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19章 栽赃陷害
“夏学姐,还有半月,就是月圆之夜,那处古老遗迹去吗?”方轻舟落后半步,贪婪的嗅着佳人的芳香。
    那古老遗迹,在黄昏山脉中。
    一次,方轻舟死缠烂打,纠缠着画中仙一同去狩猎,在一处隐秘之地意外发现,成为两人共同持有的秘密。
    画中仙颔首:“去,黄金考核之后,学府十大妖孽,作为代表前往帝都,临行前,我想再参悟一下遗迹中的壁画。”
    “好,我也去。”方轻舟道,眼瞳深处,闪烁着妖异之芒。
    画中仙,秀眉微微掀了掀,淡淡点头:“好吧。”
    第一,遗迹是二人共同发现,对方要求同往,无可厚非。
    第二,方轻舟背景非常恐怖,她无力拒绝。
    望着画中仙远去的窈窕身影,方轻舟淫。色渐起,兴奋舔了舔嘴唇:“小娘们,本公子耐心有限,半月后,生米煮成熟饭,就是你作为府主的爷爷,也不敢拿我怎样!”
    夜幕时分,拖着疲惫的身躯,苏羽回到寝室时,却发现数位学府的管理者,正在他寝室之中,整理他的东西。
    吴松老老实实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
    “这是?”苏羽问道。
    为首之人,乃是一位四重天的中年妇人,面庞较为冷漠。
    回望苏羽时,停下手中活,冷漠脸庞,挤出热情微笑:“你乃白银之王,自然该有更好的环境。”
    原来,历代白银之王,都有一栋单门独院的院落,紧挨着一百栋黄金学员。
    那里,不仅环境清灵,优雅肃静,适合修炼。
    而且,衣食住行,均有专门仆人伺候。
    白银学员中,只有白银之王能享受。
    吴松倒抽一口凉气,目露复杂。
    曾几何时,苏羽只是一个受气包,窝囊废。
    可现在,却一飞冲天,成为万人之上的白银之王!
    早知他有今日,当初便该多结交一分,可惜……
    在他羡慕和嫉妒中,在走廊寝室,一双双敬畏中,苏羽离去,来到新家。
    干净的院落,三个专门伺候的女仆,优雅远离人烟的清幽,令苏羽极为满意。
    以后不必去山上修炼,院落便足够。
    “有实力,和没实力,待遇天壤之别。”苏羽暗暗道。
    屏退仆人,苏羽立即调养身体,并抓紧修炼。
    ……
    翌日清晨,院落中。
    呼哈——
    拳腿交错攻击。
    四连击!八连击!十六连击!
    十七连击!十八连击!十九连击……
    恢复之后,苏羽惊喜的发现,经过昨天一整天战斗,《碧落黄泉》得到极大磨砺!
    停滞不前的《碧落黄泉》竟被磨砺到了大圆满程度!
    现在,他已经能连续不停攻击,无限连击!
    这其中,除了他与别人战斗,多次施展运用《碧落黄泉》,最重要的原因是,江执事强大气血的压迫下,《碧落黄泉》受到极度磨砺。
    “哈哈!如果那老杂毛知道,我拜他所赐,突破了《碧落黄泉》大圆满,不知会有何表情!”
    同时,苏羽还意外的发现,脑海中,九龙神鼎,雕刻的一条十寸紫色龙,经过鼎中灵液洗礼之后,有一寸身体,变为了晶体状。
    那晶体颜色,与苏羽眼瞳水晶之色,十分类似。
    心中一动,苏羽运转双瞳。
    半晌后,面露喜色。
    他此时的眼力,再度加强!
    以前,能看到两百米之外的细小之物,现在,却能发现五百米外的一只蚊子腿!
    换句话说,一里之内的情形,只要没有遮挡之物,便一目了然!
    如此眼力,堪称逆天!
    更令他欣喜的是,运转之后,时间加速双倍!
    安静状态下。
    以前,外界一小时,他度过了十小时!
    现在,外界一小时,他却度过了二十小时!
    气血沸腾状态下,也就是战斗状态下。
    以前,自身时间加速三成。
    现在,自身时间加速达到了四成!
    “再遇上陈天南,仅靠《碧落黄泉》,我有把握稳稳压制他!”苏羽握了握拳。
    咚咚——
    “苏羽弟弟,姐姐来找你咯。”宣乐菲在院外,甜美小脸,含着羡慕打量白银之王的院落。
    苏羽略感惊愕,宣乐菲找他何事?
    “何事?”苏羽站在院落门口,并无请她进去的打算。
    宣乐菲撅撅嘴:“小气!我找你,是想联手去黄昏山脉猎杀妖兽。”
    猎杀妖兽?苏羽有些意动。
    仅靠学员发放的银两,很难购买足够修炼物品。
    “进来吧。”苏羽请她进来。
    宣乐菲悄悄道:“去你房里谈,我有绝密消息。”
    一缕精光在苏羽眸中闪逝。
    少顷。
    苏羽房中。
    房间简单,却很干净。
    窗明几净,素雅宁静。
    宣乐菲享受般深呼一口气,还不掩饰内心羡慕:“真希望我也有这一天。”
    言语间,坐在了床上。
    “说吧,什么绝密消息?”
