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42章 大悲大落
大皇子瞳孔骤缩,面色陡沉:“大胆武者,此乃皇室中事,还不速速退下?否则,枫林帝国,偌大疆土,你难逃一死!”
    武道七重天虽强,却远不足以与帝国对抗。
    夏林轩亦是武道七重天,此刻,却不敢随意插手,可见对帝国忌惮非同小可。
    老者苍老面皮抖了抖,揶揄冷笑:“老夫并非枫林帝国之人,你区区一个皇子,能耐老夫何?”
    言毕,一手抓起苏羽,一手抓着仙儿,冷冷瞪一眼白启雄。
    “还不给我滚?”
    仅仅一眼,白启雄面色一白,心底一个咯噔,下意识停手。
    仙羽郡王抽身而退,感激而拜:“多谢秦老解围。”
    此人,正是秦老!
    秦老苍老瞳眸环视一周,七重天之威,令人手脚冰凉,无人敢跃半步!
    “郡王,走吧,枫林帝国,已容不下你。”秦老苍凉叹息。
    仙羽郡王神情悲恸,仙羽郡,他一呆就是数十年,早已是他故乡。
    而今,被奸人所迫,不得不离开帝国,叛逃出境。
    怀着浓浓眷恋,仙羽郡王飞身离去,追上秦老,踏上叛逃之路。
    眼见仙羽郡王要随老者而走。
    大皇子满脸戾气,肉痛中咬咬牙,怒吼道:“给我留下!”
    啪——
    大皇子一掌拍碎脖子中隐藏的一枚吊坠。
    嗡嗡嗡——
    一股可怕之极的气息,磅礴席卷八方。
    一个高大的火红人影,骤然浮现于他身后。
    人影模糊,好似是真气凝聚而成,却散发着可怕威压!
    秦老,面庞陡然凝重:“武道八重天!!不好!快走!”
    那人影,乃是武道八重天强者,以真气凝聚而成,蕴含着武道八重天绝命一击!
    即便是七重天的秦老,亦要瞬息陨灭!
    此物,乃是大皇子最后的防身宝物,珍贵异常,只能使用一次。
    “想走?晚了!给我杀!”大皇子狞笑一声,杀心大起。
    呼呼——
    火红人影动了,铺天盖地,斩灭无数生灵的可怕威能,席卷四方!
    宾客尽皆匍匐在地,无法动弹,惊骇到极点。
    秦老面露罕见凝重,夺路而逃。
    但,哪里逃得过八重天一击?
    轰隆隆——
    一条十丈之长火焰刀刃,自火红人影中斩出。
    嗤啦——
    空气燃烧,爆发出剧烈呜咽。
    气流狂卷,火风四作,令人窒息欲绝!
    啊——
    秦老张嘴喷出一口血,火焰刀刃尚未斩来,一丝余波,他便遭受重创!
    苦笑一声,秦老心知,恐怕他要殒命于此!
    然而就在这时。
    唰——
    一道人影,竟飞到了秦老身后,以肉躯抵挡恐怖的火焰刀刃!
    “秦老!仙儿与玉儿,拜托你了!”
    仙羽郡王,目露绝望,回首深深凝望。
    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郡王!”秦老苍颜动容,震惊吼叫!
    “快走!仙儿和羽儿活着,本王此生了无遗憾!”仙羽郡王苍凉一笑。
    秦老面露不忍,咬咬牙,带着两个孩子,飞奔而去。
    苏羽仅有一丝清醒,看着仙羽郡王,为护送他们安全离开,自己留下抵挡绝命一击,内心翻滚着无言悲恸。
    一股撕心裂肺的悲恸,在内心嘶吼。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苏羽!替我照顾好仙儿,拜托了……”仙羽郡王含着老泪,纵横流溢,留下一张,慈祥又苍凉的笑意。
    这一笑,竟是永别!
    下一刻,他被无穷烈焰吞噬……
    这是苏羽眼中最后一幕景象,恩重如父的仙羽郡王,为了他和仙儿,付出了自己生命!
    “不!!!”苏羽竭力嘶吼!
    一股前所未有的仇恨,回荡内心!
    那仇恨,似要撑爆肉躯,似要毁天灭地,似要摧毁一切的桎梏!
    “大皇子!!!!”苏羽发出了震天嘶吼,无穷恨意与杀意,徘徊于九天,冲破云霄:“不杀你,我苏羽,永世不为人!!”
    砰——
    仙羽郡王抵挡绝大部分烈焰,仍有一丝余波迸溅,席卷秦老背后。
    秦老仰面喷出一口血,瞬息重伤。
    但,借着这股冲力,逃出郡王府,飞快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仙羽郡。
    苏羽的誓言,却久久回荡在郡王府天空,迟迟不肯散去。
    那恨意,贯穿天苍云霄,燃尽山河大地,似要将这世间一同葬送!
    闻者惊心,背脊发凉。
    那份誓言,执着得可怕!
    大皇子心脏咚咚狂跳,一丝不安,迅速爬满心间。
    身为皇子,身为皇权者,他不安之时,十分罕见。
    礼堂中,一片狼藉。
    火红人影,渐渐消散。
    留下一道长达十丈的可怕深槽!
