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道争锋 > 第十三章 荡云峰上争天门 四
    当夜,广源派和南华派在荡云峰山脚下寄宿,虽然已经是人定时分,仍旧处处挑起高灯,将周围一片连绵屋宇映照得如同白昼。

    主宅大堂之中,广源派这次前往苍梧山参加法会的五名入门弟子正聚集一处。

    大弟子文俊坐在上首,他长相儒雅,美须及胸,有长者风范;他的左手坐着二弟子沈静岳,是五人中的智囊,他外貌俊秀,一身白衣道袍,使人望去便觉一股脱俗出尘之气。

    文俊右侧,分别是三弟子张贞和四弟子姜玥。

    而五人中排名最末的齐轩则在大堂中走来走去,他怒火高炽,指着架榻上躺着的两名被张衍打伤的弟子大骂,道你们几个不是平时自诩身手了得,即便遇上陈枫也敢一搏么?今日如此窝囊?”

    这两名弟子都是羞愧万分,不过此时已是伤重不能言,而唯一完好的那名弟子更是因为畏斗而被关押起来。

    沈静岳轻轻一笑,安抚道齐师弟莫急,我已派人出去打探,等问清此人虚实,再做计较不迟。”

    沈静岳之父是广源派五名长老之一,齐轩对他颇为敬畏,听了这话,不敢多说,挥了挥手,让仆从把这两名弟子带了下去,退到了一边坐下。

    文俊手抚长须,叹了一声,道可惜林氏虽然答应我等条件,但郑循此人虽说性格软弱,倒也颇不简单,居然将所有入门弟子都聚在一处偏殿中,如今像要得到确切消息却也难了。”

    沈静岳点头道溟沧派大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师兄且耐心等候,不多时便有消息传来。”

    半个时辰之后,那名负责打探消息的弟子终于了。

    “禀告诸位师兄,打听清楚了,拦我去路者名为张衍,是凕沧派下善渊观记名弟子,据说此人在蚀文一道上颇为了得。”

    文俊讶然道张衍?从未听说过此人。”他转过头,向坐在下手的三弟子张贞问道张师弟,是你们张氏族人么?”

    张贞体型臃肿,脸圆肤黑,听到文俊问话,他勉力起身回答,道三大张氏名谱我尽皆知晓,年轻一辈中绝无此人。”

    文俊沉吟道溟沧派诸多入门弟子不见踪影,却派一个记名弟子出头,这是何意?”

    沈静岳微微一笑,道不足为奇,乃是以下驷击我上驷,以中驷击我下驷的打算。”

    文俊点头称是,其余在座三人也纷纷出言,“沈师弟所说在理。”

    沈静岳目光一撇,见那名打探消息的弟子似乎欲言又止,便出言道可还有事未报?”

    那弟子犹豫了一下,道我在山上另有听闻,说张衍此人不但善解蚀文,且推演时无需动用竹筹,也不知是真是假……”

    沈静岳闻言若有所思,他扭过头向身边一貌美妖娆的女子问道姜师妹,你看?”

    姜玥淡淡说道以讹传讹,虚张声势而已。”

    齐轩更是不屑,讥笑道若有这手段,早可赢得莫师弟,何必多费一番手脚?姜师姐说得不,此人多半是虚词夸大。”

    沈静岳却面色一肃,道不然,此人既精通蚀文,又非世家出身,许是下院三位‘守’字辈观主新收弟子,能得上师看中,那必定也是资质极为出众,虽说溟沧派暂且无人能胜过莫师弟,但师弟我以为,此人纵然不如莫师弟,亦相差不远,诸位万万不可小看。”

    齐轩不假思索地开口,道不若将莫师弟唤来……”

    沈静岳断然否决,道不可,溟沧派正是作如此打算,莫师弟一走,天门道上无人阻拦,必定先我一步上得峰顶。”

    看到姜玥投来的不满目光,齐轩顿觉汗颜,出了昏招。

    此时,门外脚步声响起,五人一起抬头看去,见两名仆役将受伤的梁栋扶了上来,只是他的神色略微有些不安。

    沈静岳从座位上站起,他阻住梁栋试图行礼的动作,缓声道梁栋师弟,你莫急,我只问你两句话便可,与你邀斗的那张衍在技击一道上究竟实力如何?”

    梁栋想了想,道沈师兄,据我所察,张衍此人只是招狠力大,但是后劲不足,如有人能挡下其前三招,定能将其击倒。”

    沈静岳点点头,又问张衍身侧可还有他人相助?”

