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七章 画中仙子


    苏羽一战成名。

    武宗学府,很快传开,白银学员出了一个狠角色,把毒寡妇陈凤打残了。

    “啊哈,羽哥回来了,快快请坐,小弟给你倒茶。”刚一回宿舍,吴松就跟哈巴狗似的,鞍前马后,端茶递水,恭维之极。

    苏羽看得出,他脖子上一片冷汗,看来他打败陈凤,让吴松彻底惧怕。

    实力高了,苏羽懒得与这种欺软怕硬的软骨头计较。

    “滚!少在我眼前晃荡!”

    吴松不仅没生气,反而大喜过望:“是是是,小弟就不打扰羽哥了。”

    出门,他狠狠擦一把汗,满面喜色:“呼!还好,苏羽并非记仇之人,否则,以他打残陈凤的实力与狠辣,我从今往后,怕是连走廊都没得睡。”

    静坐片刻,苏羽沉思。

    “打入白银前一百名,提前解除了考核淘汰之危,但秦枫虎视眈眈,我无法松懈片刻。”苏羽暗自咬牙。

    他无意于留恋姜雪晴这种现实无情的女人,但,秦枫却紧咬不舍,数次坑害。

    此等大仇,他日必双倍而报!

    所以,他必须疯狂提升实力!

    为自保,亦为报今日之仇!

    “秦枫,你给我等着!”苏羽暗暗握紧了拳头。

    夺走他的女人,还要他的命,此仇不报,苏羽便一世窝囊!

    但,秦枫,无论是他本身的实力,还是背后家族势力,都异常强大,苏羽需要刻苦提升修为!

    “我苏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此次白银考核,必要大放光彩!”苏羽沉吟许久,深呼一口气,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惊人的目标。

    此番决定,虽然有些好高骛远。

    但,苏羽乃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时不我待,秦枫察觉到苏羽逐步成长,必然不会给予充足时间。

    他唯一机会,就是拼命压榨潜力,努力成长,在下一次绝杀来临之前,达到新的高度!

