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三章 明气三重 炼玄云砂
    张衍本想炼化剑丸,没想到这个时候气机勃动,冲破第三重境界的机缘近在眼前。

    不过越是到了这一步,他便越是要耐心,不能有丝毫急躁,他先命罗萧出外守护,然后闭上洞府之门,收摄心神,反观内视。

    原本那最后一口灵气已是将合未合,此时有天时来助,他顺势一动,更是一路顺畅,无有阻碍。

    他此刻头脑清明,这两口气仿佛在眼前放大了无数倍,一丝一毫都在心底映现了出来,能看清其中清浊两气是如何相互容纳,又如何归元为一。

    只是这一口气的融合,却是意外的漫长。

    整整五日夜后,他脑海里轰然传出一声炸响,气息往周身上下奔涌而去,身体深处好似有什么东西被一下贯通了,再观胸中,见整整八十一口灵气在那里首尾衔接,盘旋围绕。

    还未来得及细看,所有的灵气又陡然一震,向上蒸腾而起,并从他眼耳口鼻中一起溢了出来,再虚虚悬浮在头顶上空,形成一片一亩大小的混沌状云雾,蠕动翻滚起来。

    他能感觉到,这片云雾正拼命吞食着天地间的一切灵气,不断在壮大自己。

    此时无论是金风烈火,还是地底重煞,亦或者山泽水气,林木生机,都被它一并吸了进去,齐聚到了一处,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

    随着时间推移,这片云雾也渐渐发生了变化,由原先的稀薄状态变得粘稠厚实起来,并隐隐有蜕变的趋势。

    这时,张衍耳边只闻“轰隆”一声震响,仿佛凭空响了一个霹雳,一滴滴犹如实质的雨滴从那片云雾中飘落下来,这些雨滴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便从毛孔中渗透进去,然而更多却从头顶直接灌入体内,再慢慢沉入了他的丹窍之中。

    张衍明白,这一步名为开“开天门”,从此胸中之气便与天地灵息相互贯通,不用金风烈火,也是可直接炼化为清浊灵气。

    哪怕日后对敌时八十一口灵气耗损大半,只要胸中还残存一口,便不需从头再练,只从天地中稍稍汲取灵气,在极短时间内便能重新修炼回来。

    不过天门一开,也会有各种杂气暗生,这些杂气不仅仅是开天门后灵气从外界带来,更有原先他身体中所含的杂质污浊,若是修士没有丹药相助,一个调理不顺,杂气便会混入灵气之中,致使气机不纯,造成未来修行的障碍。

    张衍不敢犹豫,立刻将那枚得自王盘的螭生丹从袖囊中取出,一口吞服了下去。

    这枚螭生丹炼制不易,便是丹鼎阁中也早有了定数,若不是张衍事先得了王盘这枚,还需等到明年开炉才能分到。

    丹药一进入腹中,果然立刻将那股邪气镇压下来,气机一转,那些污浊之物也仿佛被什么东西刷了下来,再顺着毛孔被尽数排出体外,灵气转动八十一遍之后,便连体内所有的经脉也都被洗涤了一遍,这枚螭生丹的药力也被彻底用尽,

    这时张衍只觉呼吸清明,似乎无形中搬去了什么压在胸口的大石,心神一阵安舒畅快,明白自己已正式踏入了明气第三重,“天霖降顶”的境界。

    只是他此刻后背上却是一片粘稠,感觉甚为不适,那是被排出的杂气污秽,当下站起,跳入洞府中的温泉水中,慢慢洗去身上污垢。

    望着蒸腾雾气,他心下深思:“虽然我已到了明气三重境界,但是与已凝结玄光之种的修士相比却还差了一等,还有两年便是门中大比,到时各院各峰弟子齐聚,其中更是不乏一些惊才绝艳的弟子,此刻还万万懈怠不得。”

    到了明气三重之后,如果不凝练出玄光之种,再怎么修炼也是无用,修为不会再增进半分。

    而欲凝练玄光之种,便需先得一枚云砂石放入气海中运化。

    云砂石,比五行神沙更高出一等,乃是在灵气充沛之地,五行神沙经数万载演化之后形成的精石,在龙渊大泽之中,这样的灵地倒是有数十处之多,明气期三重弟子皆可进入寻找。

    张衍忖道:“这几十处灵地,却不知道哪一处方是上佳?周师兄在门中数百年,见多识广,想必知晓一二,不如前去请教一下他。”

    将身上污浊尽数洗去之后,他只觉一阵神清气爽,起身换上那件水国国主赐予他的眩罗道衣,走出洞府,关照了罗萧几句后,放出飞舟,驾云往丹鼎院飞去。

    如今他已是熟门熟路,不多时便飘过茫茫湖泊,再从丹鼎院各处大殿顶上飞过,在渔船上落下。

    与门口执事道童知会一声,得了通报,便进入阁楼中,却见周崇举背负双手站在窗前,感慨道:“张师弟,入门不满一载,你便已是明气三重,果然是天纵之才,前辈法眼无差,我等未来复仇有望”

    他转过身,微笑道:“我也料定,你这几日必来找我,你可是想问询玄光之种一事?”

