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32章 盖压时代
“好!”冷冷回应,方轻舟跃至擂台,在父亲耳畔低语诉说了几句。
    方云面无异色,只是望向苏羽目光,暗暗冷淡几分。
    沉默半晌,方云淡漠冰冷之音,徐徐传出:“武宗学府,收录天下英才,穷凶极恶之辈,理当开除!”
    “我以督查之名宣布,开除苏羽!现在起,他不再是仙羽郡武宗学府学员!”
    开除?
    一众人倒抽凉气,作为学府,最严苛的惩罚,便是开除!
    这等于断送了苏羽前程,永世难以翻身!
    纵观帝国,武宗学府,才是培养天才的摇篮,任何势力都远远不及。
    夏林轩抗争:“方督查请三思,力压一代黄金之王,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方云淡淡道:“一个人,天资重要,德操亦重要,仙羽郡武宗学府,容不得罪大恶极之辈!”
    仙羽郡王,略微愕然,遥望向紫衣苏羽,暗暗惊讶:“十四岁力压黄金之王?”
    一丝精光闪过,仙羽郡王不动声色。
    见夏林轩不服气,还欲抗争,方云神色渐冷:“哼!我的命令,你想违抗么?”
    夏林轩恼怒,却无可奈何。
    圣域之令,夏林轩只能服从!
    心中默然一叹,可惜一位天才,即将陨落。
    众人缄默。
    唯有画中仙,一双如雪清眸,含着恨意瞪视一脸邪笑的方轻舟。
    她明白,自己的请求,适得其反!
    她张嘴,正欲继续恳求仙羽郡王。
    这时,擂台之上,苏羽面露欣慰,淡然而笑:“仙子,我命如此,无须多言。”
    画中仙娇躯轻颤,深深的为苏羽打抱不平。
    明明是好心救人,为何落得如此下场?
    好不容易洗尽铅华,名动天下,偏偏前程尽毁,身陷牢狱!
    “可是你……”
    苏羽淡淡摆手,遥望天际,轻轻慨叹,叹息中,有一丝无奈,有一丝不甘,亦有一丝满足:“罢了,本是亡命之魂,来此世间潇洒一回,足矣。”
    前世本该空难死亡,多活三月,已是上天开恩。
    含着淡笑,苏羽笑望而来:“我一世伶仃,孤灯伴影,清贫寒迫,正值女友抛弃,人生大悲大落之时,唯有仙子赠送一弓,此恩,苏某铭记于心,所幸黄昏山脉里,恩情已还,唯一遗憾是,尚不知恩人之名。”
    画中仙轻颤,当日她动了惜才之念,随手赠送一张弓,得到的却是对方救命之恩回报……苏羽这样的人,为何要英年早逝?
    画中仙美眸中,一丝水雾弥漫,红唇轻轻颤动:“静雨……夏静雨。”
    “夏静雨,夏日静雨……”苏羽含笑呢喃:“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名好,人亦好……我再无牵挂,此世了无遗憾。”
    画中仙,夏静雨,香肩簌簌,泪光潋滟,无名悲壮充斥心头。
    从未有一个男子,给她如此心灵的震撼。
    此刻,画中仙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无力,恨苍天不公,为何如此对待苏羽?
    望着形似深情诀别一幕,不知为何,许多人心里,仿佛被什么堵住。
    苏羽,是在与世间告别吗?
    姜雪晴,握住了玉手,胸口一丝绞痛,隐隐传来。
    他在赴死之际,心中只有一弓之恩的夏静雨,而没有我姜雪晴一丝一毫吗?
    相处十年,我在他心里,已经不如一张弓。
    他,真的将我放下了……
    深深的失落,浓浓的孤独,席卷而来。
    一缕悲戚,无中而生。
    最深的寂寞,不是天涯海角,而是,近在咫尺,却被忘记……
    被她抛弃的苏羽,并非远离她,而是,忘了她……
    无声的悲壮,笼罩在诸人心中
    “仙羽郡王!”苏羽侧目而来,遥望仙羽郡王,神情淡然,无恨亦吾悲:“不管你是恩将仇报,还是为女儿着想,想抓我不会容易!”
    仙羽郡王,眸中闪过精光,面色冷酷,缄默不言。
    倒是仙羽小郡主,微咬嘴唇,鼻头酸酸的,拉了拉郡王衣袖,哽咽着嘀咕:“父王,算了吧……好像我才是大坏人似的……”
    仙羽郡王不为所动,望向夏林轩,无情道:“既然他是你们学府的学生,就由你们动手吧,擒住他,交由我发落!”
    “姓苏的!原来山脉中那个人是你!”方轻舟目中射出滔天仇恨!
    从苏羽话中已经可以知道,当日出手救走夏静雨,坏了他好事的,就是苏羽!
    嗖——
    方轻舟激射跃上擂台!
    秦枫擦了擦嘴上鲜血,侧头望望神色悲戚的姜雪晴,怒火中烧!
    “苏羽!你死到临头!”
    嗖——
    秦枫,也跨上擂台,与方轻舟二人,夹击而上!
    两代黄金之王,同时镇压一代白银之王!
    苏羽不怒反笑:“哈哈哈!来得好!”
    “给我跪下!”方轻舟、秦枫,悍然出手!
