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道争锋 > 第八章 意通残玉 天机暗藏
    艾仲文大吃一惊,他先前想过各种可能,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张衍与周子尚两人居然是郎舅关系

    定阳周氏在东华洲可谓显赫之极,据他所知,近百年来,只是修为在元婴以上的修士就不下十人,能娶周氏之女为妻,这张衍的背景显然也是大不简单

    不过张衍没有提及出身,他自然也很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此时艾仲文看向张衍的眼神与刚才又有不同,初见面时他虽然态度上也是极为客气,但那发自身心的矜持却是洗脱不了的,而此刻,他显然已将张衍摆在同为玄门世家子弟的位置上,甚至略有过之。

    张衍冷眼观察,心中暗暗感慨,修道界虽然多以修为高低视人,但同样也是注重出身来历,如今玄门世家遍布各个修道大派,这般人已经牢牢把持住上乘修道之途,非世家出身的弟子,就算你资质出众,没有绝佳的际遇机缘,也一样难以出头。

    想到这里,他暗道若是有朝一日修道有成,定要设法改变这样的局面。

    由于两人都是有结交的心思,几句下来相谈甚欢,这时,艾仲文话题一转,道师兄可知玄文法会?”

    张衍神色淡淡,放下手中茶盏,点头道岂能不知?如此盛会三年才有一遇,师弟我原本还想去见识一番,怎奈在下上山三年只顾修行,不曾结交同道,不得其门而入。”

    东华洲有十六个大派,小派不计其数,每隔三年,各派下院间都有会有一次玄文法会,届时,各大门派下院中有名有姓的杰出修士,无论入门还是记名弟子,都会来此交流修道心得。

    今年,恰恰轮到苍梧山为法会东主。

    而法会之所以名称用“玄文”冠之,那还是因为蚀文的缘故。

    自开天辟地以来,山川地表经过亿万载自然演化,日晒风蚀之后,在其上形成广大深远的经纬图形,其中暗含的天地玄机,经过上古道德之士演算整理之后,才逐渐形成这修道者所独有的典籍文字。

    传说上古之时,修道者仅仅依靠参悟蚀文,便能进窥大道,白日飞升。

    尽管这只是传言,但也足以说明蚀文是大道之基,若是通解蚀文,则仙门在望。

    古时修士修道,皆是先学蚀文,再修玄法。

    只是这方法修道缓慢无比不说,你是否有所成就还完全取决于在蚀文上的天资。

    所以自玄门世家逐渐崛起后,玄门弟子便不在遵循这一路数,盖因为他们初学道时便有长辈师门提点。不但能少走歪路,而且也根本不必去细细琢磨蚀文,只需要依照师长指点按部就班,不但基础牢固,而且不虞行差踏,等到功行渐增,再回头补读蚀文,那自是高屋建瓴,举手而为之了。

    这也是艾仲文认为张衍出身不简单的原因之一,非世家出身的修士,有限拿来修道还来不及,哪里会花更多去学天书一般的蚀文?

    可以说,像张衍前身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精研蚀文的那是绝无仅有。

    而如今,在玄文法会上比斗推解蚀文,已经成为玄门世家之间衡量自身家门高低底蕴的手段,再不复昔日修道之用。

    艾仲文暗中看了看张衍脸色,见他嘴上说得可惜,但似乎又并不放在心上,一猜不透他心思,试探道不瞒师弟,我今日来,正是有意邀请师弟同去赴会,以师弟在蚀文上的造诣,岂能不在法会上一展身手?”

    张衍望了一眼艾仲文,笑道既然艾师兄邀我同去,师弟我岂有推脱之理?”

    艾仲文松了一口气,他摸出一块铜牌,双手奉上,道此是法会信物,持此物可入山门。”犹豫了一下,他又拿出一瓶丹药摆在案几上,拱手道这是一瓶顺气调脉所用的‘正源丹’,内有天罡之数,乃是卞师兄的赔礼,还望师兄收下。”

    说罢,不待张衍开口,他再次一礼,道卞师兄与我也有些交情,前些时日是他孟浪了,恶了张师兄,托我再三致歉,还望师兄海涵。”

    张衍闻弦歌知雅意,哪里能不艾仲文的打算?不过先前拿了对方的一本道书,现在自然是要投桃报李,他默然片刻,故意叹了一声,道此等小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那日只是不忿这卞桥明明输了还要拿胡师兄出来压我。”

    艾仲文笑道以师兄身份,何必与这等奴仆一般见识。”

