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权力巅峰 > 第4章 危机重重
    田老栓走过去拎了拎柳擎宇刚刚放下来的麻袋,脸色大变。这一麻袋沙石重量至少有120斤,而现场却已经堆放了这么多,很显然,柳擎宇恐怕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田老栓真的被感动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田老栓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村支书孟庆超的电话,大声说道:“老孟,立刻使用大喇叭进行广播,一方面组织村民做好随时撤离家园的准备,另外一方面组织村里的爷们们自带干粮、工具、麻袋、车辆到水库大坝上来巡逻护坝,现在水位上升的很厉害,如果再不进行加固的话,恐怕真的要撑不住了,另外再派人去天王岭那边看一看柳镇长所说的帐篷搭建的怎么样了,如果情况危急的话必须要尽快撤离。”

    孟庆超和田老栓搭档很长时间了,配合十分默契,毫不犹豫就应承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田老栓又给附近其他村子的村长们打过去电话,把关山水库的情况跟众人说了一遍,让大家赶快组织人手上大坝进行加固和防护、巡视。

    打完电话后,田老栓带人向柳擎宇方向走去,大坝另外一侧的沙石滩上,漆黑的夜色中,柳擎宇正弯腰用铁锨铲起一锨沙石往麻袋里面装着。田老栓来到柳擎宇面前,一把抓住柳擎宇的铁锨说道:“柳镇长,你歇会吧,这事还是交给我们吧。”

    看到田老栓他们过来,柳擎宇知道,现在田老栓等人已经相信自己的话了。对于田老栓的要求,他却是淡淡摇摇头说道:“没事,我能行的,帮我撑开麻袋吧,一个人装效率太低了。”

    听到柳擎宇的话,田老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之色,他直接走过去拎起麻袋撑开,随后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立刻找工具装麻袋。”

    很快的,众人便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过了不久,大批马兰村的村民陆续来到大坝上,加入到了大坝加固防护的队伍之中,各种灯光也纷纷打开,现场灯光点点,人影憧憧,一派繁忙景象。而柳擎宇自始至终都坚持奋斗在第一线,始终和老百姓在一起,然而,此刻的柳擎宇脸上、脖子上、手上、腿上早已经到处都是泥水,除了一直陪在柳擎宇身边的田老栓、田小栓父子,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认出他来。

    当夜,雨越下越大,竟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当天晚上,市气象台则紧急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天气预报说景林县地区明天将会持续降雨。

    然而,这个时候,关山水库大坝上的水位距离警戒线已经不到20厘米了,而水位竟然还在不断的快速上升着。此刻在大坝上加固、巡视大坝的各个村的村民们全都开始担忧起来。而此刻,田老栓看着村子附近的沿线堤坝正在被一层层的加固,心中充满了感动。他知道,今天,如果没有这个新来的镇长,恐怕今天晚上,马兰村弄不好就被洪水给淹没了,而现在,从自己来了以后,这个年轻的镇长已经在第一线奋斗了足足有5个多小时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饭都没有吃,但他还是不知疲倦的坚持着。如果说一开始田老栓只是对柳擎宇钦佩的话,那么现在他真的有些崇拜了。毕竟,即便是作秀也需要毅力和体力的,而这个年轻的镇长一口气干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够坚持在第一线,这已经不是体力和毅力的问题了,而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早已经休息好多次了,自己和儿子田小栓轮流和柳擎宇配合才能赶得上柳擎宇的效率进度。

    “柳镇长,歇一会吧,你已经5个多小时没有休息了。”田老栓对柳擎宇说道。

    柳擎宇摆摆手咧嘴一笑说道:“没事的,我以前是当兵的,身体硬朗,能抗的住。估计今天晚上水位还得上涨,还不能休息啊。累点没什么,只要咱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了,我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说完,柳擎宇继续低下头去忙碌起来。

    田老栓的眼睛有些红润了。这么多年来,他听过很多官员包括县长、市长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在田老栓看来,那些官员的话纯粹是作秀,没有谁真正为村民们干过多少实事,而柳擎宇的这番话才是真正发自肺腑的话,他是用实际行动在阐释着他的理念!

    已经是凌晨2点左右了,所有大坝上的村民在经过七八个小时的奋战之后都已经有些撑不住劲了。

    这时,田老栓立刻组织众位村民休息,以便于应对后半夜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同时对柳擎宇说道:“柳镇长,大家都休息了,您也休息一会,喝点水吃点干粮补充一下体力吧。”

    柳擎宇也的确累坏了,肚子也已经骨碌碌的叫了起来,便点点头说道:“好。”

    放下工具,柳擎宇和田老栓等人围坐在一起,从车上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些矿泉水和火腿肠等物品分给村民们,众人围坐在一起在雨中吃了起来。在吃饭的时候,众人才知道,和大家一起奋斗在第一线的年轻人居然是镇长,而这个镇长也没有一点架子,这让大家对柳擎宇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钦佩之意。柳擎宇的威望在无形之中便树立起来。而这时,田老栓在旁边有意引导,所有人都把柳擎宇当成了大家的精神支柱和领导,这些都是发自真心的。

    饭刚刚吃到一半,便听到有值班人员大声喊道:“不好了,这边出现管涌了。”

    听到这声惊呼,柳擎宇直接丢下手中的火腿肠和矿泉水,拔腿就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快速冲了过去。

