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十八章 盖压一代


    好强的剧毒!

    苏羽面色微变,却并未慌乱,趁陈天南双掌旧力已竭新力未出,猝然出击!

    “碧落黄泉!”苏羽抓准机会,快速出击!

    拳腿连贯如影,衔接流畅自如,一拳及至,便是一脚袭来,攻击刚猛无比,连绵不绝。

    陈天南不得不双臂横挡胸前。

    铿锵——

    古怪的是,苏羽的拳腿踢在对方手臂之上,竟如同踢在铁板。

    陈天南每一击均只被踢后退半步,十六连击,仅后退八步,并未造成伤害。

    佛怒金刚,防御力惊人。

    “没用的,萤火之光焉能与日月争辉?”阴冷一笑,陈天南,趁苏羽十六连击结束之时,撼击向他胸膛。

    嗤啦——

    苏羽闪开,胸前衣襟,被化为脓水。

    一击无效,苏羽面色微沉,眸中则闪烁精光。

    刚才连击时,他一心二用,察觉到对方皮肉坚不可摧后,立即转而寻找对方弱点。

    时间虽短暂,却仍被他察觉到一丝异常。

    那就是他当陈天南使出“鬼阴功”时,“佛怒金刚”会有那么瞬间停滞,胸口有一块巴掌大的肌肉,恢复正常肤色。

    两种功法同时运转,需要极强的协调性,陈天南显然尚未达到流畅衔接。

    只是那一瞬间,太短暂,加上只有陈天南出手时才暴露,贸然冲上去,危险性极大。

    目中含着思虑,苏羽不停躲避,时而反击。

    二人一追一逃,与擂台上兔起鹘落,人影交错。

    一招,两招!

    三招,四招!

    ……

    持续了不下六十招,依旧难解难分。

    陈天南虽厉害,苏羽身法却不俗,一时之间难以奈何。

    当然,陈天南牢牢占据着上风。

    陈天南目中含着冷笑,此子能击败宣乐菲,果然不简单,竟能在他手中撑如此之久,但他挺不住太久。

    总裁判江执事,心中冷笑,面庞则一副公正无私模样:“苏羽!你若只逃不战,十招之内,再无胜负,判定陈天南胜!”

    恩?观众大感不公平。

    苏羽并未落败,仅是下风而已,此举明显刁难苏羽。

    眉头一皱,苏羽冷冷瞥了江执事一眼。

    击败其儿子江帆,此人怀恨在心,有意偏颇。

    如此一来,只能用那一招。

    苏羽不再躲闪,不退反进,正面对抗。

    陈天南阴笑无比:“终于不躲了?鬼阴功!”

    森然惨绿指甲,在空中留下一串残线。

    苏羽双瞳骤然化为隐晦的水晶眼瞳。

    刹那间,周遭时空进入缓慢状态,陈天南一举一动,在他眼中慢了足足三成。

    那胸口的破绽,清晰可见。

    “碧落黄泉!”苏羽低喝,在外人眼中,苏羽速度忽然快了三成不止!

    唰——

    连续十六击,在呼吸间完成!

    砰砰砰——

    陈天南扬嘴喷出一口血,倒飞而去。

    “怎么回事?对方速度怎会突然暴涨到四重天小成?”叶府主眼中有一缕惊色。

    陈天南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倒飞的身体,却告诉陈天南,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居然要输了!

    阴冷的眼中,闪过一缕狠毒之色:“我输,你也休想好过!”

    嗖——

    一缕黑色光芒,从陈天南眼中射出。

    速度极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黑色残影就没入苏羽体内。

    苏羽浑身一震,觉得似乎有什么晦涩难名之物闯进脑海中,凶厉破坏着一切。

    他立即明白这是什么——传闻中的灵魂秘术!

    灵魂乃是人最脆弱的一部分,一旦受到攻击,轻则身体不适,重则灵魂破碎而亡!

    叶府主脸色一变。

    “不好!是!以苏羽的修为,可能会精神永久受创,成为痴呆之人!”

    他欲要出手相救,却鞭长莫及。

    苏羽脑中陡然传来钻心的疼痛,脆弱的灵魂,不安的抖动。

    阴寒的腐蚀气息,飞快毁灭着脑海。

    眼看危机降临,盘踞在脑海中的九龙神鼎,轻轻震动一下,一缕灵液从小鼎中流溢而出,沿着九龙神鼎滑落而下。

    疼痛感飞速减弱,入侵脑海的晦涩之物亦被风卷残云抹杀。

    外人眼中,苏羽仅是身躯一震就恢复。

    唯有他知道,刚才的凶险。

    寒芒在目中吞吐,苏羽云影萍踪运转,一跃上前,追上倒飞的陈天南。

    凝聚一身气血之力的拳头,重重砸在他脑袋上。

    “你怎么可能没事……啊!”陈天南面盆重重挨了一记。

    两片嘴唇被巨力砸烂,鲜血直飙,牙齿脱落数颗。

    苏羽并未停手,接着又是一脚踹在他腰间。

    咔擦——

    似有骨头断裂之音。

    含怒的苏羽,拳腿连贯如影,攻击密不透风。

    直至,将陈天南从半空一直打到擂台之下。

    哇——

    重重摔在擂台下,陈天南仰面喷出一口血,浑身剧痛,令他晕厥过去。

    众人定睛看去,倒抽凉气!