    然而,深槽中,躺着一位濒死的中年人!
    其右臂,化为尘埃,鲜血淋漓,狰狞刺骨,浑身气血衰弱,气若游丝,即将陨灭。
    竟然是还未死透的仙羽郡王!
    连秦老都无法活命的一击,仙羽郡王却侥幸活下来!
    “三弟!你什么意思?”大皇子双眸泛着凶厉之光,狠狠瞪着三皇子。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是三皇子用自己的珍贵护身符,救下仙羽郡王。
    否则,仙羽郡王不是失去右臂那么简单,而是被烧为灰烬。
    三皇子,依旧笑如春风,声音和煦温暖:“大皇兄,我们此行乃是押解郡王回帝京,若当场将他格杀,如何向天下交代?难道要落一个不分青红皂白,残杀郡王的名声?万一引起其它郡王不安,造成帝国****,大皇兄该如何向天下交代?”
    “你!”大皇子恼怒,却深知三皇子所说字字在理。
    面色阴晴不定,大皇子深深注视三皇子一眼,转而怒喝:“兵分两路,一路押解郡王回京,一路追捕仙羽郡主!”
    此事,尘埃落定。
    一代郡王,右臂尽废,成为残疾,沦为阶下囚。
    仙羽郡,从此除名。
    但,大皇子损失极为惨烈!
    二皇子被斩杀!
    他本人右眼被废,容颜被毁!
    与除掉仙羽郡相比,大皇子付出代价实在太高昂!
    更为甚者,逃走了仙羽郡王女婿,那临走时的誓言,化作一根刺,令大皇子心中难安。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大皇子绝不愿意对仙羽郡出手,代价,太为惨烈!
    皇室中人退去,三皇子离开郡王府前,轻轻叹息:“一代忠君郡王,不该有如此下场,本皇子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
    宾客退去,秦国公与不少权贵,却是跟上了大皇子。
    他们乃是支持大皇子的人马,此行回京,自然与大皇子同行。
    路途中,大皇子召见秦国公。
    “听闻,你的儿子与苏羽之间有过节?”大皇子右脸缠着绷带,刺眼剧痛,令他语调颇为冷厉。
    苏羽一鸣惊人,他自然要打听苏羽讯息,得到此内幕,不算难事。
    秦国公不敢隐瞒:“为了一个女人。”
    念及至此,秦国公悔恨交加,早知苏羽隐藏如此之深,如此之可怕,既是灵魂天赋者,又是圣意领悟者。
    说什么当初也要阻止儿子,不会与他争夺一个女人!
    如今却是悔之晚矣。
    “那么,除掉苏羽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大皇子恨声道。
    秦国公浑身一颤,脸色煞白:“请大皇子开恩!苏羽乃圣门印记者,一旦被追查到我秦府对他下手,我秦族上下,满门抄斩!”
    秦国公如何不明白,大皇子乃是担心自己动手,被人间圣王问罪,所以,让秦家代办,日后东窗事发,也是秦家顶罪,与大皇子无关。
    大皇子冷哼道:“难不成,你以为苏羽日后会放过你们?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就不信苏羽会忘掉仇恨!不趁他现在羽翼未丰铲除,日后,你秦家必遭灭门之祸!”
    秦国公沉默半晌,眸中渐渐浮现厉色,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为今之计,只有将其暗杀!你秦府培养了不少高手,是时候给予重任了,此事若成,他日本皇子登基,记你头功!”见识过苏羽的可怕天资,大皇子极为忌惮苏羽。
    “臣明白!”秦国公心中冷酷,渐渐打定主意。
    顿了顿,秦国公道:“那么,苏羽那个女人该怎么处理?是杀掉,还是……”
    大皇子摆摆手:“不必,好生将她供养着,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秦国公明白,既不杀她,也不动她。
    心底叹息一声,儿子与姜雪晴的订婚仪式,怕是要拖一拖,至少苏羽死之前,不得动弹。
    ……
    黄昏山脉,密林深海之中。
    秦老面颊苍白,将两个孩子放下。
    仙儿受到巨大刺激,早已昏迷过去。
    苏羽肉躯经过地玉火髓淬炼,与常人迥异,加之圣门令疗伤效果。
    方才的重伤,有几分愈合趋势,腹部血洞,已停止流血。
    “圣门令效果的确不错,但你的肉躯更不简单,受了重伤,竟自行恢复。”秦老面露惊讶。
    苏羽双眼呆滞,一句话也不想说,仙羽郡王,临死一幕徘徊脑海中,永难散去。
    “哎……”感受到苏羽心境悲凉,秦老颓然一叹:“你们在此休息片刻,我寻些药材为你疗伤,此处很安全,不会有妖兽袭来。”
    秦老离去,山洞中,静悄悄一片。
    不知多久,仙儿从昏迷中醒来。
    “不!父王!!”一醒来,她脑海中就是郡王临死一幕,凄然惨叫。
    曾经欢歌笑语,天真活泼声音,楚楚悲凉,闻之揪心。
    一只温暖大手,轻轻拍打着她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