    一袋袋的沙石袋在柳擎宇的亲自带领下把管涌之处围了起来,险情暂时控制住了。

    这个时候,柳擎宇已经累得没有一点立起来,只能站在靠近大坝的一方指挥着众人继续进行加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浪头突然席卷而来,柳擎宇脚下一滑,人一下子被卷入了湍急的河水中。

    田老栓一看,顿时就急眼了,大声喊道:“柳镇长掉河里了,快点救人。”

    然而,面对湍急的河水,众人却是束手无策。

    此刻,河水之中,柳擎宇由于身心俱疲,四肢早已经酸软无力,只能奋力的挣扎着。

    然而,河水实在太湍急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柳擎宇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他的身体被河水一路向下冲去。

    柳擎宇的身体上下沉浮着,他已经感觉到有些窒息了。而田老栓和村民们虽然束手无策,却并没有放弃,一路沿着大坝追逐着柳擎宇的身影,一边大声喊道:“柳镇长,你一定要坚持着啊,千万不要放弃。”

    柳擎宇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起来,但是,他还在坚持着,不断的双手双脚向下拍打着,以便产生一些向上的浮力,把脑袋抬出水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的体力已经快被榨干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柳擎宇下行的道路上突然现出了一颗被狂风吹倒的大树,大树整个树干和枝叶都已经倒在水中,只有树根部分还与大地藕断丝连。

    柳擎宇迎面撞在大树上。也就在此时,一直紧紧追逐着柳擎宇身影的田小栓突然大声喊道:“柳镇长,抓住大树,抓住大树!”

    此刻,几乎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柳擎宇似乎听到了田小栓的呼喊声,内心深处一股浓浓的求生**,迷迷糊糊之中,他双手猛的抱住了一颗粗大的树杈。大树被他撞得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稳住了。

    这时,田小栓立刻大声招呼着村民齐心协力把大树给拽了上来。

    在众人的协助下,柳擎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田老栓说道:“柳镇长,我们先送你回镇上吧?”

    柳擎宇摆摆手:“不用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大家不要在这围观我了,还是去巡视大坝吧,今天晚上估计咱们有的忙了。”

    柳擎宇说的不错,这是一个危机重重的夜晚,多处发生管涌和渗透,但是在柳擎宇的带领下,大家齐心协力,最终守住了大坝。

    已经是凌晨6点钟了,以往这个时候,天都已经放亮了。然而今天,天色依然黑漆漆的。大雨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但是雨势已经小了很多,险情也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过此刻的柳擎宇已经疲劳至极,这一次,不用别人劝说,柳擎宇便决定好好休息一下了,因为他知道,后面很有可能还会有更加艰苦的战斗。保持体力是必须的。所以,他靠在帐篷边上,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吃着火腿肠。

    然而,吃着吃着,柳擎宇便睡着了,他的左手拿着矿泉水瓶就停止嘴边,而拿着火腿肠的右手就停在半空中,他就这样睡着了。

    旁边,田小栓和众位村民们看到这一幕,眼角全都湿润了,而田小栓则从塑料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柳擎宇拍了一张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镇委书记石振强带着其他镇委委员们象征性的来大坝视察了一圈,对干部群众们鼓励了一番,前后呆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还找了几个记者拍了不少的雨中视察的照片,之后便离开了。而自始至终,石振强连柳擎宇的面都没有见到。

    柳擎宇睡了有3个小时之后便自动醒来了,随后他和村民们一直忙碌到了晚上10点多,各种险情全都排除了,水位也开始稳定住了,这时,暴雨已经停了,而市气象台也发布了明天的天气预报,说是明天景林县全县都是晴天,终于可以雨过天晴了。但是,柳擎宇和村民们却并没有敢离开大坝,因为柳擎宇曾经告诉大家,说是很有可能这雨还得再下一两天,虽然对于柳擎宇的这个结论有些质疑,但是之前的经验让众人对柳擎宇充满了信任。所以大家依然坚守在大坝上。

    在众人的劝说下,柳擎宇再次可以稍微休息一会了。

    后半夜1点多的时候,负责值守的村民全都惊声尖叫了起来:“不好,关山河水位突然暴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田老栓的手机响了,他拿出套着塑料袋防进水的手机立刻接通了电话,当他听完电话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大声骂道:“我操他妈的景林县,这帮玩意也太不是东西了!”

    “村长,到底怎么了?”有个村民问道。

    “我们关山水库上游的景林水库因为大坝的压力太大,决定开闸放水,县里已经通知下来了,让沿岸各地村子做好撤离村民的准备,再有2个小时他们就要开闸放水了。”田老栓双眼充满怒火的说道。说完,田老栓迈步向柳擎宇的帐篷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得尽快告诉柳镇长,请他拿主意。”

    很快的,柳擎宇被叫醒了。田老栓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跟柳擎宇一说,柳擎宇一下子就急眼了,立刻从木板床上跳起身来,双眼喷火的说道:“县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这样做呢?这景林水库的水一下来,我们关山水库首当其冲啊,大水一过,我们关山镇就完了。不行,我得给县里打个电话。”

    说完,柳擎宇回到车上,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通了县长薛文龙的电话,充满愤怒的质问说道:“薛县长,我听说景林水库要开闸放水?这是不真的?薛县长,你知不知道,景林水库一旦放水,关山水库立刻就会有溃坝和决堤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