    陈天南不仅浑身多处骨骼断裂,脸面已被打得血肉模糊,不成人形,极为凄惨,俨然重伤!

    至此,苏羽才渐渐收敛眼中怒意。

    若非九龙神鼎相助,他岂非要沦为白痴?

    陈天南阴狠毒辣,他怎会手软?

    江执事眼中阴晴不定!

    国公要对付的学员,竟成为白银之王,日后对付他,或将平添变数!

    不行!

    不能让他成为白银之王!

    “好大胆子!”江执事冷光一闪,拍案而起,一跃跳上擂台,含怒擒拿苏羽:“切磋比试,竟下此毒手!跪下受擒!”

    如山气血,压制得苏羽难以反抗。

    江执事身为四重天巅峰强者,怎是苏羽可抵挡?

    老东西,公报私仇!

    苏羽已非昨日,纵然不敌,亦绝不坐以待毙!

    “黄泉碧落!”在强烈气血压制下,苏羽不甘反抗。

    两连击!四连击!八连击!十六连击!

    “敢反抗!罪加一等!”江执事满面冰寒,轻描淡写抵挡住攻击,待十六连击之后,欺身而近。

    蕴含刚烈掌劲的一掌,狠拍苏羽头颅!

    这,哪是擒拿?分明是趁机重伤!

    眼看,苏羽要平白挨一击。

    嗖——

    蓦然间,自贵宾观众台上,弹射而来一缕可怕气流!

    噗——

    江执事瞬息被击中,身为四重天巅峰的他,不堪一击!

    被气流打得横飞数米,仰面喷出一大口血,中招的侧腰,出现一个血洞!

    “丢人现眼!”冰冷的声音,从贵宾席上,遥遥传来。

    叶府主,白色长袍无风自动,黑发飞扬,冷峻的双眼,充斥着冷漠之色。

    学员看不出陈天南用了灵魂秘术这等凶险伎俩,难不成,江执事还看不出?

    他方才袖手旁观,不出手阻拦便罢了,但事后不追究陈天南,反而借机对苏羽出手!

    简直是丢人现眼!

    江执事吃痛,满嘴是血,心中又恨又怕。

    但,他没有当庭辩驳。

    家丑不可外扬,当众将事情闹大,对他名誉损失极大。

    因此,咬咬牙,暗中瞪苏羽一眼,拖着重伤之躯,飞快离去。

    许多学员觉得莫名其妙。

    苏羽残忍的重伤陈天南,江执事出于裁判职责擒拿苏羽,为何会遭到重伤?

    此事,叶府主亦不愿解释,江执事这等龌龊之事,若当众宣布而出,对学府而言,亦是污点。

    “好了,本次白银之王争夺战,胜利者,苏羽!”叶府主走上台,亲自将白银王冠戴在他头上。

    “表现不错,再接再厉,一月之后,争取成为黄金学员。”叶府主略带微笑,拍拍他肩膀,折身离去。

    苏羽心中敬重,拱手而拜:“多谢府主!”

    没有叶府主主持公道,他今日难逃重伤。

    苏羽一战成名!

    白银之王易主,苏羽,成为新一代白银之王!

    此刻,苏羽的学号牌,银光璀璨,隐隐泛着淡淡的金黄色,很快能成为一块金色学号牌!

    在某处隐秘之地,画中仙凝视着苏羽远去的目光,恬淡一笑。

    在她身侧,有一人。

    五观俊朗,身材颀长,有着一张令女人嫉妒的美丽面容。

    只是眼角上挑,乃是一对桃花眼,给人邪异之感。

    英俊如玉的少年,哑然失笑道:“夏学姐,没想到,你会对白银间的战斗感兴趣。”

    言外之意,白银考核,很无聊。

    若有人在场,定会惊骇莫名!

    这位美得不像话的少年,乃是黄金之王,也就是黄金学员最强者,方轻舟!

    他资质极为惊人,实力达到了武道四重天大成,黄金学员中,乃是无敌存在!

    从没有人,能在他手中撑过三招!

    三招败敌,不败神话方轻舟。

    他是众多女学员崇拜的对象。

    可,关于方轻舟的传闻并不太好。

    听说,不少良家女孩都被他诱骗上床,贞洁不保。

    甚至,有一个女孩,为此屈辱跳湖自尽。

    诡异的是,学府仅是安顿了女孩家人,并未处置方轻舟。

    画中仙,有些厌恶此人,淡淡回应:“只想看一看,是否有后起之秀”

    方轻舟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视,嗤笑道:“白银资质再强,也是被淘汰过的废物。”

    此话,虽刻薄,却不假。

    白银学员,均是资质不合格之辈,说是废物,并不为过。

    画中仙皱眉:“那也未必,我很看好新一代白银之王,他进步很快。”

    言罢,画中仙折身离去。

    他?那个苏羽?方轻舟望了眼苏羽背影,皱眉摇头,嗤之以鼻:“也就那样,一辈子趴在底层的命。”

    说着,快步跟上了画中仙离开,望着她窈窕倩影,眼中闪逝一缕淫邪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