    张衍微微讶然,道:“师兄所料不差,师弟正是为此事而来。”

    周崇举呵呵一笑,道:“按门中规矩,这云砂本来因由师辈代劳,为弟子寻来,不过我却没有,但我却知两个来处。”

    张衍一拱手,道:“还请师兄不吝告知。”

    周崇举衣袍摆动,来到案前坐下,抚着颌下美须,道:“唔,第一个来处,便是门中‘灵机院’,你身为真传弟子,自不必像寻常弟子那般亲自寻云砂,只需那里领取一枚便可,只是灵机院中云砂也一些弟子采集得来,便是难得出一两枚品质绝佳的,也早已被人挑走,留下的虽然堪用,但比起上等云砂来却是差了许多,只省却了许多寻找的功夫。”

    张衍轻轻一笑,道:“此法虽是省力,但日后功行定有欠缺,却不知另一个来处又是什么?”

    他所修炼的《太乙金书》乃一门上乘玄功,越是这样的功法,对修行时的要求也越苛刻,若是普通云砂,恐怕日后威力会大打折扣,是以这个方法不可取。

    周崇举似乎早就知道他的态度,也不奇怪,道:“另一个来处便颇为凶险了,只看师弟你敢不敢去了。”

    张衍想也不想,立刻出言道:“大道之路向来有重关险阻,岂有畏难而避的道理?师兄但说无妨。”

    周崇举拍了下桌案,站了起来,道:“好你出凕沧派山门外,一路往北而去,有一处地界名为昭幽天池,水下百丈之处,便有你想要的东西。”

    “昭幽天池?”张衍微微一惊,道:“这不是三泊湖妖中桂从尧的地界的么?”

    三泊只是概称,其实却有三处,分别为碧血潭,涌浪湖,剩下一个便是这昭幽天池。

    桂从尧乃是一只数千年寿数的老鳖成精,乃是三大妖主中修为最为高深的一个,要想在他眼皮底下拿东西,怕是凶险万分。

    周崇举沉声道:“虽说此妖也为三妖之一,但是桂从尧向来独来独往,也没什么徒子徒孙,且他嗜睡成性,你取云砂时只要不惊扰到他,倒也是无事的,如何决断,你自己考虑清楚了。”

    张衍暗自思索了一番,心中有了计较,也不多说什么,便告辞离去。

    走出大门后,他微微一笑,周崇举虽然把此事说得极为凶险,但他所料不差的话,其中应该别有玄机。

    当下驾起飞舟,往灵页岛回转,一路穿殿过院,还未出得丹鼎院大门,在路过德檀阁时,却听到其中一人说话的声音颇为熟悉,心中一动,便按下云头,落在院中。

    上次张衍来此时,将六川四岛的一众亲族弟子擒拿起来,是以周围的执事道童都认得他,一个个都赶上来行礼,口中纷纷道:“张师叔来了。”

    此时德檀阁中,一名女子气愤地说道:“明明百枚灵贝可换十枚大元丹,怎么现在只有五枚?”。

    晁掌阁慢条斯理地说道:“原先这个价却是没错的,只是大元丹向来难炼,且门中大比日近,各院各峰都在竭力培养后辈弟子,是以近日却是越发稀少了,如你不要,自然有其他同门取去,劝你还是现在换下,若再等上几日,怕又不是这个数了。”

    站在女子身边的琴楠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劝道:“汪师姐,不若就买五枚算了。”

    “不行”女子抽出袖子,一拍柜案,怒气冲冲地道:“你可知我与六川四岛的成大郎是旧识你可信我将他唤来?”

    晁掌阁一声冷笑,道:“便是六川四岛的真传弟子亲来,也要按丹鼎阁的规矩来。”他心中暗道:“你以为还是窦明在的时候么?如今却不需看你等脸色。”

    女子先前在琴楠面前夸下了海口,此刻却下不来台,顿时涨红了脸,一把拉住琴楠,怒道:“师妹,我们走,我自去叫成大郎来,看他还敢欺我”

    晁掌阁脸露讥讽之色,正要嘲弄几句,忽然听到外面喧闹,仔细一听,一个激灵,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急匆匆跑出来,躬身道:“原来张师叔到了,师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

    ……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