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十章 仙羽郡王


    闻言,秦老呆滞脸庞,浮现轻笑:“因为,他在救小郡主,而非害她,按照约定,我只保护她安危,自然不会插手。”

    “况且,换了老夫亲至,也只能以那等不雅手段吸毒,莫非小姐希望老夫这一把老骨头,触碰小郡主千金之躯?”秦老轻笑如常。

    紫衣少女无可奈何,咬牙道:“那么,那人的相貌,你可记下?”

    秦老微微摇头:“不曾,那小子行动敏捷,老夫角度不佳,只看到背影,以及蒙面的身影。”

    紫衣少女气恼无比,眼中不无担忧:“这下完了,郡王非雷霆大怒不可……”

    ……

    回到外界,来到仙羽郡城中,目中闪过一缕精光,苏羽蒙着面纱,来到一处阴暗的巷子中。

    他在武宗学府时便听说,此处有人专门收来历不明材料的黑商。

    火龙蛇的材料,贵重无比,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但是,他很明白,若他光明正大卖掉这些材料,必定引火上身。就冲那个紫衣少女是武道三重天,他就不能暴露自己。

    “老家伙,材料要不要。”苏羽在巷子深处,看见了一叼着蛤蟆烟斗的老大爷,心中一动,上前道。

    老大爷翻着眼皮,茫然道:“你找错人了。”

    “黑货,便宜处理。”苏羽嘴角挂着淡笑,明白对方乃是慎重,所以直言不讳,顺带取出一颗火龙蛇的毒牙。

    老大爷老眼中精光暴闪,低声惊呼:“妖兽材料!”

    他有些不可思议,眼前的少年不过二重天,怎可能击杀三重天妖兽?

    但想想黑货,他心中了然,货物来路不正。

    “跟我来!”烟斗老大爷,打开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将苏羽带进了一个隐秘院落中。

    此人长期收购黑货,苏羽倒不怕对方图谋不轨。

    “真是火龙蛇?”烟斗老大爷,望着那二十米长的巨大蛇皮,眼中闪着兴奋之色。

    “蛇胆,给你五十两银子,毒牙给你一百两银子,这截蛇皮,则给你五百两银子,总计六百五十两!”烟斗老大爷盘算一阵,报出一个价码。

    苏羽冷笑道:“老大爷,这青天白日,你黑心黑肺的,不怕晴天霹雳么?一千二百两的材料,你竟只给六百五十两?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找下家了,敢收黑货的,仙羽郡又不是你一家。”

    烟斗老大爷讪讪,原来是个懂行的小家伙。

    “九百两!爱卖不卖!”老大爷给出一个行情价。

    苏羽略一琢磨,比之一千二百两,贬值了足足四分之一,委实不划算。

    但黑市,就是这个价。

    “好,不过那蛇皮,你需给我一点,我要炼制一件护体内甲。”苏羽眸中闪烁着精明之色,讨价还价。

    烟斗老大爷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老头我太亏!”

    苏羽笑吟吟道:“那我在你这买几颗融灵宝丹如何?这样你就不亏了!”

    黑商手里的融灵宝丹,比市面上还要便宜一成,一颗下品融灵宝丹,市面需要一百银两,此处却仅需九十银两,均是见不得光的货物。

    白银学员中,经常有人来此地购买廉价融灵宝丹。

    烟斗老大爷,眼中精光大放:“你要几颗?”

    “下品三颗,中品一颗!”苏羽道,中品融灵宝丹,外界五百银两一颗,他这里,却仅需四百五十两,四颗加一起,刚好九百两银子。

    “哈哈!好,成交!”烟斗老大爷颇为爽快摸出两个玉瓶,里面各自装着下品和中品宝丹。

    确认无误,苏羽立即取了一截蛇皮离开。

    临走之前,烟斗老大爷,眸中精光一闪,塞给苏羽一张令牌:“嘿嘿,小子,老夫喜欢你这样快人快语的朋友,此物你拿着,去集市最大的东林匠铺,找张泽大师,他会替你炼制好一副完美内甲。”

    “算是老头额外一点奖赏,下次你若有上等货色,记得送到老头我这。”烟斗老大爷,笑眯眯的关上了门。

    苏羽目光一闪,走到街道尽头时,将令牌丢弃。

    随后,扯下面纱,消失不见。

    两个小时后,烟斗老大爷乐呵呵的清点火龙蛇。

    然而就在这时!

    哐——

    门被突然踢开,二十个杀气腾腾的黑甲士兵,肃杀冲进来,每一人,都达到了可怕的五重天境界!

    二十人恭敬立在门两侧,似在恭迎一位大人物!

    黑甲士兵的胸口,尽数雕刻着一个鹰的图腾!

    这个图腾,只有皇室之人能拥有,乃是皇室象征!

    而在仙羽郡,有资格在士兵铠甲上赐予图腾的,只有一人——仙羽郡王!!

