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五章 黄金白银


    整整五天修炼,靠着极强眼力与身体底子,终于修炼到第二层大圆满,距离最后第三层,仅有一线之隔。

    第三层,威力更加迅猛,据说修炼至大成,拳腿攻击,可连绵不断,压迫敌人无还手之力。

    只是,苏羽感觉到,距离第三层,他火候远远不够。

    暂时放下。

    ,他尚无弓箭在身,无法修炼。

    那么,只剩下他颇为期待的。

    翻开此卷,仔细阅看。

    苏羽登时头大,仅看了数百字,就晕头晕脑,云里雾里,看不明白,脑子里一片浆糊。

    “呼!好难理解的功法,这就需要悟性吧,如此看来,我的悟性,并不高。”苏羽发现了无奈的事实。

    但,苏羽向来执着,认定的事决不放弃。

    “就不信看不懂你!”撸了撸袖子,苏羽定睛翻看,瞳孔中,两处若隐若现的水晶眼瞳,若隐若现。

    两个小时后,如石头一般,纹丝不动的苏羽,忽然,一头栽倒在地,竟是呼呼睡过去。

    不经意间,他催动了水晶眼瞳威力,外界过了两个小时,他却已经参悟了整整二十个小时!心神疲惫,难以遏制的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他一个机灵,翻身而起,再度潜心领悟功法,陷入时空加速当中。

    两个小时后,又栽倒。

    一个小时后,又起来继续。

    如此反复,整整两天,四十八个小时,全是如此。

    除开睡觉休息时间,他其实整整参悟了三百二十个小时,足足有十三天!!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整整十三天!

    此时,苏羽两眼血红,脑袋晕乎乎的,但脸上却挂着傻乎乎的笑意。

    “成功了!虽然仅仅是参悟到了第一层入门阶段,但总算成功!”苏羽长笑一声。

    他悟性不高,只能算中上之流,但勤能补拙,总算有所成就。

    唰——

    苏羽双膝微弯,小腿骤然发力,身躯便如一只腾空飞燕,一步跨越了两米之远,似马踏飞燕,浑身轻若鸿羽,写意轻松飘洒在林间。

    身影如风,林间轻跃身姿,仿佛白云落影,飘逸灵动,洒脱自然;又似浮萍飘零,惊鸿一瞥,于浪中漂流。

    “咦,小郡主快看,好俊的身法,单从速度来看,应该有二重天大成的层次吧。”一位紫衣俏丽少女,略感惊讶。

    身旁是一位身着鹅黄长裙的女子,身材纤巧瘦弱,娇小玲珑,眼睛又大又圆,很可爱。

    脸蛋很精致,像是一点点雕琢而成,皮肤白得如雪,活脱脱一个瓷娃娃般的小美女。

    闻言,可爱小美女,眨着大眼睛望了望,结果空无一人。

    小美女顿时瞪了紫衣少女一眼:“哼哼!废话少说,我们快进山,猎杀野兽卖钱,买融灵宝丹提升血气,淬炼筋骨!”

    “该死的父王,把我的钱全卡死了,害我冒险进入山林!我要绝食,绝食!!”小美女气呼呼的埋怨。

    一旁的紫衣少女咯咯直笑,回头冲跟着他们身后的一位十五六岁少年护卫吩咐:“李明海,注意随时保护小郡主安危。”

    “是!”少年护卫兴奋回应,扫过小美女的背影时,眼中隐晦滑过炽热。

    小美女不屑的回头,瞪视他一眼:“保护我?你?哼,我只是让你来抗猎物的!本郡主才不要人保护!”

    ……

    武宗学府,半月一次擂台挑战,吸引不少目光。

    非要说相似的话,大概类似地球学校中的月考,每月考核一次。

    来到擂台场,稀稀拉拉一百号人,零星等候在侧。

    他们,均是参与擂台之人,有的被挑战,有的主动挑战。

    “谁是苏羽?”人群中,一道娇媚悦耳之音响起。

    苏羽侧头,一位身着宽松黑衣,头发蓬高,面容有无数疙瘩,仿佛癞蛤蟆似的丑陋少女,十五岁左右,正左顾右盼,寻找苏羽人影。

    她所在区域,人群自动分出一大片空白,对她很忌惮,也很厌恶。

    “就是你挑战我?陈凤!”苏羽并未退缩,该面对,迟早要面对。

    黑衣少女,正是陈凤。

    眸子一横,落在苏羽身上,眼中微亮,靠近过来,怀着媚色,上下打量,点头含笑赞许:“不错,清秀英俊,很合姐姐胃口。”

    “遗憾得很,你那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的脸,本公子没兴趣。”苏羽抱臂而立,暗中提防下毒,嘴中却丝毫不客气。

    既已为敌,何须客套?

    “喂喂,你们看那小子,找死吗他是?陈凤最恨人家说她丑!”