    梁栋摇摇头,道不曾看见。”

    “好,师弟下去好好养伤,勿为此番受挫忧虑。”

    沈静岳又宽慰了几句之后,挥了挥手,将内心忐忑不已的梁栋送了下去。

    他在大堂上来回踱步,在场诸人都他是在筹谋对策,都不敢出声相扰。

    片刻之后,他站定脚步,抬头道张衍此人,明明擅解蚀文,却以技击示我,可见其盼与我等文斗,我等自不能令他如意……”

    他转头道齐师弟,南华派催促紧迫,你此刻就安排王师弟上山邀战,务必要今夜一战克敌”

    齐轩脸现兴奋之色,大声道好,师兄,我这就去安排。”他兴冲冲跑了出去,两侧张贞和姜玥对视一眼,也起身告退。

    三人走后,文俊突然一叹,脸上不复先前那般沉稳自信,怅惘道不知此番彻底得罪凕沧派,究竟是对是?”

    沈静岳苦笑道我广源派原本就是玄门小派,今日我等有用,南华派用我等为马前卒,若我等无用,则弃之如敝履,南华派适才传信,命我等两日内解决此人,登上荡云峰顶,我派眼前有覆亡之危,急需南华派庇护,是以虽然凕沧派势大,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文俊也是面现黯然之色,他沈静岳为这么说,广源派原本就是小派,一直依附南华派生存。

    上院中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两名化丹长老,而这次广源派为争夺瑶光贝湖,弟子死伤惨重,就在上月,又接连陨落十二名明气期弟子,三名玄光期弟子,虽然抢下了贝场,但是整个门派可以说已经伤筋动骨,元气大伤了,如果不是和南华派一名长老交好,早已被他派吞并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他们不得不充当南华派的急先锋。

    沈静岳长叹了一声,道自从三年前陈枫在南华派上击败我两派弟子后,三年来没有一名世家弟子愿意投入我派,而南华派入门弟子有三游仙,荡云七子,十六闲客,溟沧派更是号称‘二十八上真’,可笑我广源派入门弟子竟只有五人,今日已全在此处……”

    说到这里,连连咳嗽了几声,原本红润的脸上泛起一股苍白之色。

    文俊担忧地看了他一眼,道沈师弟,你伤愈未久,且莫太过劳累。”

    沈静岳却不理会,自顾自说下去莫师弟为我门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神童,可为了门派荣誉,此次孤身犯险,在天门道上阻住凕沧派一众弟子,看似风光,实则危机暗藏,但……”他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文俊手腕,道哪怕凕沧派再强,我等也唯有奋起一击,好教南华派不轻易弃我,如此,我派才可继续苟存下去。”

    文俊缓缓点头,目光中露出郑重之色。

    丑时,荡云峰头山门。

    在山石上打坐的张衍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一个人正一路往地门道上走来,到了山石下,对方一抱拳,道可是凕沧派张师兄?在下广源派弟子王烈,欲登峰顶,特来向张师兄讨教。”

    张衍看了一眼,这人气息凝练,上下浑若一体,神态沉稳,而且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气度,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他从山石上跃下,拱了拱手,道请”

    这里声音也惊动了也正在山道旁偏殿中打坐的艾仲文,他连忙起身,急步走出殿门,待看了这个王烈一眼后,他面色不禁一变,似乎想到了,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言提醒,那个人已经抢先向张衍动手了。

    张衍只觉眼前人影一晃,王烈看似壮硕的躯体居然已经欺到了近侧,霎时,一股沛然之力传来,竟然压的他呼吸为之一滞。

    他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也是一拳击出,“砰砰”两声,双方都各自击中了对方胸口,不约而同向后退了一步,又不由互相望了一眼。

    王烈微露讶色,刚才明明是先一步动手,可是张衍居然能先一步打中,并借力向后退去,令那一拳徒劳无功,这份眼力和在力度上的把握简直不像是一个专注练气化元的修士。

    张衍的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一股凝重之色,因为在刚才,他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对方居然周身元气澎湃如海,只是一拳就震得他半身发麻,幸好他提前,当机立断改击为推,否则立时就要受伤。

    这时,不远处的艾仲文出言道张师兄,这王师兄是一位‘扛鼎力士’”

    “哦?”

    张衍目光一闪,上下扫了一眼对方,这就是“扛鼎力士”么?

    ……

    ……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