    仙羽郡最大的掌控者!

    在众多黑甲士兵肃然恭迎中,一个面相俊朗,却威严无比的男子,面色阴沉的负手而入,一眼望见了地上火红色的蛇皮。

    “是此物么?”中年男子,侧头望向身后的紫衣少女。

    在紫衣少女身侧,一个鹅黄裙裳的小美女,泪眼朦胧,眼睛都红肿了,不停抽噎着,仿佛受了天大委屈。

    闻言,小美女率先抬头,定睛一看,登时双眸喷火,羞怒道:“就是它!那个该死的淫。贼,果然拿它到黑市卖!”

    “是谁拿来卖?人在何处?”中年男子不怒自威,一股可怕的气势,压迫得烟斗老大爷面色煞白。

    双膝一软,他满眼惊恐与骇然,不住跪地磕头:“郡王饶命!草民不知此物来历与郡王府有关呐!草民该死,草民该死!”

    中年男子负手而立,面庞平静,可眼中却燃烧着怒火:“回答本王!谁卖给你的?人在何处?”

    烟斗老大爷忙道:“回禀王爷,是一个少年,蒙面,不曾看清。”

    蓦地,瑟瑟发抖的老大爷忽然想起一事,如找到救命稻草,忙道:“对了,我给了他一个令牌,也许,他去东林店铺制作皮甲了!”

    烟斗老大爷急中生智,暗道自己多了一手,给苏羽一个令牌。

    “立刻查封东林店铺!此人带走,继续审问!”仙羽郡王,眸中燃烧着滔天怒焰。

    自己的女儿,昏迷中,竟被人如此……如此的轻薄!

    作为父亲,他焉能不盛怒?

    虽明白,对方乃是好意救自己小女,可对女儿而言,事关贞洁,必须擒住当事人,给女儿一个交代!

    黑铁士兵,浩浩荡荡开赴东林店铺,查封一切。

    “郡王,并无此人来过!”下属回报。

    不多时,又有下属捧着一枚令牌:“郡王,令牌在巷子角落被发现,对方极有可能出于谨慎,将其丢弃!”

    仙羽郡王面色难看之极,怒拍桌面:“狡诈的小子!!”

    先是将货物拿到黑市卖,即便如此,也不忘蒙面!

    而后,还狡诈的将令牌丢掉,以防在东林店铺露面,被他顺藤摸瓜找到。

    此人非常狡诈,将自己隐藏极深,无法追查!

    如今,唯一知道两件事。

    第一,对方拳脚功夫不错。

    第二,从死去的火龙蛇尸体判断,对方箭术高超,具备连珠箭的精准之能!

    “立刻追查全城箭术高超的少年天才!!”仙羽郡王瞪着怒目,不达目的不罢休!

    小美女,也就是仙羽小郡主,红肿着大眼睛,恶狠狠的咬着满嘴银牙:“我要抓住那个淫。贼,我要一口咬死他!竟敢,竟敢对我那样……呜呜……我不活了……”

    距离东林店铺不远的茶楼中,苏羽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素袍,与落日山脉的装束迥然不同,即便那李明海站在他面前,也未必能确定其身份。

    他靠在凭栏处,一边静静品茶,一边暗暗等待。

    他只是想看看,那二女一男,有何身份,会否轻易追查到烟斗老大爷,并追踪到东林店铺,如此一来,他可以暗中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招惹了什么可怕的势力,以免有后顾之忧。

    但,所看到一幕,令他倒抽一口凉气!

    “仙!羽!郡!王!”苏羽头皮发麻,一丝冷汗,在额头密布。

    那二女一男,竟然……与仙羽郡王有关!

    惊动仙羽郡王本人驾临,那哭哭啼啼的小美女,身份毫无疑问,定然是仙羽郡王至亲,极有可能是郡主!

    想到自己竟吮吸了仙羽小郡主的右乳,他自杀的心都有。

    苏羽有些后悔自己救人的举动,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善意救人者,未必会有好下场。

    “罢了,对方很难查到我身份,便算是一场误会好了,日后深入简出,暴露可能性极小。”苏羽叹息,回到了学府。

    不过,并未回寝室,而是进入了学府的修炼室。

    修炼室乃是免费,对苏羽这样的穷学生而言,很难得。

    不过,修炼室也分等次,有上等和下等之分。

    上等修炼室,环境更好,里面灵池,在池中修炼,对气血提升,*淬炼,效果更佳。

    可惜,只有十座,唯有传闻中的十大妖孽,以及特权之人能占有,如苏羽这般穷人,只能望洋兴叹。

    嘎吱——

    “咦,是你?修炼么?”一道悦耳恬淡之音传来。

    苏羽侧头,面怀感激拱手:“见过仙子。”

    心中,苏羽则奇怪,莫非画中仙也是学府中的学员?而且,还是从上等修炼室出来。

    难不成她是十大妖孽?或者特权极高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