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43章 圣门之战
“仙……儿……不哭。”苏羽喉咙嘶哑,安慰仙儿。
    “苏羽哥,父王他……”仙儿扑进他怀里,抱着他脖子,放声哭泣。
    苏羽眼中湿润,语调哽咽:“不哭……父王若泉下有知,看见你哭泣,不会瞑目。”
    仙儿小手擦着红肿的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哭,可眼泪还是不争气滚落,小小的身躯,如秋风中瑟瑟轻颤秋叶,簌簌抖动。
    “父王没了,仙儿没父王了……”仙儿生平第一次陷入孤独中,害怕、无助、彷徨回荡心灵。
    苏羽怜爱,深深拥她入怀,轻轻抚摸着她小脑袋:“仙儿还有我,我会在你身边。”
    一股温暖,流溢心田。
    仙儿抬起脑袋,一夜间仿佛成熟的大眼睛,仔细打量自己未婚夫。
    坚定温暖的眸子,强打镇定的安慰笑容,还有,脸上触目惊心的血痂。
    仙儿咬着嘴唇,伸出玉手,小心翼翼取下血痂。
    每取一块,心疼一分,豆大的眼珠就多一颗。
    这些血,是为她而流。
    “仙儿,你……”苏羽不解,他只感觉到,仙儿对他好像多了一股不曾有过的感情。
    以前,仙儿任性贪玩,苏羽在她心里,大略只是一个熟悉的玩伴。
    经历人生剧变之后,她懂事许多。
    “苏羽哥!”仙儿突然抱住苏羽脖子,用尽了力气,仿佛,害怕下一刻苏羽就会离她而去。
    父王已逝,苏羽是她仅剩亲人,尽管,只是一天的未婚夫。
    感受到仙儿娇躯的颤抖,苏羽无声轻拍着她后背。
    此时,不需要言语,苏羽已能感受到仙儿心意。
    一男一女,二人静静相拥。
    历经大难之后,二人的心,渐渐融合一起。
    许久,仙儿终于停止啜泣,小脑袋在苏羽怀里拱了拱,扬着头,红肿俏眸中,有一缕羞涩:“我要做苏羽哥的新娘,永远,永远……”
    苏羽垂首,点一下她额头,心中怜爱:“你永远是我新娘。”
    仙儿脸颊微红,安心躺在苏羽怀中,失去父王之后,心灵重新找到依靠的港湾。
    唰——
    秦老带着药材回来,凝望这一幕,神色复杂。
    默然不语为苏羽配置好疗伤之药,仙儿抢着为苏羽敷上。
    曾经只知贪玩的仙儿,此刻却如贤妻良母,小心翼翼的呵护苏羽,小脸流溢着满足。
    半日后,休息好。
    秦老悠悠道:“小郡主,苏羽,我按照郡王遗命,带你们离开枫林帝国,前往小郡主娘亲所在的凤凰帝国,那里,有小郡主娘亲的族人,以后会照顾好她,你们准备好出发吧。”
    小郡主娘亲,居然是凤凰帝国之人?
    联想起小郡主脖子后面,一条九尾凤凰印记,苏羽了然。
    大皇子他们,以叛国罪擒拿郡王,并非空穴来风。
    仙羽郡王叛国罪是假,但与他国之人有关联,却是不假。
    而今,他和秦仙儿,要远走他国,逃离枫林帝国么?
    苏羽冰冷眸光闪烁:“秦老,你带着仙儿去吧,我留下来!”
    “郡王的仇,总有一个人要报!”不杀大皇子,苏羽永世不为人!
    秦老叹息:“我且问你,你拿什么报仇?身为大皇子,深居宫中,手下精锐数万!高级武者层出不穷,以你实力可能杀到他面前吗?”
    “个人武力,无法与帝国抗衡,他地位崇高,身为一国大皇子,与他为敌,就是与帝国为敌,就是九重天强者,亦难与帝国争锋。”秦老语重心长。
    苏羽复仇的信念,丝毫不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日无法报仇,一年呢?十年呢?穷我毕生之力呢?终有一日,我会复仇!”
    秦老动容,此子当真是一个重情重恩之人。
    感念郡王之恩,欲以一生回报。
    秦老不忍,如此英才,一世困顿于复仇,委实可惜,良久才叹道:“其实你要报仇,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希望非常渺茫。”
    “请秦老指教!”苏羽豁然动容。
    秦老指了指苏羽眉心圣门印记:“就是它!”
    苏羽不解:“圣门令,仅是圣门大会参赛资格,它怎能撼动枫林帝国?”
    “圣门令当然不行,但,人间圣王呢?”秦老目露崇敬。
    人间圣王?一念间,主宰枫林帝国皇室更迭的武力神话,如果是他,绰绰有余。
    但,苏羽怎么可能让人间圣王相助?
    “你所参加的圣门大会,其实,还有另一层意义,那就是,圣域弟子争夺赛!只要在圣门大会中,打入前十名,就有希望成为圣域弟子!”
    什么?圣域弟子?苏羽豁然动容!
    圣域之主,就是人间圣王,成为圣域弟子,岂非有机会面见人间圣王?
    只要人间圣王点头,苏羽便可大仇得报!
    “并且,如果你能夺得圣门大会第一名,就有机会得到人间圣王一个许诺,任何条件都行。”秦老目光灼灼,言外之意,苏羽可以许诺,灭杀大皇子!
    苏羽握了握拳:“那好!圣门大会,我苏羽必要夺冠,诛灭大皇子!”
    秦老不抱希望,轻摇苍老头颅:“十数日后,就是圣门大会,以你的实力,莫说第一名,前三十名都难以排进。”
    当年白启雄,武道六重天小成,也只能饮恨在十名之外。
    苏羽如今连五重天巅峰都难敌,何谈夺冠?
