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五章 避劫功成 堵漏补疏
    “玄元内参妙录”是开脉无上妙法,上古玄门正宗,但是成者易遭天妒,功成之后,会有雷劫降下,不及身,不伤魂,不慑心,不动神,却发雷鸣震音,五行伤劫,动摇修士根基,阻塞登天之路。

    不及躲避者,便会前功尽弃,一遭辛苦尽付流水不说,自此再无修道之望。

    只是天地造化奇妙,冥冥中自然会留有一线生机,发雷劫之前,隐有预兆迭显,应劫者若有应对之法,便能及时躲避劫难,成就玄功。

    张衍得了罗萧事先透露其中奥秘,此时天地风云一变,他便提前就有了感应,不久将有雷劫将至,坏他功果道基。

    “道友请速速躲避”

    罗萧也是神色一凛,他与张衍有血誓在身,一亡俱亡,一旦张衍功行被毁,此生便再无长生希望,人生才短短百年,她怎能容忍?是以雷劫临头,也不免心急,身上黑色玄光在地面上来回几个扫荡,当即在洞穴下掘出一个浅坑,恰恰可以躺入一人。

    张衍不再犹豫,用元真将五官封起,闭了识感卧身其中,罗萧飞快用碎石浮土将他整个人都埋了起来。

    这一切处理完后,天边突然雷声大作,隆隆轰响,听得罗萧也是心头一颤。

    这雷声威烈宏大,与一般响雷截然不同,而且阵阵霹雳声居然穿透层层洞府,直入地穴,简直就像是在耳边响起一般。

    幸好只是动静很大,并没有电光雷火同降,尽管如此,罗萧身为妖修,本能中对天雷有种畏惧之感。

    此时她才想起,难怪那两只贝王始终不见踪影,想是也感应到了有雷劫将至,所以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这种威势骇人的雷声,连都有些不安,更何况那两只未曾开化的蒙妖?

    七日之后,雷声终于退去。

    不待罗萧扒开浮土,张衍便从地下一跃而起,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身体一轻,好像一个原本背负而行的人放下了重担,体内深处更是隐隐有一股别样的气机滋生出来,好像万物萌动时的生发之力,无法阻挡,不可抵御,随着他一起破土而出。

    直到此时,他功行才算臻至完满,跨过了第一扇大道之门。

    这时他若有所觉般转头一望,只见那两只贝王不知何时又飞腾了,正趴在洞穴口发出啾啾悲鸣,显然玄珠已失,不过它们和与杜博争斗有日,也并不是毫无损伤,失去贝子玄珠后再经雷劫惊吓,此刻已是萎靡不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罗萧妙目一转,道张道友,不若趁此机会一并取了这两只贝王,另觅一处灵地安下,一两年后,又是一处贝场,说不定还能再凝个贝子玄珠出来。”

    张衍却摇头道不妥,阴贝本是凕沧派掌门之物,我若取之,不说杜氏,连凕沧派也会穷究此事,牵连太大,还是适可为止为好,不过……”他顿了顿,又说这条阳贝打通出来的通道太过显眼,杜氏和凕沧派人前来查探时必定会,不但连带旁侧那个贝场也不安全,连玄珠之事可能也会被查知,需寻个稳妥的方法才好。”

    在他看来,要在现场营造出一个杜博杀人的假象,但是其中具体原因自然不需要让探查的人太明白,由得他们头疼去。

    如果一旦泄露出玄珠的事情,难免就会有了目标方向,范围也一下缩小了很多,于己不利,所以,不但阳贝要设法带走,连带旁侧那个贝场中所有灵贝也不能留下。

    “此事简单,阳贝不似阴贝,喜好挪动巢穴,另寻一地安置下来即可。”在罗萧看来,凝结玄珠百年难得一见,把阳贝带走,任谁也一下无法联想到这件事上,至于那些灵贝,她现在有乾坤袖囊在手,不虞手脚麻烦。

    此事好就好在那十二人是杜博亲手所杀,无论如何他都是杜氏和凕沧派的第一个怀疑对象。

    但是此人已死,而且开脉之后的修士已经半只脚跨入仙门,也不是靠推演之术能找到其所在的,所以此事最后多半不了了之。

    至于张衍,以他的实力也不会联想到他身上,区区一个未曾开脉的修士,如果有人说这件事是他做得,只会被人当作笑话来看。

    商议完毕,两人当即将阳贝所在地的灵贝席卷一空,不下四五万数的灵贝用一只乾坤袖囊根本装不下,罗萧来回数次才处理妥当,至于那只阳贝,趁着虚弱无力的当口也被她在数千里外另寻了一处地穴安置下来。

