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龙神鼎 > 第二章 九龙神鼎


    水晶雕像,是苏羽亲自雕刻,乃是送给姜雪晴定情信物。

    学院每月发放一两银子,苏羽省吃俭用,衣服不敢买新的,伙食不敢吃好的。

    当别的男学员凑在一起,花田月下买酒喝时,苏羽一点一点存钱,一分钱不敢乱花。

    节省的钱,他全拿来买水晶,一次又一次的雕刻,雕刻心中最美的姜雪晴。

    酷暑时,别人都在纳凉,他满头大汗雕刻,有一次中暑闷晕在寝室中。

    寒冬时,别人都烤着火炉,他双手握着冰冷的水晶,不停雕刻,两只手掌,被冻得皲裂出血。

    终于,一年的努力,他终于雕刻出心中最美的姜雪晴。

    他仍记得,当时的姜雪晴,那样明眸闪亮,那样感动,那样热泪盈眶。

    可一年后的今天,曾经的情谊,曾经的爱恋,曾经的感动,全被冰冷退回。

    苏羽垂首,望着手中的美丽水晶雕像,一双深邃如万古星空的眸子,既有为真正苏羽的不值,亦有讥笑。

    现实的女人,前辈子看得多,谁钱多就陪谁上床。

    姜雪晴,他还真看不上眼,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情已散,何来定情?此物,已无意义。”出乎意料,苏羽并未有失望、悲愤、恼怒等情绪,反而平静如深冬秋湖,不起一丝波澜。

    手掌轻挥,水晶雕像,被他扔在地上。

    咔擦——

    唯美空灵的雕像女子,顷刻粉碎,只剩片片残留水晶,晃动着时光的斑驳记忆。

    这一摔,他与姜雪晴之间,最后一丝羁绊,烟消云散。

    伸了个懒腰,苏羽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微笑:“呼,可以放心了,我还真担心,你对我留着情谊呢。”

    如果姜雪晴还对“苏羽”有感情,恐怕,苏羽的残魂,会永世不灭,一直牵挂。

    她如此绝然,在递回曾经定情信物的刹那,苏羽最后一丝执念,彻底消散了。

    “再见了,我曾经的晴儿,曾经的爱人。”挥挥衣袖,苏羽轻轻一叹,似是替那逝去的苏羽,传达最后泯灭的意念,而后,负手洒脱离去,再也不曾回头。

    过往如尘埃,泯灭在时空当中。

    苏羽已逝,只剩下一个全新的苏羽。

    姜雪晴娇躯一颤,那仿佛永别的话,叩开了她冰冷的心。

    回过头,她目光飞快追逐苏羽的背影,却只看到,一片消失在人海的模糊。

    这一刻,姜雪晴心中微微一颤,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人生里,最宝贵的东西,再也寻不回。

    望着那碎裂的雕像,姜雪晴怔然。

    许久,她才回过神,眼神逐渐冷酷无情,湮灭心中最后一缕情丝:“我姜雪晴,美貌倾城,注定是一世不凡的女子,你苏羽何德何能,配得上我?”

    “不是我抛弃你!是你无能!我姜雪晴的选择,不会有错!”

    待姜雪晴冷脸离去。

    秦枫冷眼旁观,轻蔑冷道:“那小子,故作洒脱,博取晴儿眼球,哼,我看他还是不死心!”

    倒是秦国公,若有深意凝望苏羽背影,徐徐摇头:“我看不是!此子,并无你所说那般无能与窝囊,反而睿智冷静,心性坚定,洒脱放荡,稍加培养的话,也许能成为一个人才。”

    “那趁他没有崛起之前,杀了他!”秦枫不喜欢有人与他的女人存在任何关系,哪怕曾经是恋人,也不行!

    秦国公微微摇头:“不行!国君大限将至,此时正是皇位争夺之际,我支持大太子,被其余几位皇子视为眼中钉。”

    “他们正四处寻找我的把柄,当此关节时刻,你夺人伴侣,我便有教子不当之过,容易成为他们攻讦把柄。”提到这里,秦国公薄怒微显:“否则,我一介国公日理万机,岂会专程来一趟仙羽郡替你摆平事端?”

    “这时,你若把苏羽杀了,岂不是与杀人夺妻无异?为父必受你牵连!”秦国公冷静无比:“所以,现在你按兵不动,事成之后,再杀不迟!”

    秦枫心知是此理,但很不舒服:“难道就这样看着他在我眼前晃?”苏羽就是一根肉中刺,不除不行。

    秦国公微微摆手:“暂时不杀他,不代表不能动他,此事你不必过问,为父自有办法,将其赶出武宗学府,彻底断绝他成才之路,以绝后患。”

    ……

    一盏茶后,秦国公冲蓝衣中年拱手告辞。

    “此事就拜托江执事。”秦国公暗中送了一袋礼品,意味深长道。

    江执事赔笑道:“国公不必忧虑,半月之后,就是学府考核,白银学员,每年都会淘汰一半,这苏羽资质一般,早已在淘汰之列。”

    “如此甚好。”秦国公放下心,扬长而去。

    ……

    秦枫目送父亲离去,眼中厉芒闪现。

    “哼!让他舒舒坦坦淘汰滚蛋,太便宜他!我虽然不便亲自出手,但让别人出手,岂非易如反掌?”秦枫冷冷道。

    “晴儿心里有一丝意念未尽,须让她看到苏羽狼狈落魄,明白跟着他没有好日子过,她才能彻底熄灭旧情复燃的心思!”