    咔崩擦——
    “连环八卦指!”方轻舟指影如梭,快若闪电
    嗤轰隆——
    “大碑如来手!”秦枫掌劲猛烈,吞吐不定。
    面临二者夹击,苏羽紫衣猎猎,飞扬狂舞,一头墨发,飘舞飞扬。
    深邃若万古星辰的眸子,绽放着璀璨光芒!
    唰——
    “惊魂刺!”苏羽眸中,射出一缕无形波动,没入方轻舟脑海中。
    啊——
    方轻舟抱头凄厉惨叫!
    砰——
    一只硕大拳头,狠狠砸在其英俊面门,将其牙齿砸落数颗,满嘴是血,倒飞而去。
    拳劲力道奇大,方轻舟当场摔下擂台,重伤昏迷!
    秦枫趁此时机,一掌袭来!
    他方才与苏羽交战上百回合才落败,有信心缠住苏羽!
    彭咔擦——
    “寒冰风暴!”苏羽真气涌动,第一次将真气灌输到功法之中!
    哇——
    秦枫手掌瞬息断裂,可怕威力重创腑脏,他张嘴猛吐一口血,倒飞砸地,当场昏迷,不知死活!
    一个呼吸间,两代黄金之王,同时镇杀!
    咝——
    台下诸人,倒抽凉气!
    无论是夏林轩,还是叶旋,无论是方云,还是仙羽郡王,无一不目露惊色!
    “一代白银之王,盖压新旧两代黄金之王,瞬息解决……苏羽,到底有多强大?”
    “原来,这才是苏羽的实力!此前与秦枫交手,根本没有展露全部实力!”
    好强!!
    方云脸色阴沉稍许,轻喝:“江执事,还等着干嘛?擒拿这等逆贼!”
    江执事,呆愣片刻,反应过来,目中透着忌惮与怨毒!
    此子,潜力太强,留之不得!
    “以下犯上,敢反抗,罪加一等!”江执事怒吼一声,四重天巅峰的气血之力,盖压而来!
    此幕,与白银考核时多么相像?
    同样的假公济私,同样的心狠手辣!
    不同的是,苏羽今非昔比!
    “老匹夫!滚!”
    冷眼睥睨,苏羽双眸黑光闪烁。
    卡擦蹦——
    “惊魂光!”一缕犹若实质的黑光,陡然射出。
    啊——
    江执事,来不及反应,近距离被射中!
    惊魂光,可令灵魂重创,乃凶险功法,轻则伤人灵魂,重则伤及性命。
    普通战斗,苏羽绝不轻易使用。
    唯有江执事这种不要脸的老狗,最适合不过!
    凄厉惨叫,自江执事嘴中咆哮而出。
    泵咔擦——
    “寒冰风暴!”与此同时,轰然一腿,撼击在他老脸上。
    如遭船撞,江执事头颅,五官血水飚溅,当场倒地,生死不明!
    哗——
    台下哗然!
    武道四重天巅峰的江执事,身为裁判的他,亦被一招打得生死不知?
    盖压两代黄金之王,镇杀实力高绝的江执事!
    所有人,如在梦中!
    这一代白银之王,简直逆天!
    陈天南,面色煞白,目露惊骇:“惊魂光?怎么可能?我修炼三年,他才修炼多久?并且,威力比我高出三倍不止!”
    方云、夏林轩、仙羽郡王,目露惊骇。
    他竟然将《惊魂眸》修炼到第二层大圆满!
    如此说来,他岂不是一位极为稀有的灵魂天赋者?
    灵魂天赋者,乃是最为神秘,最为可怕的一类武者。
    他们能杀人于无形,诡秘莫测,是诸多势力争相培养和拉拢的天才。
    奈何,需要先天灵魂天赋才能培养,后天无以为继,极为稀少。
    如陈天南这般,天赋一般的灵魂天赋者,已经是仙羽郡唯一已知的灵魂天赋者!
    苏羽,竟然也是一位珍惜无比的灵魂天赋者!
    夏林轩目露恼色,射向方云!
    如此优异的学员,竟被他赶出学府!日后,必成为学府笑话!
    仙羽郡王,眸中精光更深。
    夏静雨、仙羽小郡主,难以置信。
    姜雪晴,亦张大了嘴吧,苏羽,太强了!
    方云脸色难看,是他宣布开除苏羽!
    结果,苏羽展现出绝伦天资和实力,被打脸的是他!
    只有尽快擒拿苏羽!
    然而,正待他开口。
    嗖——
    “一介白银废物,也敢猖狂?”一位银发少年,浑身冰冷,掠至擂台!
    夏静雨、粗眉大眼少年惊呼:“少黎,你干什么?”
    银发少年,抱臂而立,冷眼含霜:“看不惯白银废物在我眼前嚣张,脏了我的眼睛!”
    台下哗然!
    “银发少黎,学院十大妖孽,排名第四,天资可怕!”
    “此人狂傲,目中无人,极惹人厌恶!”
    妖孽都出手,苏羽太强悍!
    夏静雨起身欲飞掠上去,却被身侧的粗眉大眼少年拦住,笑眯眯道:“他曾断言苏羽是废物,现在,苏羽之强大,超乎预料,他脸面难看,此番上去打败他,乃是找回颜面,不用管他,那苏羽,未必会输得太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