    不过贝王擅长在地底挪移游窜,是关不住长久的,所以她取了一丝精血在手,无论此贝翌日跑向何处,她都能靠着精血指引找寻,眼下此举只是为了防备这只阳贝再去找那只阴贝。

    诸事手尾处理妥当后,张衍却还不能立刻就回转山门,对他来说,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解释他开脉的问题。

    天下玉液华池不是握在大门大派手里,就是被私藏于各个玄门世家族中。

    而开脉又离不开玉液华池,在门中师长同门看来,张衍并不是世家出身,怎能下山一圈就功成开脉了?功法可以解释,上师赐下,别人修炼不成,他却能无碍无阻,旁人无法置喙,只能说一句这是他的机缘到了。

    但是玉液华池却是无论如何也绕不的,必须找寻一个稳妥的方法堵上这个漏洞,不至于让人看出破绽。

    不过这件事张衍事先就有腹稿。

    临崖郡主曹英送来一千斤神沙后,曾说那名北辰派那名曾经纠缠她的弟子听说曹英搭上了张衍的线,一改以往的态度,对她变得极为客气,还上门请曹英有机会务必要让与张衍一晤。

    北辰派属于二流门派中的末等,与凕沧派这等庞然大物自然无法相比,但是能自踞一处洞天福地,开府立派,应该也是有些根底的,张衍的打算,就是从此人身上落手。

    况且这人既然急于和他搭上线,背后也一定别有所求,张衍若是请他出面找寻一处玉液华池,想来也是不敢推脱。

    开脉之后,张衍倒是不急了,况且罗萧本是妖修,白日驾驭玄光而走,又不是在深山荒泽,易遭有心之人窥觊,所以索性在附近县城中住下,差人将一封书信送到林崖郡主曹英府上。

    没几日,那名北辰派的弟子就匆匆赶来。

    此人名为严振平,年纪约在三十四五上下,下巴留着一丛短髯,身着绛绫鹤纹袍,头戴巾帻,脚下一双玄色筒靴,一身打扮不像是修士,倒像是一个王侯朝官。

    他一见到张衍便一脸巴结,一听张衍提起来意,根本不问缘由,想也不想地说道在我北辰派下,此等有玉液华池,且门第不高的没落世家在永通郡中就有几个,我自与师兄寻几个。”

    张衍淡淡道人不用多。”

    严振平心眼灵活,立刻会意,道定叫师兄满意。”

    大约过了十数日,严振平带了一个摸样如同一老农的中年人来见张衍。

    他这人极有眼色,事情不该听也不该问,将人带来后便主动告退,见他这么识趣,张衍倒是暗暗点头,觉得此人可用。

    “我乃凕沧派下院入门弟子,需借你族中玉液华池一用。”

    张衍一亮身份,那中年人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神色变得更为恭敬,但是看得出神色中有一丝紧张,道既是仙师借用,小民敢不遵从?只管取用便是,只是……”

    来时严振平已有交代,这位是大派来的贵客,但没想到居然是凕沧派,凕沧派可是东华洲**派之一,此人又是下院入门弟子,指不定是哪个玄门世家的嫡传,将来可是坐拥一方洞天福地的门派中坚,他哪里敢得罪?就算北辰派也是翻掌之间就能叫他整族覆灭。

    见他犹豫,张衍又问有何难处?”

    中年人不敢抬头,低声道我韩氏族中早年也曾出过许多大修士,有一先祖更是踏破虚空而去,是以曾留下一个一等华池,只是百年来族中不曾出过一个筑元修士,到了小民这一代,已是降到了第四等,也不知合不合仙师之意?”

    张衍却不在意,道无妨,能用即可,此番我借你族玉液华池一用,你有何求尽管说来,我亦可助你一次。”

    玉液华池中的石胎需用百年,乃至千年培育才能一步步提升等次,这人说封存百年却只降到第四等,如果是真,想来原先所说一等华池当是无误。不过他对此并不在乎,这次只为竖起一个幌子,方便解释他开脉缘由罢了。

    中年人犹豫了几次,最后壮着胆子说我族中如若将来有一子弟适合修道,万望仙师成全。”说完后他心中也不禁忐忑,不对方会不会因此发怒。

    张衍看了对方一眼,这人倒也聪明,假如将来修道有成,此人族中又有弟子适合修道的话,只需提携一把就能进入凕沧派修行,可谓一步登天,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好”张衍当即答应了下来,“我可允了你,以两甲子为期,引你族中一人入门,至于造化如何,就看他了。”

    中年人大喜,郑重行了一礼,道多谢仙师。”他起身后又道请仙师移步,此玉液华池就在茵络山中,距此只有两日路程。”

    ……

    ……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