    张衍“唔”一声,这才把那页经诗拿了出来,交予艾仲文。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见天色已晚,张衍又有送客之意,艾仲文也不便多留,再攀谈几句,便告辞离去。

    送走艾仲文,张衍回到洞府中,他拿出铜牌看了看,以他的定力,也不禁面露喜色。

    艾仲文哪里,这玄文法会才是他的目的所在啊,可以说,张衍之前做了那么多努力,就是冲着这个法会去的。

    只是,法会不是人都能参加的,他就算想去,也要有人引荐才行。

    他一个记名弟子,一无人脉,二无修为,之前之所以表现得那么高调,完全是想用在解读蚀文上的出色能力作为敲门砖,进而获得参加这次法会的资格。

    一旦在法会上扬名,其意义与之前是完全不同的。

    说白了,以他现在的身份,哪怕名声再响,也只是在记名弟子之间响亮一点罢了,或许偶尔会有艾仲文那种人比较赏识他,可那些入门弟子却不会真正对他高看哪怕一眼。但如果在法会上那就完全不同了,那可是**派的精英弟子汇聚一堂,不客气的说,或许将来各大派的长老掌门都可能从这些人中间出现,影响力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一旦在法会上扬名,观中上师要收入门弟子也要先考虑到他。

    一直以来的目的眼见得以实现,此刻张衍心情大好,拿出艾仲文变相送他的《临耀问法》翻看了起来。

    哪一看之下,却大为吃惊。

    原来这本《临耀问法》正是《心问十篇》中的一篇,里面的内容就是涉及到筑元最后一步“元成入真”的,可谓字字珠玑。

    显然是艾仲文看到他的修为已经跨到了“元成入真”的门槛上,所以特意送了这么一本道书以示诚意。

    张衍不由苦笑,玄门世家果然底蕴深厚,这样珍贵的道书张衍以前想也不敢想,机缘巧合下才偶尔得到一本,他们却是随手送人。或许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的道书,在他这等弟子来看却是真籍宝录。

    只是不久之后,这本道书却看得他有些皱眉。

    其中的蚀文倒是难不倒他,但是其中有许多代指的玄门术语,张衍虽然略微一点,但他并不是正宗玄门世家出身,看着就有些吃力了,比如其中有“斗参,瑞”一语,“斗参”,他是一种这在主脉上的行气术语,气起气落一般有三种方式,而“瑞”想必就是专指其中一种,但问题是他是哪一种?

    这又不是可以轻易尝试的,一个不慎就极容易出现差池,所以这本书到他手中有也等于无用。

    可是他如今却又不能不练。

    他不能保证艾仲文的心思是不是真的那么简单,如果真有暗含有试探的目的在内,只要没有领悟参透,那么无需看修为,只是对答一番就会被看出底细。

    而他想参加法会,迟早是会与艾仲文再次碰面的。

    站起身来,他来回踱了几步,眼中神光一闪,重新坐下,将袖中的残玉拿了出来。

    玉中的分身和他一般无二,先前他也尝试过修炼,但修炼分身并不能使得他自身的修为提升,后来他的心思都放在了解读蚀文上,所以也没有再继续深入下去,现在回过神来一想,他脑海中不禁捕捉到了一丝灵光。

    将心思沉入残玉,他意识与分身合二为一,按照《临耀问法》的口诀修炼起来,起初两个关口顺利而过,而到了第三个关口的时候,气息才引入一条经脉,猛觉心口一疼,身体顿时一麻,变得动弹不得,立时这是走岔气脉了。

    不过他却丝毫没有气馁,反而大觉振奋,这证明他先前的想法是可行的

    这不过是个分身而已,丝毫影响不到他的本体,即便练岔了又如何?大不了从头来过而且玉中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十倍,他大可以在玉中将功法摸透,然后再去本身上修炼。

    张衍定了定心神,将走叉的气息重新退了,准备再试。

    只是轻易做出这一步后,他便又有了新的。

    既然可以将气息退回,那即是说,这具分身的状态完全是靠他的意念说了算?

    有了这个想法后,他好奇心大起,试着直接操纵分身的修为。

    果然,随着他意念转变,这具分身顿时变得丁点修为也无,与一个普通人无疑;而下一刻,分身的修为又再次提升,眨眼间跳过入门道基,直入筑元,又回到眼下的修为上来。

    他试着再往前一步,却再也不能了。这说明分身只能演化至他如今所能达到的修为,不过对他来说,这已是不小的惊喜,这意味着今后哪怕没有老师指点,也能靠摸索出一条修行大道出来

    ……

    ……

    是由】.