    “嘘!小声!陈凤心胸狭窄,去年那个被她毁容的漂亮学姐,就是暗中说她丑,才被她点名挑战,暗中下毒手。”

    “最可怕的是,此女毒功诡异,即便中毒也浑然不觉,事后发作,学府也抓不住她破绽,所以至今她仍逍遥法外。”

    “这叫苏羽的小子,名不见经传,大概也是暗中说她丑被知道,如今要遭罪了。”

    此时,一位白胡子裁判,徐徐走上擂台,面无表情宣布:“比试,开始!”

    陈凤没有露出怒色,反而笑意更深,只是配上那张癞蛤蟆脸,笑意怎么看怎么恶毒。

    “小弟弟,姐姐等会一定好好疼你!!”

    字字阴寒,恶毒森冷。

    鹿死谁手未可知!苏羽暗暗冷道。

    “第一轮,黄金学员李明浩,对战白银学员,徐森。”

    李明浩,武道三重天小成!

    徐森,也是武道三重天小成。

    但,李明浩乃是苏羽同届学员,入学一年就成功突破武道三重天。

    而徐森,则是上一届老白银学员,两年才突破武道三重天,这还是徐森在白银学员中,资质属于上流之列。

    这便是黄金与白银学员差距,亦是资质的差异!

    “徐森,你倒是有胆子挑战我!”李明浩抱臂而立,冷眼睥睨。

    徐森,瞪着微红的双眼,一副血海深仇模样,咬牙切齿道:“李明浩!我与你势不两立!倩儿与我青梅竹马,却被你横刀夺爱,强抢而去,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徐森,有些激动过头,以至于当众将不堪过往讲出。

    台下苏羽,心中微动。

    何等相似经历?

    李明浩哈哈大笑:“你说李倩那个小娘们?嘿嘿,她是自己对我投怀送抱,何须我强抢?虽然,已经被我玩腻甩掉了,但不得不说,那娘们床上功夫不错,很带劲儿。”

    虽然李明浩才十五岁,但身为家族公子,玩弄女色,老早就顺溜。

    “要怪,你就怪自己没本事,系不住心上人的芳心。”李明浩冷笑道:“现在你去把那破烂捡回来也不晚,兴许她会回心转意呢,哈哈……”

    “我杀了你!”徐森气血冲顶,已然失去理智。

    “横刀立马!”徐森大吼一声,气血如虹,强盛惊人,一口黑色斩马刀,带着凛然刀式,掠向李明浩脖子。

    其气势惊人,快若惊鸿。

    苏羽看得心惊肉跳,若他直面此刀,毫无幸存之理。

    李明浩嗤笑,若闲庭散步,轻描淡写轻喝:“落花无情!”

    其手掌灵动婉转,若优美蛇影,缠绕浮动。

    速度快若闪电,甚至比之斩马刀,还要快上一筹。

    一层虚影闪烁,其手掌竟缠绕着刀背,蜿蜒而上。

    紧接着,五指并拢,成鹤嘴,狠狠一口啄在徐森手腕。

    徐森吃痛,斩马刀脱手而出。

    趁此机会,李明浩不疾不徐,手掌往前轻飘飘一探,一口戳在徐森胸口。

    啊——

    噗——

    徐森,惨叫一声,形如触电,倒飞而去,中途仰面喷出一口血,摔倒昏迷!

    苏羽瞳孔一缩。

    “好强!同是武道三重天,徐森却连李明浩一招都无法挡住!”苏羽暗暗震撼。

    一旁众多白银学员,震撼难言:“徐森在白银学员中,排名第三,这样强大的他,竟然惨败!”

    这就是黄金学员与白银学员差距!

    不仅修炼天赋差距大,所修炼功法也差别极大。

    “落花无情”属于中等功法,“横刀立马”则属于下等功法,两相对比,功法威力差距极大。

    李明浩轻松走下台,走过徐森时,取出了自己学号牌。

    学号牌,每人都有,证明自己武宗学府身份。

    但,李明浩的学号牌,却是淡金色!

    苏羽的,则是暗淡的银灰色。

    这时,只见徐森怀里银白色的学号牌,忽然黯淡了几分,一缕银色光芒,飞入了李明浩号牌中,淡金色稍微浓郁了一分。

    见状,李明浩不屑朝他脸上吐了口唾沫:“才这点武宗气!浪费本公子时间!”

    武宗气,乃是武宗学府,衡量学员实力的标准。

    武宗气最薄的,就像苏羽,学号牌为暗淡的银灰色,说明他实力最低微。

    武宗气强的,形如李明浩,淡金色学号牌。

    除此之外,修为等级、资质的综合考量,也能影响学号牌颜色。

    白银学员,想要成为黄金学员,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不停战斗,夺取他人武宗气,壮大自己,有朝一日,达到极限时,会成为黄金学号牌,正式晋升为黄金学员。

    从此以后,黄金学员享有的特级修炼资源,将对他敞开大门。

    任何白银学员,都梦寐以求成为黄金学员,那是他们追逐的目标。

    众人敬畏目送李明浩远去,大气不敢喘。

    接下来,又是几场比试,却再也没有黄金学员出现。

    “第十轮,白银学员陈凤,对白银学员郑涛。”

    苏羽神色一凛,正是观察陈凤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