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37章 圣等功法
二皇子不由发憷,仙羽郡王乃是诸多郡王中,最为强大的一个!
    武道六重天,举手投足间,便可镇杀来犯之敌,威名赫赫。
    大皇子忙上前一步,拱手含笑:“郡王误会,我等仅是切磋,没想到苏公子武力卓绝,有郡王当年风范,恭喜郡王,觅得乘龙快婿。”
    言毕,侧目望向二皇子,面带斥责:“二弟,还不多谢苏公子手下留情之恩?”
    如果苏羽不是手下留情,就凭二皇子四重天巅峰的修为,早被苏羽一招重伤!
    当着郡王面,二皇子只能将这口恶气吞下,抱拳致谢。
    苏羽淡淡回礼,目光下意识瞥过大皇子身侧六重天的青衣护卫时,瞳孔骤然一缩!
    他虽很快掩饰过去,仍被大皇子捕捉到。
    “怎么,苏公子见过我这位护卫?”大皇子眸中精光弥漫。
    苏羽略感迷糊:“好像哪里见过,但想不起来。”
    “呵呵,或许是与谁相像吧。”大皇子淡淡一笑。
    小郡主不耐烦道:“好啦,你们快去休息,五日后一起参加我的订婚仪式!”
    很快,三位皇子被下人带去厢房。
    “父王你看,我突破三重天咯,厉害吧?”小郡主抱着郡王的胳膊,扬着下巴,骄傲的炫耀个不停。
    仙羽郡王哑然失笑,他一直暗中观察,怎会不知,苏羽拿出传闻中的珍贵地玉火髓。
    他更知道,苏羽竟然修炼了一门传闻中的圣等功法!
    圣等功法,皇室也仅收藏一本,百年无人参透,苏羽是何处来的圣等功法?
    难道,是武宗学府藏经阁中得到?
    可是,就仙羽郡王所知,武宗学府藏经阁最高武学,只有上等功法!
    他哪里知道,《紫星神雷》乃是残卷,没有功法等级,只怕武宗学府,也不甚明了其具体等级,因为从始至终,从无一人修炼成功。
    一来领悟极其困难,二来需要苏羽具备的特殊圣意。
    因此,无人知道,《紫星神雷》竟是一卷传闻中的圣等功法。
    惊叹之余,仙羽郡王大喜过望。
    苏羽再度超出他期望,竟有领悟圣等功法的逆天悟性!
    “羽儿,等你与仙儿大婚之日,本王替你寻来皇室珍藏的圣等功法,给你参悟!”仙羽郡王豪性大发,欣慰万分,越发为自己挑选一位佳婿而自豪。
    皇室珍藏的圣等功法?苏羽心脏突突狂跳。
    事实上,感受到《紫星神雷》超乎寻常的可怕威力,他已有断定,这极有可能是圣等功法!
    可毕竟只是残卷,威力有限,怎能与皇室珍藏的圣等功法相比?
    苏羽心中感激,他能想象得到,即便是郡王借阅皇室圣等功法,亦将困难重重。
    可为了苏羽,他依旧承诺。
    郡王之恩,重如泰山,苏羽心里沉甸甸的。
    待仙儿缠着郡王离去,苏羽回到屋中。
    路过三位皇子所在的庭院时,苏羽回想起大皇子身边的那位青衣护卫,六重天的可怕实力!
    “竟然是他!”苏羽面色逐渐凝重。
    那位青衣护卫,如果没有认错的话,正是黄昏山脉中,设计引诱武宗学府学员前去的六重天强者!
    黄金排名第四的学员,曾碧儿就是死于他手中,尸体至今仍在山谷腐臭。
    苏羽和陆轩、陆星,险些误入陷阱,被苏羽提前发觉,才侥幸逃过一劫。
    可,他怎么是大皇子的护卫?
    一丝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厢房中,大皇子面露阴沉。
    “白启雄,你在苏羽面前暴露过?”
    当日,黄昏山脉中那位可怕的青衣护卫,的确是他。
    闻言,白启雄双膝一软跪地,诚惶诚恐道:“大皇子!此人属下并无印象,数月间,属下一直呆在黄昏山脉,鲜有遇见人,若与他遭遇过,不该没有任何印象。”
    当日,苏羽乃是一里之外发现他。
    苏羽的眼瞳可以看清白启雄,白启雄却未必看得清苏羽面容。
    何况今日的苏羽,气质、肤色、服饰天壤之别,即便站在他面前,也未必能认出。
    大皇子沉吟半晌,冷冷颔首:“起来吧,希望苏羽仅仅是认错人,你立刻去安排,按照原计划进行。”
    ……
    接下来五日,苏羽一直忙于接客,无暇修炼。
    尤其小郡主贪玩,时不时找不见人,苏羽更无法抽身。
    作为帝国实力最强的郡王,小女订婚,何等大事?
