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24章 神秘遗迹
“师姐,歇息一下吧。”一道男子声音突兀传来。
    苏羽望去,脸色微变!
    一位五官英俊得令女人嫉妒的男子,正带着殷勤目光,双手递过去一袋清水。
    在他身前,一位美若画中仙的女子,雪眸若秋湖,清澈而宁静,气质恬淡,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此人,正是赠与苏羽火红大弓的画中仙!
    此刻,画中仙面对着一扇五彩斑斓的墙壁,双眸全神贯注,凝视着墙壁,似想从那墙壁中看出什么。
    苦苦凝视半晌,画中仙疲惫收回目光。
    “谢谢。”神情淡然接过水袋,红唇轻启,略微啜了一小口。
    英俊如妖的少年,正是黄金之王,方轻舟!
    他与画中仙相约,再度来到遗迹,参悟一扇遗迹残存的壁画。
    “师姐,可有收获?”方轻舟询问道。
    画中仙放下水袋,疲惫的揉着眉心,微微摇首:“没有!不愧是千年之前的遗迹,仅仅是残留的一幅画,亦难参悟。”
    方轻舟惋惜:“壁画闪烁太快,我等难以捕捉到画面具体内容,因此,很难参悟。”
    画中仙,也有些无奈:“月圆之夜,马上就过去,壁画会再度陷入沉寂,我们此次依旧一无所获,或许,这是命吧,此地不属于我们。”
    方轻舟,目中隐藏着异色,轻声道:“恩,师姐休息一下吧,我们待会出发离开。”
    画中仙颔首,闭目打坐,长久盯着壁画,对心神损耗极大。
    暗中观察到这一幕的苏羽,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沉闷。
    画中仙在他心里,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现在看来,她与这位少年,似乎关系很密切,以至于二人一同享有同一个秘密。
    轻呼一口气,心中沉闷尽去。
    他对武道坚定之心,难以撼动,女人,仅是人生旅程中点缀罢了。
    他之心,在武道!
    从二人对话中,似乎这五彩壁画,蕴含着某种非常神秘的东西。
    苏羽尝试着望过去,顿时脑中轰鸣,隐隐刺痛。
    “呼!画面跳转太快,看一会脑袋就不舒服。”苏羽揉了揉太阳穴,深呼几口气。
    但,苏羽并未放弃。
    换做普通人,或许无可奈何,但苏羽却能掌控时空!
    水晶眼瞳运转,周遭时空,缓慢了十倍!
    五彩光华的画面,顿时缓慢许多!
    苏羽定睛看去,发现其实这是两个画面,不停交替,令人眼花缭乱。
    他大致能看清画面,但还是很快,不够清晰!
    再度运转眼瞳,周遭时空,缓慢了二十倍!
    顿时,两个画面慢得如蜗牛,苏羽看得一清二楚。
    第一个画面,一位身着青衣的老者,立于悬崖之巅,仙风道骨,似神仙中人。
    从他身上,苏羽感受到一股从未见过奇特气息。
    老者虽在画中,却与画中景物融为一体,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协调自然。
    接着,老者仰起头,神色悲愤,手指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那弧度,简单流畅,明明只是简单一指,却仿佛蕴含着无穷韵律,与天地自然融为一道。
    苏羽脑海中轰鸣,那一指,玄妙无穷,可偏偏又是那么简单自然。
    刹那间,苏羽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
    他下意识伸出手指,比划着老者,在空中优美划过。
    嗤啦——
    空气,发出了轻微的颤抖。
    似乎,苏羽这简单一指,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玄妙,令周遭空气轻颤。
    虽然,仅有画中老者一指的万分之一皮毛,却比普通人一指,多出一股韵律。
    苏羽双眼徐徐恢复清明,心神则久久沉淀在那玄妙一指中。
    他觉得,自己似乎触摸到了某个神秘的大门。
    唰——
    画面转换,第二幅画面出现。
    老者头顶的天空,乌云滚滚,呈现一个巨大漩涡,一只恐怖的百丈巨掌,从乌云中猛然拍下!
    这一拍,山崩地裂,海啸狂呼,整个世界摇摇欲坠!
    当巨掌消散。
    万仞山崖不复存在,仙风道骨的老者,亦尸骨无存!
    仅在地面,留下一个百丈之大的掌印!
    噗——
    苏羽满面涨红,忽然张嘴喷出一口血!
    双眼中,闪烁着骇然之色!
    那一掌,太恐怖!恐怖到难以想象!
    苏羽光是看一眼,就抑制不住体内气血沸腾。
    若非他历经地玉火髓淬体,恐怕,刚才已经被沸腾气血撑爆肉躯!
    不能再看!
