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三章 龙商星鼎 玉液华池
    张衍所通常看到的五行神沙都是按数斤论,这位直接来个一千斤,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其实下院入门弟子每个人都有皇亲贵戚的供奉,五行神沙说来稀罕,但是却遍布东华洲,只要舍得下人力,采集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以往大门大派搜罗神沙,都是依靠凡俗权贵驭役数量庞大的民夫。

    比如曹英,她父亲身为国公,分封一地,一句话下去,可动用数十万人的人力,虽然她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而且家中大事多有几位兄长处断,但是调用万数人却是可以做到的。

    她见张衍久久不曾答话,却是以为对方并不满意,一咬牙,又道:“今年隆河上游已经封冻,船只难行,神沙采集不易,来年开春,愿再加奉一千斤,合计两千斤,张仙师以为如何?”

    张衍见她误解,也不解释,淡淡说了句:“可。”

    曹英松了口气,她刚才没有余暇打量张衍,此时一看之下,即便以她的见识,也不免暗赞一声。

    张衍相貌俊伟,鼻似悬胆,嘴唇抿如一线,且背拔肩张,只看坐在那里的体格就高于常人不少,再加上元成入真之后,他已经隐隐有仙家气象,更是添加了许多出尘之气。

    “嗯,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看见张衍那仿若深邃无底的目光扫过来,曹英慌忙低头,心头一阵砰砰乱跳,答道:“仙师若有凡俗之事,皆可嘱咐我等去办。”

    本来她还带了五十名奴仆准备送于张衍,不过先前得了赵元提醒,张衍似乎并不喜欢多蓄仆从,而且她与张衍也是初次见面,凡事不好太过,是以也不敢贸然提起,眼下见张衍似有送客之意,她也不敢久留,看了赵元一眼后,欠身一礼后款款退下。

    “赵兄,这位曹郡主为何会来找我?”待曹英一走,张衍便回头向赵元询问其中缘故。

    赵元苦笑道:“近些年来曹英被北辰派的一名下院入门弟子纠缠,说是要收她做妾侍,并传她玄门道法,她几名哥哥似乎也有此意,是以她这是寻求托庇来了,如果张师兄愿意做她的供奉,此人决计不敢再与她为难。”

    他不敢向张衍欺瞒内情,而且这些事情张衍迟早也会知道,早说不如晚说,而且北辰派也算不上什么大派,与凕沧派一比更是二流都不算上,这件事应该只对张衍有有利无害。

    其实曹英把张衍奉为供奉,不单是出于这些原因,她还尤其看好张衍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张衍刚刚成为入门弟子,又不是玄门世家出身,胃口也不会很大。

    果然,张衍一听到北辰派的名字就不再追问下去了,道:“既然有赵师兄出面,此事我便应下了。”

    赵元大喜,起身向张衍拱手道:“那就多谢师兄了。”

    “赵师兄何须客套。”

    两人又互相攀谈了几句,赵元起身告辞,神采奕奕地回去了。

    蛇精罗萧在鼎中探出头,一副早有预料的模样,“如何?凕沧派入门弟子,只要你一句话出去,就可驱动成千上万人为你效力,待你入了上院,一城一国之主也可任你呼来喝去,那是何等威风?可惜我三泊妖族纵然有千万水族精怪也只是困守一地,远不及你们大门大派。”

    张衍先前看重入门弟子这个身份,只是为了能提升修为,如今一看,却是似乎忽略了其他方面,不由点头道:“罗道友说得是。”

    罗萧嘿嘿一笑,道:“等这些神沙到手,你自可以和一些出身世家的师兄弟换来一些草药……”

    “草药?”张衍重新打量了一眼罗萧,沉声道:“罗道友,你会炼丹?”

    罗萧得意洋洋说道:“自然,虽然上等丹药我炼制不出,但是一些疗伤补益的丹药却是轻而易举,信手拈来。”

    “既然罗道友这么说,那想必炼药所用的器皿必是我这只青铜鼎了?”

    张衍一眼就看穿罗萧所想,不过罗萧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自然,你这只大鼎也算是一件上好法器,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青铜,而是上好的龙商星砂所铸,只是当初炼制此鼎的修士手法颇为高明,如我不是被你蒸煮了一次,察觉到此鼎气机变化有异,那也是决计看不出来的。我猜赠你这鼎的人也不知道此鼎真正来历,啧啧,倒是便宜了你,这么一只宝鼎拿来烹煮食物实在是暴殄天物,唯有炼丹才是正经。”

    张衍心中大吃一惊,龙商星砂?