    所来贵客均是王侯将相,富商巨贾,每一位,均是躲一跺脚,帝国便要颤三颤的存在。
    至于本地客人,除了武宗学府的夏林轩,无人有资格参加订婚仪式。
    第五日,最后一天接待。
    夏林轩带着女儿夏静雨,登门拜访。
    “小子,恭喜。”夏林轩略有几分尴尬,昔日此子乃是武宗学府之人,奈何被他埋没,明珠蒙尘,如今一飞冲天,成为皇亲国戚。
    苏羽抱拳,诚恳而道:“多谢夏府主。”
    夏静雨,纤尘不染,容颜美若画中仙,含着恬淡笑意,声音柔美,气质出尘:“恭喜你,以后要好好对待仙儿,她心地纯良,莫要辜负她。”
    苏羽笑道:“夏学姐的教诲,苏某铭记于心,请内坐。”
    对夏静雨,苏羽有着深深的尊敬和感激,赠弓之恩,他始难忘怀。
    走在前方的夏林轩,略一迟疑,拉下老脸,尴尬道:“苏羽啊,听说你与静雨关系不错,静雨在修炼一途,有不少疑难问题,希望你有空指点她一二。”
    “爹!”夏静雨若雪瓷肤,飞起一朵红霞,羞嗔跺了跺秀足。
    苏羽应答如流:“夏学姐乃是妖孽级别天才,实力在我之上,何谈指点?傍晚时分,待我忙完,可互相交流探讨一二。”
    夏林轩目露欣赏,苏羽的回答颇为老练,可见他人情练达,远非同龄人可比。
    内心一叹,他不无羡慕:“仙羽郡王这家伙,还真挑了个不俗的女婿。”
    目送二人离去,苏羽立在礼堂之外,继续待客。
    “秦国公到!”仆人报客。
    苏羽眉尖一挑,一缕冷色闪逝。
    当日秦国公出面,逼迫他放弃姜雪晴,此事他并未忘怀。
    很快,他恢复平静之色。
    仙羽郡王订婚,轰动朝野,满朝权贵,尽皆前来。
    秦国公,与仙羽郡王非敌非友,前来道贺,无可厚非。
    “见过秦国公。”苏羽含笑,拱手而礼。
    仪态大方,不卑不亢,喜怒不形于色,仿佛从未发生不愉快。
    时隔两月,再度见到苏羽,秦国公内心凛然。
    当日,苏羽仅是一介平民时,表现出非凡气质,他当时就断定,此子或许是一方人才。
    如今,果然应验!苏羽被仙羽郡王相中,成为女婿!
    并且,在武宗学府展现出圣意,具备冲击人间圣王的资格!
    秦国公内心有一抹悔意,早知如此,当日就该不惜一切代价,结束此子性命!
    他一念之差,给了此子成长机会,再想除掉他,很难!
    “呵呵,苏公子前途不可限量,日后若有机会前往帝都,可来秦府一叙。”秦国公笑容亲切,亦如曾经。
    秦国公,大有缓和彼此关系之意。
    在秦国公身后,一男一女,并肩上前行礼。
    “恭喜苏公子。”秦枫和姜雪晴,神色复杂。
    秦枫,乃是耻辱居多,曾几何时,苏羽在他眼中不屑一顾。
    如今却成为皇亲国戚,成为仙羽小郡主的未婚夫!
    那仙羽小郡主,秦仙儿,乃是学府三大美女之一,与姜雪晴齐名。
    如今抱得美人归,还拥有强大靠山,论身份地位,丝毫不比他小国公差。
    姜雪晴,则是苦涩更多。
    是她抛弃了苏羽,而今回首,他已是具备成为人间圣王的妖孽天才,已是秦仙儿的未婚夫,是一方郡王的女婿,地位超然。
    更令她苦涩的是,她一度喜欢上了这个风姿绝伦的紫衣公子!
    苏羽淡淡颔首,无喜无悲:“诸位舟车劳顿,我令下人安顿你们休息。”
    正自这时,仙儿从院子角落撒着脚丫子跑过来,远远的就兴奋的大呼小叫:“苏羽哥,苏羽哥,快来快来!静雨姐也来了,我们三人一起交流。”
    这小丫头,自从突破三重天之后,兴奋了好几天,对修炼格外感兴趣。
    虽然很可能是三分热度,却也由衷令仙羽郡王欣慰。
    仙儿不由分说抱着苏羽胳膊,亲昵拽着他。
    相处半月,小丫头已经习惯了苏羽,当然,很多时候是将他当成炫耀的骄傲。
    恩?这时仙儿才发现了秦国公等人存在,水汪汪的眸子,瞥见了姜雪晴。
    她闻听过苏羽的遭遇,见到姜雪晴,顿时双手插着小蛮腰,气鼓鼓瞪着大眼睛,为苏羽打抱不平:“哼!你就是抛弃苏羽哥的坏女人吗?也不怎么样嘛,还没有本郡主漂亮!”
    “走,苏羽哥,不理会他们。”仙儿拽着苏羽,往内院而去。
    苏羽回首,歉然抱拳,吩咐仆人领他们去厢房。
    姜雪晴香肩簌簌轻颤,微咬嘴唇,内心苦涩翻腾。
    是啊,相比于小郡主,我姜雪晴算什么?
    论容貌,对方不输于她。
    论身份,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小郡主,皇亲国戚,怎会是姜雪晴可比?
    秦枫内心耻辱,强忍怒意安慰:“晴儿不必理会他们,我就不信,他苏羽能嚣张一世!”
    他和姜雪晴,均不愿参与订婚仪式。
    一个,是苏羽手下败将。
    一个,是抛弃过苏羽之人。
    奈何,父亲一定要他们前来,并且言辞喝令他们,态度必须恭顺!
    如此,才有憋屈一幕。
    ……
    仙儿领着苏羽,来到内院的亭子当中。
    此时,已是黄昏夜幕,华灯初上。
    璀璨灯光,闪亮星辉,相互辉映,照亮梨花满堂的小庭院。
    夏静雨安静坐在院中石凳上,窈窕倩影,在光霞中,在梨花下,绰约如仙子临尘。
    站在庭外,苏羽看得赏心悦目,不论何时,夏静雨都给他画中仙子的惊鸿一瞥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