    宣乐菲往后仰躺在大床上,平躺间,玲珑曲线流露无疑,身材娇小的她,发育却很是不俗。
    宣乐菲坐起来,神秘兮兮的模样,压低声音:“我听说,黄昏山脉,有人发现了两只一妖兽,它们守护着一个山洞,里面有很珍贵灵物,黄金学员都心动。”
    哦?两只一级妖兽共同守护?苏羽有些心动,妖兽略有灵智,一般所守护的,都是天材地宝。
    而能让黄金学员也心动,更为可贵,其价值必定不俗。
    “除了我,你还邀请了何人……”苏羽询问,仅靠他们二人,还不足以对付一级妖兽,何况有两只。
    哐当——
    “啊!你们干什么?这是白银之王的院落!”
    下方,一阵喧哗,女仆尖叫,有人强闯入内。
    “让开!我们接到举报,苏羽玷污女学员……”
    苏羽脸色一变,猛然回头。
    宣乐菲脸色一收,飞快褪去自己衣衫。
    顺手,还揉搓了一下,令衣衫凌乱。
    接着,取出辣椒往眼中抹了抹。
    数滴泪水滚落而出,趴在床上,俨然一副受过侵害模样。
    苏羽哪有不明白?
    栽赃陷害!
    唰——
    苏羽大步跃过去,手掌扣向宣乐菲香肩。
    宣乐菲冷着脸抵抗!
    咚咚——
    楼下传来急促的上楼之音!
    时间紧迫,一旦被他们闯入,眼前一幕,无法解释!
    “黄泉碧落!”危急时刻,苏羽全力施展!
    宣乐菲冷笑:“早有准备!”
    反掌间,一只银色臂铠套在双臂间,如此一来可抵挡对方连击。
    四连击!八连击!十六连击!
    三十二连击!六十四连击!
    宣乐菲冷笑凝固,额头冒出冷汗,甜美小脸上,密布着痛楚之色。
    怎么回事?对方不是只有十六击么?为什么似要无限连击一样?
    可以想象,同一部位,呼吸间,遭受六十四连击,该是何等重创?
    水滴石穿,况且是拳腿这等刚猛之物?
    咔擦!
    臂铠生生被打裂!
    宣乐菲,娇呼一声,被一脚踹飞撞在了床头上。
    不止体内气血沸腾,脑袋还晕乎乎的。
    就在这时,苏羽闪电般袭来,抓起她脱掉的衣服,飞快扭成麻花状,制作成麻绳。
    然后,以极快速度,将其捆绑住,吊在窗外。
    临行前,随手抓起一块肮脏的抹布,塞进了她嘴中。
    院落处于幽静之处,若未站在窗下,很难发现,窗户下,吊着一个女孩。
    哐当——
    恰在此时,门被踢开,一行人鱼贯而入!
    为首的,乃是伤势还未痊愈的江执事!
    “给我搜!”江执事冷眼环视,眼中杀气腾腾。
    跟进来的人,不等他吩咐,四下搜素。
    床下、柜中、箱中,处处搜索,却一无所获。
    众人面面相觑,静等江执事发话。
    苏羽冷着脸呵斥:“你们干什么?”
    江执事盯着他,话语森冷:“我们接到举报,你玷污学府女子,将她藏哪了?”
    “哈哈……”苏羽怒极反笑:“好!好!江执事啊江执事,你想治我罪,尽管开口,空口污蔑我玷污女学员,此事我决不罢休!”
    苏羽怒道:“你们尽管搜!尽管找!如果没找到证据,我立刻去叶府主那,请求他裁决!”
    跟来的几人,登时发憷。
    他们乃是抱着百分之百制服苏羽的把握而来,结果,找不到人,反而陷入被动。
    若真的惊动叶府主,查到他们故意陷害学员,以叶府主的冷酷无情,无人可救他们。
    江执事,亦略感棘手。
    他已有前科,若再被叶府主抓到,恐怕下场不再是受点伤就能轻易揭过。
    这个宣乐菲,办事不牢,将他也陷入了被动之中!
    “既然是误会,我们告辞。”江执事冷着脸,转身离去。
    “慢着!”苏羽冷喝:“你们闯我院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此事,我必要上报叶府主,请他主持公道!”
    江执事眼神阴冷,回头冷道:“那你想怎样?”
    都是聪明人,苏羽想借机敲诈好处的念头,江执事人老成精,岂能察觉不到?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想怎样!”苏羽怒道:“你们平白毁我清誉,该怎么办?”
    江执事暗恨,此行不仅没抓到对方把柄,反而陷入被动境地。
    挥手让他们出去,江执事丢出一张令牌:“限免令,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满足了吧!”
    限免令?
    苏羽眉尖一挑。
    此物,乃是藏经阁流传之物,一共只有十枚。
    按照藏经阁规矩,半年才可进入一次。
    但,有了限免令,可以无视此规,半年内,可再度进去一次。
    并且,不止是第一层,黄金学员才有资格的第二层,妖孽才有资格的第三层,都能进去!
    此令,是奖赏给宗门高层使用,学员除非是直系关系,否则没机会触摸。
    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江执事,也是出于无奈。
    此行污蔑苏羽,一旦被叶府主得知,他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他以苏羽难以抵挡的诱惑,彻底封住他的嘴。
    “既然是误会,那我就不追究,只是希望下次,江执事三思而后行!”苏羽见好就收,意味深长道。
    江执事冷着脸,拂袖而去。
    待人群彻底远去,苏羽来到窗边,将吊在空中的宣乐菲给拉上来,丢在了地上。
    受过惊吓,宣乐菲小脸惨白,趴在地上,单薄的身躯,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