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兵王 > 第十六章 怒火燃烧
    叶昊拎着东西,心中却是紧张无比,在上战场的时候,他如履平地,但是现在却连大气都不敢喘!

    有激动,还害怕,有期待!

    怀着复杂的心情,凭着记忆,穿过一条胡同,转个弯,一户人家落入眼前,红砖砌成的围墙,只有一米左右的红色小门,有些掉漆,依稀能看到两侧贴着有些时日的春联!

    叶昊足足徘徊了四五趟,犹豫了半响才轻轻的敲门!

    “汪!”

    一声狗叫从隔壁家传来,本就紧张的叶昊差点吓尿,忍不住擦了一把冷汗,奶奶个熊的,旋即一咬牙伴随着狗声敲了几下门!

    回应却是静悄悄的,叶昊忽然有些紧张,难道搬走了?

    几分钟后,依旧没有半丝回应,叶昊有些失望,难道苏叔真的搬走了?

    “你是谁?”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让叶昊微微一愣,自己太多紧张,居然被人靠这么近都没发觉!

    回过头,一道熟悉的陌生脸颊映入眼帘,大大的眼睛,白皙的面颊,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朴素的打扮,披散着发丝垂直到肩膀靠下,脸上挂着一丝焦急的神色!

    “小月!”

    叶昊声音都是有些发颤,嗓子发干喊出这两个字!

    苏月微微一愣,眼前那张脸颊越发的熟悉,旋即脑中一声轰鸣,瞪大了眼睛,顷刻间泪水涌现,不可思议的喊道“哥?”

    叶昊很开心小月还记得自己,八年都没听到这个称呼了!

    “是我,我回来了!”

    “呜呜,哥,你回来了!”

    苏月当即大哭了起来,一把窜进叶昊怀里,那声音听的叶昊心疼“八年了,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坏蛋,臭人,坏蛋,八年了,八年了……”

    苏月紧紧的抱着叶昊,生怕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似得,嘴里一直重复着八年了,拍打着叶昊的胸膛!

    叶昊轻轻的抚摸着苏月的秀发,柔声道“我不是回来了么?小月都长大了!”

    “八年才回来,你去哪了,你还走不走!”

    苏月呼喊着紧抱着叶昊,叶昊眼角也是有些湿润,铁血汉子也有些经不起柔情,轻声道“不走了,要好好的保护小月,照顾小月,苏叔跟姚婶怎么样?”

    苏月猛的离开叶昊的胸膛,擦了一把眼泪,脸色一白“爸被人打伤了,现在在医院,准备手术,我妈再那陪着,我回来拿钱!”

    “轰!”

    叶昊脑中一片空白,手中的东西纷纷掉地,一股实质般的煞气散发而出,漆黑的眸子充满了怒火,深邃的让人心颤!

    “哪个医院?”

    叶昊的语气阴沉无比,直接拉起苏月的手“边走边说!”

    “市医院,我还没拿钱呢,哥!”

    “不用了,先去医院,我这里有!”

    叶昊拉着苏月快步上了车子,旋即快速发动车子,扬尘离去!

    看到奥迪a8,苏月着实震惊了一把,叶昊强忍着担心告诉小月自己现在是一个司机,尽量表现的不要苏月担心,叶昊现在只想知道苏叔有没有事,其他事什么都不重要!

    半路上,叶昊给李建国打了一个电话,称自己需要一笔钱,送到市医院,便挂了电话!

    一路上,叶昊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一路飞驰而过,直接来到了市医院!

    叶昊与苏月急冲冲的奔到手术室,此时的姚婶面色苍白,有些抽泣,两鬓多了许多白发,面色充满了疲惫!

    冰场上,有着一名昏迷的中年男子,衣着凌乱,脸上有着淤青!

    叶昊快步冲了上前,眼前的中年男子头发白了大半,身上的衣服很脏,一头短发,脸上也爬上了岁月的痕迹,叶昊颤抖的说道“苏叔,我回来了!”

    叶昊回过头望着有些迷惑的姚婶,轻轻拉起姚婶的手“姚婶,我是昊子啊!”

    姚婶身形一颤,不可思议的反攥起叶昊的手,哭泣道“真是昊子,八年了,你这是去哪了,你总算回来了,你这孩子!”

    望着大喜大悲的姚婶,叶昊一阵心疼,轻声道“姚婶,苏叔为什么还躺在这里不进手术室?”

    叶昊观察了一下苏叔,两根肋骨骨折,韧带有些受损,加上一些外伤,现在昏迷中,不排除大脑受了创伤,急需检查拖久了恐怕会出现问题!

    “大夫说先交钱才救治,对了,小月,钱拿来了么?”

    姚婶语气疲惫,嗓音嘶哑说道!

    叶昊点点头,轻轻的扶姚婶坐下“姚婶,我来解决,小月,照顾好姚婶!”

    苏月乖巧的点点头,跑到姚婶身边,扶着姚婶!

    “医生,医生!”

    叶昊急忙大声喊道!

    “吵什么,吵什么,这里是医院,要吵回家吵去!”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插着口袋满脸不屑的走了过来!

    叶昊一把拎起医生,双眼发红“马上准备检查,手术,这个人出了一点问题,整个医院都得陪葬!”

    那冰冷的眼神让医生吓的魂飞魄散,吭哧了两声惊恐的点点头,急忙大喊道“来人,进手术室!”

    数名医生,速度飞快的将苏叔推进了手术室,医生本想说一声家属交钱,但看到凶神恶煞的叶昊,顿时打消了念头,急匆匆的跑了进去!

    苏月满脸担心,轻声道“哥,爸会不会有事?”

    姚婶一听,顿时眼泪又下来了“老头子要是有事,留下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

    叶昊瞪了苏月一眼,当着姚婶的面怎么能这么说,蹲下身形轻声道“姚婶,你放心,苏叔不会有事的,我跟您保证!”

    “骂了隔壁的,交不起钱还敢闹事,害的老子还得看看人死没死,真他么晦气!”

    这时,三名男子走了过来,为首一人带着墨镜,脖子上有着一根拇指粗的金链子,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吐着唾沫说道!

    苏月怒火上涌,站起身形低喝道“你胡说,我爸只是跟你们说今天出门出的急,下午给你们交摊位费,你们就砸摊位,打人,有没有王法你们,你们就是一群流氓,混蛋!”

    金链男子摘下眼镜,瞅着苏月嘿嘿一笑“呦,还他么挺漂亮!”

    旋即手指一张,后面的手下立即送上烟卷点燃,男子深吸了一口,嘿笑道“王法?整条街都是我的,摆摊就得收费,不给钱就得打,我就是王法,你明白么妹纸!”

    叶昊走到金链男子身前,沉着脸道“我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