醒来,入目的却是相拥含泪的夏静雨?
    闻听声音,夏静雨适才发现苏羽清醒,红霞爬满皓雪脸颊。
    “你……不许看。”夏静雨轻声低唤,含泪脸庞,如雨带梨花,惹人怜爱。
    “好了。”夏静雨穿好衣衫,三千青丝,略有许些凌乱。
    “夏学姐,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你……”苏羽依旧倦意重重,强忍睡意,不安询问。
    夏静雨清眸平静,轻轻摇首:“是白启雄来过,为保你安全,方才只是权宜之计,你不用放在心上。”
    苏羽本是八面玲珑之人,夏静雨一言带过,他却已然明白所有过程!
    咚咚——
    苏羽心脏狠狠颤动一下,失神的望着夏静雨。
    不用放在心上?怎能不放在心上?
    夏静雨,一个黄花闺女,为了保护他,不惜自毁清白!
    对一个女人而言,这意味着什么,她眼中残留的水雾,说明一切!
    神月大陆,礼法森严,男女授受不亲,远非地球可比!
    仙羽郡王,为了抓到有损女儿清白的苏羽,不惜全城搜捕,大动干戈,此世之人对贞洁看重可见一斑。
    况且,夏静雨,本就是心性高洁之女。
    今日之事,可能令夏静雨永世背受不洁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