    “况且……”秦老语重心长叹息:“况且,以你表现出的天份,大皇子绝不容许你存活于世,你留在枫林帝国,必定杀机重重,不如随老夫前往凤凰帝国,保你一世平安。”
    默然片刻,苏羽复仇之念丝毫未熄灭。
    “父王待我恩重如山,亲如子嗣,试问,为人子女,杀父之仇怎可不报?”苏羽握住了拳头。
    仙儿抓着苏羽袖子,水汪汪的眼睛,满是仇恨与坚定:“苏羽哥,我和你一起,我也要为父王报仇!”
    拍着她的小脑袋,苏羽轻轻摇头:“不!仙儿,我一人足矣,我们之中,总要有一个活着,莫要辜负父王为我们的牺牲。”
    此去凶多吉少,他一人冒险即可,没必要连累仙儿。
    “不!我是苏羽哥新娘,死也要跟苏羽哥一起……”仙儿倔强,她已经失去父亲,不能再失去苏羽。
    一记掌刀,突兀砍在她脖子上,令她软倒进苏羽怀中。
    收回手掌,苏羽怜爱抵着她额头,柔声道:“仙儿,好好活着。”
    言毕,将她交给秦老,俯身拜谢:“有劳秦老!”
    秦老目露复杂,苍老叹息:“郡王有此女婿,当可瞑目!你好自为之,小郡主,我会送到到凤凰帝国。”
    “他日你若想探望她,可来手持此令来凤凰谷。”秦老丢给他一块火凤形状令牌,老目中,有着复杂,迟疑提醒道:“不过,如果修为不够,千万不要来,否则会引火烧身。”
    苏羽心中凛然,凤凰谷是何等圣地?以至于秦老如此凝重提醒他。
    唰——
    秦老抱着昏迷的小郡主,闪烁消失在林中。
    苏羽收好令牌,原地休养伤势。
    此次伤势虽重,但在强悍肉躯、圣门令以及秦老配置药草作用下,迅速恢复。
    两日后,苏羽伤势复原大半,陡然睁开眸子,精光闪烁。
    一股强大气血之力,充盈四肢百骸,远超四重天大成。
    拳掌挥洒间,体内噼里啪啦如炒豆子般的声音,爆响不断。
    “真是因祸得福,几经重伤,体内沉淀的地玉火髓药力被激发,令我修为突破一个层次。”苏羽感受着四重天巅峰的修为,喜出望外。
    圣门大会在即,任何一次修为提升,均显得极为宝贵。
    “若再遇上大皇子,单打独斗之下,我未必没有一战之力!”苏羽眸中杀机浓郁。
    大皇子此生不灭,苏羽永难瞑目!
    沙沙——
    苏羽双耳轻轻颤抖,一丝异样轻微声响,落入耳中。
    并非林中动物之音,而是人类脚步急行才有的动静。
    神色凝重,苏羽眸光轻转,悄然无声离开洞穴,施展《云影萍踪》,如白云落影,似江浪浮萍,倏然间飞掠到两里之外,隐藏于石缝之后。
    双瞳逐渐化为水晶,苏羽以超强眼力,清晰观察两里之外。
    一草一木,一虫一鸟,宛若近在身前。
    唰唰——
    三个猎户打扮中年男子,鬼鬼祟祟靠近山洞,在距离两百米之远草丛中,蛰伏不动。
    为首中年男子,眉心有一道疤痕,实力达到可怕五重天巅峰。
    左右两侧青年男子,则有五重天大成。
    强大组合,足够横扫六重天以下一切强者。
    苏羽冷笑,五重天强者,怎会甘为猎户?
    毫无疑问,他们乃是大皇子派遣,暗杀苏羽的强者。
    数日前,秦老匆忙逃走,难免留下痕迹,两日内足够追兵寻找至此。
    苏羽身上有圣门印记,大皇子纵然有泼天巨胆,也不敢光明正大杀他。
    唯有暗杀,方可一劳永逸。
    “陈护卫,该怎么办?”左右两侧的猎户,经验老辣,以眼神传递讯息。
    陈护卫,五重天巅峰,正是首领。
    他们三人,本是护送秦国公参加仙羽郡王女儿订婚仪式的贴身护卫,两日前暗中受命,暗杀苏羽。
    起初,他们亦大惊失色。
    但是,当秦国公许诺他们难以抵挡诱惑后,铤而走险,暗杀苏羽。
    此行,他们抱了死志。
    苏羽不死,便是他们死。
    敢向圣门印记者出手,无人能逃脱一死。
    陈护卫眉心疤痕轻轻蠕动,凶眸仔细打量周围:“山洞附近没有蛇虫鼠蚁,说明洞穴中有人气,野兽不敢靠近。”
    “洞口附近脚印新鲜,说明最近有人活动。”
    “总结推测,他们极有可能还在洞府之中,或者刚走不久!”
    陈护卫,经验毒辣,观察一番,道出无限接近事实的推断。
    “你们两人暗中盯着,我回去通知白启雄大人!”陈护卫细微传音,如草丛青蛇,动作小心翼翼,沿原路返回。
    有武道七重天的秦老,仅靠陈护卫和两个五重天大成,无法擒杀苏羽。
    确保万无一失,大皇子暗中吩咐白启雄从旁策应,并赠予一件宝物,可以释放武道七重天巅峰一击,必要时候斩杀秦老。
    两个五重天大成高手,留下盯梢。
    二人聚精会神,如蛰伏猎豹,双眸锐利有神,一动不动。
    数分钟过去。
    嗖——
    异变陡生!
    冷流气卷,锋利铁箭,穿透林间云雾,骤然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