    ……

    回到山林中,苏羽若无其事修炼。

    只是,今日之事终究刺激到他,难以安心修炼。

    仰望无尽苍穹,苏羽拳头微微拽住。

    “今日之辱,虽是另一个苏羽,但焉知他日,我会否遭受同样耻辱?”苏羽陷入思索。

    “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为何,我偏偏资质如此之差,数倍于他人的努力,只能得到半倍的成效?”

    望着天穹,苏羽不甘,振声吼道:“苍天不公!若给我上佳资质,我必十倍努力,成为人间圣王,俯瞰苍生!”

    怒吼声,裹挟不甘意志,直冲天际。

    轰隆——

    突然,苏羽仰头,发现一个小黑点从天而降,声如雷霆,不偏不倚,朝他砸来。

    “靠!你妹啊,吼一声而已,要不要这样?”

    砰——

    啊——

    一声优美惨叫,划破山林寂静。

    苏羽当场昏厥,生死不知。

    夜幕降临。

    “哎哟~~疼疼疼……”苏羽四肢抽搐,悠悠醒转,捂着脑门,嘴角直抽。

    “咦,我的手。”苏羽惊奇发现,分明是夜幕降临,但他视力好得惊人,宛如白昼,手掌指纹清晰可见。

    甚至,一百米外,一只隐藏在石头底下,准备觅食的癞蛤蟆,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随身找到一面反光金属,苏羽惊讶发现,自己两只眼睛,眼瞳变为了白色,如两粒剔透水晶,璀璨绚烂。

    怀着惊疑,苏羽站起身。

    “我的身体!”他本是习惯性鲤鱼打挺,可两腿力道,超出预料,以至于身躯不受控制,险些趔趄栽倒。

    探索一番,他发现自己气血强大了一倍,身体轻灵如燕,仿佛卸下了二十斤的包袱,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突破二重天了!”苏羽吃了一惊,惊讶得合不拢嘴!

    他迈入一重天巅峰,半年有余,却迟迟迈不过那道坎。

    不曾想,莫名其妙脑袋挨了一下,瞬间突破。

    眼眸中闪过犹疑,苏羽内视一番。

    惊愕发现,精神世界内,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青铜小鼎,雕刻九龙,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要飞天离去,一丝残余红色液体,从小鼎中溢出,徐徐改造他肉身。

    “难道,刚才就是这个神秘小鼎砸到我,然后进入了我意识海中?同时,那神秘的红色液体改善了我身体,打破了瓶颈,让我突破到武道二重天?”苏羽惊疑,尝试将其挪移而出,却无法撼动它分毫。

    沉思良久,苏羽咬咬牙:“虽不知是福是祸,但,靠它,我突破二重天,还得到一双奇异眼瞳。”

    “接下来,我要潜心修炼,争取在半月后考核,不被淘汰。”苏羽握了握拳,神色兴奋。

    仰头望向天外,苏羽眼中充满坚定,笑傲山林:“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

    ……

    一路如履平地,无视黑暗,从山上回到宿舍。

    白银学员两人一个宿舍,空间狭小,仅有一张床供休息。

    据说黄金学员,会有单独小院,还有仆人伺候。

    整个武宗学府,白银学员有一万人,黄金学员,仅有一百人,传闻中的核心学员,妖孽级别的天才,只有十人。

    要享受单门独院的舒适环境,难度之大,可以想象。

    苏羽的舍友,是一位皮肤黝黑,性情凶厉的少年,名为吴松。

    武道二重小成,突破已有数月。

    与他为舍友,苏羽动辄被当做仆人使唤。

    奈何对方修为高,加之并未太过分,苏羽只有忍气吞声。

    “滚!今晚睡走廊!”他刚推门,吴松便一脚踹来,声势迅猛,右腿如鞭影。

    在漆黑中,神鬼莫测,难以提防。

    好在,苏羽双瞳变异,视黑暗无物。

    脚尖一点,脚趾发力,身轻如燕,腾空倒退一米远。

    唰——

    吴松一腿踢了个空,面露异色,显然没料到苏羽能避开。

    “你干什么?”苏羽眸光骤冷。

    此时的他,今非昔比,已然不是昔日受气包苏羽,他可没有忍气吞声的打算。

    “看你不爽?有意见?滚!从今以后,宿舍归我一人,你睡走廊!”吴松冷眼一翻。

    苏羽何等头脑?瞬间察觉出不对,他与吴松关系,虽说极差,却也不至于如此程度。

    联想到白日情形,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

    吴松,多半被秦枫收买,刚才那一腿,并未留手,他本意是重伤苏羽的。

    念及至此,苏羽怎会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