    这可是只在传闻中才听到的东西,他虽然不知道价值几何,但也晓得是炼器所需之物中的上品,用来铸造这么一只大鼎,那要用上多少龙商星砂?

    恐怕只有上古修士才有这等豪气手笔吧?

    罗萧撇了张衍一眼,道:“你也不必心疼,我既能练出疗伤丹药,也能给你诸多好处,你开脉所需丹药亦是不在少数,我可一并与你炼制。”

    见罗萧似乎怕他不肯便连忙许诺他好处,张衍未免好笑,道:“在下绝无此意,此鼎暂时与我无用,道友如有所需,尽管拿去先用便是。”

    在他看来,罗萧本人对自己才更为重要。

    到了开脉这关,已经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了,不得不慎之又慎。

    只是他没有上师指点,虽然在功法上可以依靠残玉,但是一些避忌和所需用的必备之物却不甚明了。

    眼前罗萧虽然不是人身修士,却也是一名玄光期的蛇妖,见多识广,指点他一名还未开脉的小修士却是绰绰有余。

    张衍抓住机会连连求问不解之处,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罗萧对张衍的所问来者不拒,无不一一详细作答。

    “我妖族修道,化形之后自然能修习上乘法门,无需开脉。”罗萧身躯盘在鼎耳上,只把蛇头伸起,滔滔不绝地说着,“但我也知你们人身修道,所开脉象分为上中下三品,此与开脉法门和玉液华池有关,你若开脉,当寻一处与上好玉液华池,而华池则又分为六等,只有上佳法门再加上一等华池方,可成就上品脉象。”

    玉液华池天生地长,是地穴石胎孕育出的灵乳再和地脉精华融合后形成的穴池,开脉时能滋养肉身经脉,补壮元真,对这一步的修士来说极为重要。

    当然天地间没有那么多华池可用,不过池中的石胎才是关键中的关键。所以玄门世家无不用数百乃至上千年的时间来培孕石胎,自造玉液华池,只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世家底蕴之深厚。

    而师徒相传的弟子只能靠前辈师长寻找得来的华池来开脉,倘若没有,那么只能借用玄门世家的华池,被迫受制于人。

    张衍知道下院中一定也有玉液华池,只是上师绝无可能给他使用,所以他必须另想办法。

    “既然罗道友说妖族不需开脉,那三泊地界上可有华池?”

    罗萧嘻嘻一笑,道:“有倒是有,但我等妖族拿来,再转手卖于你等人身修士岂不是更好?是以也都是有主之物,若想平白拿走那是绝无可能。”

    张衍摇摇头,去三泊湖妖的地界上买华池?不说没有这个财力,就算有,他也没命去享用。

    这时,他又想起一个传闻,试探着问:“我听说上古之时,修士开脉从不需要什么华池,罗道友可知道那是什么缘故?”

    “咦,你连这个也知道,你说自己遍览道籍倒也不是胡吹。”罗萧微微吃惊,它眼珠一转,摇了摇头,叹气道:“此法是用灵贝中的灵液代替玉液华池,恐张道友并不舍得。”

    张衍听到话就明白了,不过这个方法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了,哪怕他有一个贝场在手都是不可能的。

    因为百枚灵贝中才可能有一枚有含有灵液,就算有玉液只也不过是一滴两滴而已。他粗略一算,仅仅只是凑成一缸灵液,所需要的灵贝就起码要三,四亿枚。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再豪奢的门派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更何况是他?

    不过要说上古修士都是用这种方式开脉,他绝计不信。

    那样一来,恐怕天下灵贝早就被采掘一空了,岂能等到现在还没绝种?所以一定还别有他法,罗萧肯定没有说实话。

    当下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罗萧本来等着看张衍丧气的神情,现在却见自己所言并没有吓住张衍,不免有些无趣,哼了一声,道:“还是说与你听吧,灵贝生长之地,下百丈必有一空穴,乃是贝王所在,若能汲取其中真露吞吐,哪怕再是下等开脉法门,最后也能结出上品脉象”

    他撇了张衍一眼,又加了一句:“听闻此法向来是各派掌门嫡系弟子所用。”

    张衍点点头,道:“罗道友告诉张某此法,必定别有所求,还望一并告知。”

    罗萧盯着张衍的眼睛,沉声道:“我可以带你前去,贝场所有灵贝也都可送与你,只是,你得发下一个誓言,开脉之后,你需为我解开精元血誓,还我自由之身。”

    ……

    ……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