    苏羽立即收回水晶眼瞳,眼中震撼弥久难消。
    “师姐,你怎么了?”方轻舟,忽然出声,只是声音有几分异样。
    画中仙微微皱着如月黛眉,下意识掀了掀领口。
    不知为何,她觉得身体忽然开始发热。
    “师姐是不是热了?”方轻舟,嘴中传来邪异的笑声,徐徐走上前,眼中深藏的邪念,再无任何隐藏。
    恩?画中仙脑中轰鸣,豁然望向自己水袋,俏容冷峻:“你……你在我水中。。”
    吧嗒——
    手中的水袋,掉落地面。
    方轻舟,徐徐颔首,嘿然怪笑道“嘿嘿,不错,还是帝都最有名的千世情缘散,任你冰清玉洁,服用之后,都会无药可救爱上我。”
    一丝慌乱,在画中仙雪眸中闪过,清冷呵斥道:“方轻舟!你竟敢行如此卑劣之事?你若敢对我越礼半分,我父亲,定然不会放过你!”
    “嘿嘿!”方轻舟眼望画中仙如雪皮肤,渐渐露出潮红,雪眸亦有几丝燃烧的火焰,兴奋难言:“你父亲?他算什么东西?不怕告诉你,我父亲从圣域回来了,人已经到了武宗学府!”
    “你父亲敢把我怎样?他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方轻舟狂笑道。
    画中仙,心里咯噔一下,面露惊恐之色。
    圣域!
    此二字,足以令天下群雄臣服,足以令任何人仰望!
    圣域的主人,便是那传闻中的人间圣王!!
    圣域中人,无一不跟圣王有关联。
    说句难听之话,莫说圣域中出来之人,纵然是圣域中养的一条狗,亦要令帝国客气对待。
    何况,方轻舟的父亲,在圣域中身份非凡!
    他一句话,一个态度,一个命令,足以改变仙羽郡武宗学府的命运!
    她父亲,在他父亲面前,不值一提!
    感受到身体逐渐异样,心神渐渐失守,画中仙雪眸中,含着悲愤之意。
    一丝杀意,在她眼中流露!
    杀了他,便可解除危机!
    方轻舟负手而立,咧嘴冷笑:“以你武道五重天的实力,杀我是容易,但,你敢么?”
    “我父亲早已得知,我与你一同进入山林,到时候,我死了,你活着回去!嘿嘿,信不信,我父亲一怒之下,杀你全家,鸡犬不留!”
    画中仙娇躯一颤,以其父亲的可怕身份,的确可以做到!
    画中仙,悲愤交加。
    方轻舟,眼见画中仙逐渐不支,大步走来:“哈哈!夏静雨,只要你肯答应本公子,有你好处!”
    “不仅能保你全家荣华富贵,还可以顺便带你进入圣域,只要你乖乖当我侍妾便可,如何?”
    画中仙,目中闪烁着决绝。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唰——
    画中仙取出一柄秀气长剑,抹在了自己脖子上!
    方轻舟面色一变,威胁道:“你自杀试一试!我立即让我父亲灭你全家!”
    想死都不能?画中仙悲哀。
    “除非答应我,否则,你全家休想安宁!夏静雨,你给我想清楚!”方轻舟冷笑连连,他吃定夏静雨,她极为重视亲情与家人,以此胁迫,她只能就范。
    夏静雨,他觊觎太久。
    从来到仙羽郡武宗学府,第一眼见到夏静雨开始,就觊觎她惊为天人的容颜。
    可惜,父亲在圣域闭关,他不能太嚣张。
    等了足足一年,父亲来到学府,他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邪念。
    夏静雨,他必须到手!
    画中仙眸中决绝更甚,语音悲戚而绝然:“纵然一死,也休想玷污我分毫清白!我父亲,哪怕因我自尽而得罪圣域,也会因我而自豪,为我这个女儿而骄傲!”
    以死证清白,这是画中仙最后选择。
    “该死!住手!”方轻舟失算一步,大为悔恨。
    画中仙性情刚直,超出预料。
    画中仙惨然一笑:“方轻舟!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终会得到应有惩罚!”
    言毕,就要自刎。
    眼看画中仙香消玉殒!
    轰嘭——
    突然之间,墙壁炸裂出一个洞口,两支铁箭,快若闪电射向二人。
    其中一箭,射向方轻舟眼睛。
    另一箭,射向画中仙手中长剑。
    突遭袭击,方轻舟慌忙躲闪。
    画中仙则因药力发挥,浑身酸软无力,竟无力抵挡,手中长剑,应声脱落。
    嗖——
    一道蒙面白影,自洞中陡然激射而出,一把揽住画中仙腰肢,将其掳走,往洞中飞掠。
    方轻舟反应过来,怒极:“给我放下!”
    恐怖的气血之力,武道四重天大成的强大气息,轰隆席卷而来。
    苏羽身形一凝,呼吸艰难,更感受到身后有一股极为致命的掌力!
    危急时刻,苏羽骤然回首,硬撼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