    同时,出人头地后,成为有希望的苗子,受到学员重视和保护,而非鸡肋一般的白银学员,是死是残,学府都不会过度重视。

    “吴松,接下来八天,我要外出,若有人挑战,你替我接下便是!”苏羽准备好干粮,迈步出门,首先来到了学府的武器阁。

    修炼,缺乏一把称手的弓箭。

    武器阁,乃是学府为学员们提供无偿武器的地方。

    但,与藏经阁一样。

    每位学员,一年内只能选择一次武器。

    如果想选择第二次武器,则要支付银两。

    苏羽从未选择过武器,所以,可以免费选择一次,为他省了一笔钱。

    学府白银学员,每月会得到一两银子,作为生活开销,能省下的仅有几个铜板,无力支付其余消费。

    当他进入时,武器阁零星有数人存在。

    苏羽大致扫一眼,发现主流武器是刀、剑、枪、棍四类,占据了绝大部分种类和数量。

    以至于,苏羽一直走到武器阁最深处,才哭笑不得的发现几把半新不旧的大弓,上面偶有一丝尘埃。

    苏羽掂量一番,选择了一把重量较轻,容易拉动的弓箭。

    他并不以修炼肉身见长,所以,弓弦过紧,并不适合他。

    弓箭的威力,取决于很多层次。

    第一,弓本身质量,材质、弹性、强度、韧性。

    第二,射箭者臂力,决定了一箭的速度、射程。

    第三,射箭者眼力,臂力再强大,射不中要害也是白搭;相反,臂力弱者,射出一箭,速度虽不快,却直中要害,一箭威力,胜过前者数箭之威。

    苏羽臂力不行,但眼力一等一,弓箭在他手上威力,未必会比肌肉男弱。

    唰——

    唰——

    蓦地,苏羽耳朵动了动,一丝破空声响起。

    回头望去,一个背影窈窕倩丽的白衣女子,站在空旷的武器广场,练习射箭。

    此地,是专门给挑选弓箭学员,试验弓箭威力大小的场所。

    在白衣女子身后,一个面目粗狂的大汉,正手捧箭囊,含笑着指点她射箭。

    “呵呵,夏小姐箭术天赋超凡,老师我都快教不下去了。”粗狂大汉,原来是教授射箭的老师,话语中,明显有几分恭维。

    此人,苏羽有些印象。

    武宗学府,有专门的学习武器使用的课程,他曾远远看到过,这位老师教授学员练习射箭。

    只是,那时的他,脾气异常暴躁,动辄呵斥打骂愚笨的学生,远无现在这般客气。

    而且,这位老师姓江,与江执事乃是同胞兄弟。

    想起当日,江执事为在秦国公面前邀功,不顾他羸弱的身体疼痛,将其扣拿的场景,苏羽就心生不喜。

    不再看他们,苏羽当场在脑海中回忆。

    与其说这是功法,不如说,是射箭心得。

    所以,很好领悟。

    一个小时后,苏羽已经通过时间乱流,翻阅了十个小时,心得背得滚瓜烂熟。

    寻找几支普通铁箭,苏羽跃跃欲试,来到射箭场。

    轻呼一口气,平心静气。

    苏羽下盘微蹲,如磐石稳固,这样能防止射箭时产生后坐力,提高弓箭准度。

    一手拉弓,一手搭铁箭,浑身力量集中在双臂,屏住呼吸,双瞳凝视着百米之外的靶子。

    的精髓就是,射箭时,天人合一,精神高度集中,全身精神,凝聚在铁箭之上。

    这个过程,需要多次协调体内气血,达到体内安定如一的状态,如此,精神才能集中,射出忘我一箭。

    唰——

    苏羽松开手指,铁箭嗖的一声穿破空气,化作残影,射中了百米外的靶子。

    但结果,苏羽并不满意。

    仅仅射在了靶子边缘,距离靶心,还有一段差距。

    此番动静,引起了专心射箭的白衣女子,和从旁指导的江老师注意。

    江老师粗黑的眉毛掀了掀:“哪来没规矩的小子?我等在此练箭,你是何意?”

    苏羽有些无语。

    明显这位白衣女子身份不俗,江老师为讨她欢心,不容人打扰他们练箭。

    可是,苏羽射的,乃是一旁的箭靶,根本影响不到白衣女子。

    “何意?练箭,若有规定,学员不可在此练箭,苏某即可离开便是。”苏羽淡定从容,不慌不忙再度拉起一支箭。

    江老师放下箭囊,快步朝苏羽行来,隐有怒容。

    “江老师,不必如此,我们继续。”白衣女子,轻声道,声音柔软清淡,很好听。

    说话间,明眸瞥了眼苏羽架势,略感奇怪:“你第一次射箭?”

    苏羽醉心练箭,无心搭理,头也不抬,淡淡点头:“恩,第一次。”

    白衣女子含笑点头:“第一次能射中百米外靶子,尚可。”

    江老师上下打量苏羽一眼,摇头哂笑:“姿势都难把握,大概是看了点皮毛,就来练习吧?那一箭能射中,运气成分居多。”

    对此,白衣女子,不置可否。

    苏羽则恍若未闻。

    的知识点,全部记在脑海中,他差的仅是将他们融会贯通,需要不停练习。

    第二箭,依旧射在靶子边缘,并且比刚才稍微靠近靶心一点。

    “咦?”白衣女子,略感错愕。

    以对方那生疏的架势,连续两箭射中百米之外,当真是运气?

    第三箭,继续靠近一点。

    第四箭,又靠近一点。

    第五箭,再靠近一点。

    白衣女子面露惊讶,一次两次是运气,五次怎可能是运气?

    而且,对方姿势越来越纯熟,渐渐有了模样。

    江老师,粗黑的眉毛挑了挑,瞪视着苏羽继续。

    苏羽醉心其中。

    可从第五箭开始,苏羽便再难靠近靶心,总是射到红色靶心之外。

    明明他越发娴熟,技巧越来越高,可不知为何,再也无法精进,总是距离靶心有一段距离。

    反而有两次心神不稳,没把握住精度,稀里糊涂射中红色靶心。

    白衣女子,暗暗叹息,还以为遇上箭道天才。

    江老师讶然哂笑,暗含鄙夷:“看来,又是一个登徒子,知道夏小姐喜好箭术,常来此地练箭,因此,练了个半桶水,装作新人吸引夏小姐目光,此种人,已非一两个。”

    白衣女子,似水明眸,淡淡瞥了苏羽一眼,一缕无奈与淡淡厌恶闪逝。

    “我回去了,心情不佳。”白衣女子意兴阑珊,莲步轻移。

    路过苏羽时,无意识瞥到他手中所握弓箭,她怔然止步,面露讶色。

    “给我看看你的弓。”白衣女子面露古怪之色。

    江老师投去目光,亦露出古怪之色。

    苏羽侧头一望,本是随意一瞥,却意外发现,站在他身侧的,竟是一位美丽之极的女子。

    纤尘不染,气质恬淡出尘,仿佛神阙仙子,步履凡尘,高贵静雅,任何污秽肮脏,在她面前,尽数消融。

    画中仙,这是苏羽唯一能想到的评价,不属于人间的女子。

    看上去,她十四五岁,与苏羽年纪相仿。

    一双雪眸含着清辉,明澈动人,仿佛天山雪莲,在冷肃寒风中,绽放那不属于人间的纯洁。

    对上这双纯美,不沾一丝杂质的眼睛,苏羽心里生出尊敬。

    亦如清莲,可远观不可亵玩。

    对自己刹那间的失神,苏羽并不掩饰,深邃的眼中,清明如许,坦荡自然,歉然一笑:“对不起,失礼了,这是我的弓。”

    画中仙,神情恬淡,不以为意,抿嘴淡然一笑。

    类似场景,遇到太多,所以并未在意。

    倒是苏羽的坦荡,令她留下一丝好印象,从对方眼中短暂的惊艳,她看出,苏羽应该是首次看见她,而非早有预谋引她注意的登徒子。

    接过弓,画中仙雪眸凝视,凝脂如玉的玉手,轻轻抚摸弓,很快,眸子里写满了惊疑。

    江老师凑过来细看,也是满脸惊愕:“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